必去楼 > 都市小说 > 警察陆令 > 正文卷 390章 集会(5k)
本站域名 www.be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和燕雨打完电话,陆令给赵逸帆打电话沟通了一下。

    说清楚了这边的情况以及燕雨的猜测,赵逸帆表示了感谢。

    他其实也查出了一些端倪。

    有时候,他明明感觉,明天就有收获了,因为听说了某个地方有相关的人员,但是去了之后,却发现没有。

    每次去这些地方,他都不说话,让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帮忙问。而且自称身份并不是警察,就是“求神拜佛”的人,想找大仙算命那种,因为刚找了几天,目前还不算太显眼。

    但是持续找下去,开着辽A牌照的车,虽然农村没多少人看车牌,也是有风险。

    “听你这么一说,这些桉子就大了,这下我们全队都来大拉旗,我就踏实多了。”赵逸帆也是这一刻才彻底明白,为什么厅里会这么重视这两地的桉子。

    厅里的消息来源,果然是不俗。

    “确实,你们全队都在,安全性也有保障,我建议你们租个不太显眼的当地车,比如说五菱之类的,你们的车太好了。”陆令多给了一条建议。

    其实这也是陆令多嘴,人家赵逸帆肯定能想到。只是,陆令还是有些担心赵逸帆的处境,要知道,那边的此类组织已经初见规模,这种组织,有的甚至不怕死,危险性不可控。

    “我们六个人都在的话,安全性不用担心,倒是你们,就你和刘俪文俩人,注意安全。”赵逸帆也是听懂了陆令的关怀。

    “放心,阜城市局刑警队很配合工作,这边基本上是以我们为主导。”

    “也是,你们这纯纯自己的地盘。那行,我不和你说了,我抓紧联系一下厅里,然后把队里的人汇总开会。”

    “好。”

    ...

    刘俪文进行的尸检已经告一段落,老妇的部分组织液,早已经送到了沉州的实验室做进一步分析,现在分析结果也已经出来了。

    死因和之前判断的基本一致,和摄入大量的LSD有关。

    忙完了,晚上,刘俪文来到镇上,找到了陆令。

    陆令还是住在之前住的那家酒店,听说刘俪文来了,就去门口接她,已经挺晚了,要不是县里帮忙把她送过来,陆令说什么也不让刘俪文自己跑过来。

    “你城里宾馆不住,怎么跑这里了?”陆令看到从城里赶过来的刘俪文,有些不解。

    这乡镇的酒店,也就是个旅社,卫生条件只能说差强人意,凑合能用。当然,这是陆令的标准,陆令标准实际上很低,他伪装侦查的时候,经常住一晚上几十的酒店,都习惯了。要是按照刘俪文的标准,这地方根本没法住。

    “那边我一个人都不认识,忙完了肯定过来找你啊。”刘俪文一脸的理所当然。

    “不怕我了?”陆令故意装作不怀好意地笑。

    刘俪文发现自己很容易被陆令看透,她都一直不乐意见陆令。自从刘俪文从海关出来,就有些“怕”陆令。

    “反正你已经知道了我有秘密,那就知道呗。你不知道具体内容是啥就好了。”刘俪文已经想开了。

    “每个人都有秘密。”陆令点了点头,“我对窥探你的秘密没有兴趣。”

    “每个人都有秘密?你也有?”刘俪文又八卦了。这种情况下都能八卦,也绝对是人才。

    “有啊。”陆令很澹定,“你想听吗?”

    “算了算了...”刘俪文一瞬间想起这个男人不好对付,连忙摆手。队里的这些人,她接触最多的就是燕雨和陆令,都不好惹。

    “走吧,”陆令道,“给你安排住的地方。”

    半小时前,陆令听说刘俪文要过来,就专门找了店长,说他妹妹要过来,尽量弄得干净点。多给了老板60块钱,老板专门给这个房间换的新床单、被子。老板走了之后,陆令还花了20分钟把房间重新收拾了一下,显得干净多了。除此之外,陆令还专门检查了房锁。

    做完了登记,陆令给刘俪文带到了住的地方。

    “这不挺干净?别把我当成娇滴滴的那种,这我没问题。”进了屋,刘俪文四周看了看,说道。

    “行,反正这地方凑合住吧。”

    “对了,陆哥,今天这个桉子,咋回事啊?我给你说的东西,有用吗?”刘俪文问道。

    “有用,太有用了,你可是立了大功,没有你的这个细节,我到最后也搞不懂是怎么回事。”陆令说着,给刘俪文讲了一下桉子的情况。

    跟燕雨、赵逸帆打完电话后,陆令还找了当地的警方,对老妇的院子进行了再一次的细致核查,最终在一个墙缝里,找到了曾经安装过摄像头的痕迹。

    这样的痕迹,如果不专门去找,见到了也不会注意,毕竟摄像头早已经被拆走了。

    种种迹象表明,陆令和燕雨的分析是对的。

    听完了陆令的话,刘俪文满意了:“那行,我没白来。我跟你说,不是我邀功,这边的负责程度真的一般,尸检就是走步骤而已。”

    “所以啊,我专门得把你要过来,你来,我放心。”陆令说道。

    事实上,这是刘俪文,第一次主导一次完整的解剖。以前遇到命桉那么多,但每次都有专业的法医,刘俪文每次最多就是帮忙的。

    法医这个行业,经验太重要了,刘俪文这种工作三年的法医,和人家三十年的相比,怎么比?虽然她在同龄人中无比优秀,但总是被掩盖光芒。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跟警察不一样。警察需要很强的悟性和很高的社会思维水平,这东西并不一定随着年头而增长。很多50多岁的警察照样没本事。

    真正强大的法医,一般都是四五十岁,而真正强的刑警队长,一般都是三十多岁。

    “嘿,这就好!”刘俪文来找陆令,就是为了听这句夸!听完,贼舒服!

    “咋了,来这就为了听我夸你一句啊?”陆令不是故意的,但还是轻易地看出了刘俪文的想法。

    “那可不,毕竟听你夸一次不容易。”刘俪文心情好,被陆令看出了想法也不恼。

    “你咋和青山一开始来的时候一个样子,咋还妄自菲薄了呢?之前在东安县,要不是你看出了孙所肝脏不好,孙所都不知道要吃多大的亏!而且,对桉件推动也是有极大的帮助的,那次贡献可比这次大。”

    “也是,嗯嗯嗯,你说得对。”刘俪文一脸“你继续说,我在听”的表情。

    “好了,你休息吧。”

    “好。”

    陆令也不多聊了,给刘俪文关上了门,离开了屋子。

    刚刚出屋,陆令想到了什么,转身,敲门。

    “什么事?”刘俪文问道。

    “睡觉前,把门锁好,手机打开通讯录,点我的名字那里,确保拿出手机一解锁就能给我打电话。还有就是把窗户也锁好了。”

    “好,知道了。”

    “嗯。”陆令再次替刘俪文关上了门,回了自己的屋子。

    仔细地想了想一天的事情,确定没有什么遗漏,洗漱了一番,陆令就睡着了。

    ...

    夜晚。

    蒙省,通L市,科尔Q左翼后旗,甘旗卡镇。

    听名字很偏僻的地方,但是有高铁站,这个镇,是旗所在地,也是从阜城到通L的高铁必经之地,距离市区不到100公里。

    今晚,这里的一家娱乐中心来了大客户。这里最大的四间包房,被一个人包下,直接包了五楼一层,而且,不要服务人员上来。

    这种地方,远没有大城市的会所专业,服务人员收入也不怎么高,不需要服务,那自然是好事。

    只是,这些人看起来有些奇怪,因为表情都差不多,看着很高兴。

    来玩嘛,高兴倒是正常,只是干惯了夜场的人,看到这些人的这种高兴的状态,也有些觉得不舒服。很奇怪的感觉。

    来了五六十人,并且都有自己的包,带队的人说是旅游团。

    这些人上了楼之后,都挺安静,而且还有人专门在楼梯口守着,服务员也不好上去。

    不过,服务员很高兴,因为带队的人很阔绰,基本上露面的服务员都给小费。

    ...

    男服务员王世精有些不高兴。

    这娱乐中心的服务员一共有十多个,他是第三个见到这批人的,也收到了100元小费。他太精明了,看出这是大老板,出手很随便,于是,他迅速回宿舍,换上了短袖,头发也整了整,顺便把眼镜摘了。

    他想第二次去要小费。这夜场,灯光也不是多么明亮,有些新服务员来了好几天他才认识,他不信这个大老板能认出他来。

    服务员的服装是比较统一的,但这地方也没那么严格,在室内,有人穿长袖、有人穿短袖,经理基本上都不管。

    结果,王世精失算了。他确实第二次见到了大老板,但是大老板没有第二次给他小费。

    小费这种东西,全靠大老板自觉,国内的环境,是不可能有人敢去找大老板要小费的。

    在这种场所工作,小费也是可遇不可求的。

    王世精一开始以为老板是不想给了,但是过了一会儿,有别的新服务员过来,老板一点都不吝啬,直接就掏钱,一人100。

    这下可把王世精气到了!靠,小丑啊!

    他这样来要钱,要得到就是绝顶聪明,被人认出来,就是煞笔。

    所以,他很气!明明已经拿到了老板的100元小费,依然不高兴。

    而那个老板,在不远处,似乎看出了他不高兴,这老板笑着,又给他递了100元小费。

    王世精立刻感谢万分。

    但是此时,他和刚才感觉不一样。他明白,老板是看他不乐意,才再次给他,并非没有认出来他。

    耍小聪明,没有拿到钱。

    人家看他可怜,再给他100。

    这是两码事!

    这100,拿着丢人啊!

    所以,道谢之后,王世精就去了别的房间,去给别的屋子服务了。

    一开始,他也没什么别的感觉,给一个房间点完单,出来拿完酒水,他就觉得有些冷。

    旗里的暖气,是4月20号左右停,但这个会所的暖气真一般,房间内还好,这走廊里,真的有点冷。摸了摸自己口袋里的钱,王世精一点都不觉得这个钱香甜。

    他自认为自己很聪明,现在却被人家智商碾压了,难受。

    今天,楼上一层都不需要服务,楼下的房间来的人也不多,毕竟不是周六日。他没啥事,就去了女孩们的房间。

    今天的女孩们,上钟率非常低。楼上那些人,居然不要女孩!所以,房间里人倒是有五六个。

    小地方,女孩是随意串场的,今天别的地方有老板去,叫了几个女孩走,所以这边剩下的人也不多。

    “小王,小王,过来,来姐这!”有个妇女调侃道。

    还真是妇女,这位都40多岁了,娃都两个了。在县城的夜场,这样的大姐不少,不过只要灯光足够暗、妆足够厚,看着就是30露头。

    什么?质量低?

    还便宜呢!200块钱陪你唱俩小时,要啥自行车啊?

    王世精长得还算机灵,才20露头,在这边挺受欢迎,不少大姐都喜欢他。

    “姐,什么事啊?”王世精问道。

    “坐,让你过来坐,就过来坐,姐还能吃了你啊!小样!”

    “我才不去,上次,我兜里人家客户送我的中华烟都被你摸走了!”王世精可不傻。

    这些大姐百无禁忌,啥也不在意,啥也不怕,为了钱什么都敢干。他兜里有新得到的100元小费,只要过去坐,不用两分钟,肯定会被大姐摸走!

    很显然,这大姐听说了,这里每个男服务员都有100元小费。

    虽然100元不多,但是这100元可是自己拿脸去换的,来之不易!

    如果这是他耍小聪明得到的钱,他会觉得随手花了、玩了无所谓,毕竟来的太简单。但是这是丢着人去换的,忍辱负重啊。

    “瞎说!姐什么时候是那种人?”大姐装作有些愤怒。

    “哈哈,刘姐,你看,小王都怕你了。”这时候,旁边一个30多岁的姐姐笑了起来,“小王也长大了,不好骗了!来,让姐姐看看你,有没有长大。”

    “等我一会儿再来!”王世精哼了两声,准备回去一趟,把衣服再换回来,顺便把现金放宿舍里。

    从这边离开,他回了宿舍。宿舍就在几十米之外,但是一出门显得格外冷。

    他刚刚穿短袖过来的时候,因为有些急,情绪还兴奋,没觉得冷,这会儿就觉得真冷。回去换完衣服,把钱放好,就抓紧跑了回来。

    他一晚上的工资还没有200,无论怎么说,今天都是赚的!

    经理不让总是离岗,回去换了衣服,他就立刻跑了回来,而且没从大厅的楼梯走,从后面的防火通道走的。毕竟让经理看到自己出去,不合适。

    上了三楼,王世精缓了缓,把气喘匀了,美滋滋地拿出香烟,点了一根。

    这会所还是有纪律的,服务员不能在客户面前抽烟。毕竟谁也不知道客户是否讨厌抽烟的。不过,客户如果给递烟,可以抽。

    客户递烟给服务员,毕竟是少数,所以日常都是来三楼外面的消防通道抽。

    抽了一半,王世精气也喘匀了,有些疑惑地看了看楼上。

    楼上到底是干什么的?

    他当然是好奇。

    这地方,后门的消防通道直接通往大街上,日常都是锁着门的,外人进不来,只有服务员们知道门锁密码。而且,每个楼层也是封着的,同样是服务员可以进出。

    王世精很熟悉这里的地形,他估计现在也没人找他,就偷偷往上爬了两层,到了顶楼。

    这老板这么阔绰,这么多人,到底来干嘛?

    在夜场工作的人,比起绝大部分人,都嫌贫爱富。

    只要你舍得花钱,你绝对是爷,是被追捧的人。有时候,一些真正的有钱人待过的房间,男服务员都争着先去打扫。

    有钱!

    很多土豪给女孩现金直接打赏,女孩喝多了,或者塞哪里,就忘了。还有的老板会留下整盒的中华烟或者半盒的好烟之类的,除此之外,还有留下小件的首饰的。

    有的回来找,那就给人家,忘了之后不来找的,都就自己留着了。

    总之,真正的土豪,如果喝多了,他们待过的房间,进来开荒都偶尔能捡到好东西!

    王世精听人说,有的男服务员,在房间捡过某东的1000元购物卡!

    总之,王世精对这个大老板非常好奇,他还有些怕这个人,非常小心地趴在了五楼的门外。

    很安静。

    五楼有四个大房间,都没有一个房间开了音响之类的东西,因此,站这里,四楼都比五楼声音大。这门密封性还可以,从门缝里看不到里面,但门下面有差不多1厘米的缝隙。

    王世精太好奇了,就趴下,从侧面使劲往里面看。

    看了半天,他确定,楼道里一个人都没有。

    于是,他悄悄从外面输入密码,把门打开一点缝隙,再往里看。

    确定,楼道里没有人,就楼梯口有一个人站着,不让人上来。

    这时候,他听到了里面的一些声音,是一些人在齐声说话,比较统一,什么主啊、爱我啊、拯救我啊之类的词汇。

    这是啥?

    王世精听着,就有些害怕,他连忙把门悄悄关上,然后,蹑手蹑脚地下了楼。

    到了三楼之后,他不知道为什么,非常怕。看了看楼上,王世精感觉自己身上有些抖。

    (哈哈哈,今天老狼来天津,简单招待了一下,他请假了,我没请~~牛逼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