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去楼 > 修真小说 > 无限辉煌图卷 > 掠地火罗,问天游仙 第三百五十五章 洪家兄弟
本站域名 www.be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黑沙滚滚,昏天暗地。

    一望无垠的荒漠地带上,矗立着一座仅有大约两百米高的臃肿山丘,山岩被风沙打磨了不知道多少年,坑坑洼洼,丑陋无比,如同无数硕大的骷髅头堆积在一起。

    不过如果来到山顶的话,就会发现,这里的地势异常平坦,仿佛被一股匪夷所思的力量,直接削平、烧熔、再压实,漆黑的地面呈现结晶化的光泽,如同黑色的玉石一样。

    山上有几座宫殿,偏殿青墙黑瓦,大红灯笼,主殿墙上披绸,顶上鱼鳞般层层叠叠的琉璃瓦片,熠熠生辉,殿嵴上蹲着青铜铸造的龙子,许许多多身姿曼妙的侍女,矫健的仆人,在宫殿之中穿行。

    忽然,白光一闪,一个穿着日本风格的白色休闲服饰,袖口宽大,踩着木屐,手杵拐杖的老人,出现在这座宫殿前方。

    红衣侍女匆忙飞来,向他行礼:“无极大人,今天怎么有空来到阴阳界?”

    “我自然是来找阴阳法王。”

    赵无极掀起右边的眼帘,看不出情绪,但给人以无边压迫的目光,从浓密垂落的眉毛里面透射出来,“阴阳法王,难道没有察觉到不久前发生的事情吗?”

    红衣侍女是阴阳法王的亲信,平时也是处变不惊,百巧藏心,但是被赵无极的目光一压,就有些承受不住,神色中不禁透露出了些许不知所措。

    赵无极这下两只眼睛都睁开了:“阴阳法王,莫非不在吗?”

    “哈哈哈哈,怎么会不在呢?我这不是正在这里吗?”

    阴阳法王的笑声从身后传来,赵无极回头看去。

    这位阴阳法王,俊朗非凡,虽然居住的地方,是这种古典风格,阴森氛围的宫殿,但他的着装风格,却跟这里截然不同。

    今天的他,穿了一身米色西装,胸前的口袋里面,折叠着一张白色手帕,银丝眼镜,发型非常时髦,整个人看起来,就是一个三十岁上下,豪门富贵的成功人士。

    “世界赌王争霸赛,没多久就要开始了,大名鼎鼎的日本赌王,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游玩?”

    阴阳法王揽着赵无极的肩头,“走走走,进去再说。”

    两人走进宫殿里面,红衣侍女紧随其后,宫殿之中,一道道华贵的丝绸,从房梁上垂落下来,柔软轻盈,风一吹,就飘飘荡荡。

    很多穿着长袍子的人,分不清男女,都低着头,跪在宫殿里面,小心翼翼,一丝不苟的擦拭着地面。

    “赵老弟,我这几年喜欢上了炒股,倒是顺便接收了不少新的事物,你觉得我这个宫殿的风格,是不是要改一改了?”

    阴阳法王对着那些仆人指指点点,哈哈笑道,“把这些奴隶都培训一下,一个个套上西装,换上时尚的裙装,宫殿也推倒重建,也不能直接叫奴隶了,改成其他称呼,要结合现代的风格嘛。”

    “这么多年,不是闭关修炼,就是出门战斗,要么就拿着我出身那个年代传下来的风格,享受宴饮,反正外面几百年,进进退退,也没什么大的进步,不过最近这四十多年,倒真是日新月异,好啊!”

    赵无极发出呵呵的笑声:“我记得法王之前,不是在香港炒股吗?还弄得金融行业里面,用你那个假身份,冠名了一个什么效应,难道你刚刚没有察觉到回梦舍利散发的力量?”

    “哦,香港那个身份赔光了,就全家一起跳楼了,最近我在美国玩。”

    阴阳法王回了一句,惊讶道,“回梦舍利爆发力量?他们神经了?四十九天之后,才是天狗食日,魔罟绝域降临的日子,他们不好好攒着舍利功元,提前释放一下是想干什么?”

    赵无极说道:“这也正是我想知道的,四十五年前最后那一战,他们被我们杀了那么多人,两边尸横遍野,都没肯把回梦舍利拿出来,跟我们拼命。现在突然爆发,其中必有蹊跷,我想,可能是……”

    阴阳法王茅塞顿开:“可能是他们遇到了无相,被气得太狠,拿出回梦舍利一波偷袭,直接把无相轰死了!”

    赵无极噎了一下,若无其事地继续说道:“我想,可能是回梦舍利出了变故,不在他们手上了,这是个绝佳的机会,假如我们拿到回梦舍利,不但铲除了一大隐患,绝域降临的时间,还可以大大提前。”

    阴阳法王脸色正经起来:“倘若回梦舍利真不在洪日新,也不在济癫转世之身的手上,你我一起驱动阴阳界,应该可以直接查明舍利所在。”

    赵无极点点头:“没错,要是舍利依旧尘封,我们怎么也查不到的,但是它刚刚爆发过力量,就别想逃得过我们的感应。”

    这个时候,宫殿外面又有一个声音飘了进来。

    “我可以肯定,回梦舍利,不在济癫这一次的转世之身身边。”

    无相王从门外走进来,穿了一身不太合身的尼龙西装,两肩垫的很高,左手拖了个行李箱,右手拿着一块毛巾,时不时的给自己擦擦汗。

    他今天用的这张脸很年轻,五官端正,两眼明亮有神采。

    赵无极一看这张脸,就大皱眉头,道:“你变成这个样子干什么?”

    无相王笑道:“是不是觉得很眼熟,也对,毕竟你跟我,都被这张脸打败过,这一次,他转世之身又顶着这张脸。”

    “哈哈哈哈。”

    无相王大笑起来,“真是嚣张啊,转世这么多次,每次脸都不肯换一张,他身边那个老东西也差不多,每次出现,不是呆傻落魄,就是瘸腿残疾,偏偏不肯换张脸。”

    赵无极身上吹出一阵狂风,呼吸的声音,变得又粗又长,响亮无比,混在风声里面:“既然回梦舍利不在他们身边,你又找到了他们两个,没有抓回来?”

    无相王变化出来的那张脸,陡然间就阴沉无比:“被他们湖弄过去了,不过我已经让我手下的人抓紧搜查,来到这里,就是知会你们一声。”

    狂风平息下来,赵无极捏着手杖说道:“既然来了,那我们三个就一起驱动阴阳界,锁定回梦舍利所在的地方,直接摄取到阴阳界中来。”

    三人也不多话,各自身影澹去,再度出现的时候,已经现身在这座大殿的屋嵴上。

    狂风扩张,天空中的云层被搅得如同墨汁涌动,黑色的荒漠也起伏不定,风沙越发大了。

    这阴阳界的全貌,在风的激荡中,渐渐显露出来,居然是一片狭长的荒漠。

    如果视野放得足够远的话,整个荒漠地带,便如同一片尖细修长的柳叶,横亘在这黑暗之中。

    柳叶的根部,深植在一团比黑夜更深邃的领域之中,那团领域表面的魔气光辉厚重无比,混混沌沌,偶尔魔气翻涌时,能看到其中一些如同叶脉,或者说更像是人体血管筋络分布的纹理。

    罟,这个字,音同“古”,意思就是网,有的时候也用来指法网。

    《诗经·小雅·小明》之中,就有一段,用的是这个含义:明明上天,照临下土。我征徂西,至于九野……心之忧矣,其毒大苦……岂不怀归?畏此罪罟!

    所谓魔罟绝域,指的就是被魔道法度主宰着的一片领域,一座跟地球现世截然不同的时空。

    阴阳界这片“柳叶”,根植于魔域,而其尖端,指向无数朦胧稀薄、有序流转的色彩,那正是地球的方向。

    ………………

    环球精英体育中心,边角处的杂货铺里。

    洪东白发转黑,身形缩小了一些,身上威勐刚强的气息,也衰弱了一截。

    洪光的眼神略微变化了一点,脸上迅速露出感激、关心、羞愧的神色。

    “大哥,想不到你居然还救了我一起离开。”

    回梦舍利爆发出那圈光辉的时候,别人都被送到了一分钟后的未来,而他们两个,作为舍利子的推动者,却可以自由活动,在无人的城市,没有任何人为阻碍的环境里,尽快逃离那个危险的地方。

    那个时候,洪东如果愿意赌一下的话,是有可能直接抢走回梦舍利,自己离开的。

    到时候凭洪光自己的功力,就算在一分钟里,全力逃跑,也不可能逃过那五个人的搜索。

    但洪东却抓了洪光一把,带他一起离开,利用回梦舍利,遮掩行踪。

    “我推动舍利子,明显感觉自己的生命缩短了一截,身体的很多器官都无法遏制的衰老了。”

    洪光关心的问着,伸手就想去探一探洪东的脉搏,“大哥你刚才出力更多,付出的代价恐怕比我还要严重,伤的如何了?”

    洪东摆在桌上的手,恰到好处的抬起来摇了摇,说道:“我没事,我在回梦心法上的造诣,比你深厚许多,付出的代价只是变得年轻了一些,功力稍微减退了一点罢了。”

    洪光热泪盈眶,捶了一下桌面:“我好后悔啊,当年我要是没有动了私心,盗取回梦舍利离开,这些年也许我得到的,要比现在的身家更丰厚,功力也会比现在更强,我到底图了个什么呢?还连累大哥现在跟我一起身陷险境!”

    洪东非常动容,眼里也有泪花:“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你既然真的有了悔过之心,那么我们就还是兄弟。我不会让你一力承担这个险境的。”

    他抹了把眼泪,说道,“香港有个探长刘启文,也跟我们学过一点功夫,虽然功力粗浅的很,但却是个赤诚的人,他功力弱,现在反而不容易引起注目,你打个电话给他,让他想办法联络大家,送我们到更安全的地方去。”

    洪光眼泪直流,说道:“大哥特意到这个地方来,这个地方难道不够安全吗?”

    洪东摇摇头:“这个杂货铺,四面漏风,你看起来像安全的样子吗?这个不过是我逃跑的时候,随便找了个地方来歇一下脚。”

    说话间,他把电话号码报给了洪光。

    洪光起身,拿起杂货铺的电话,按下一个个数字。

    拨号的时候,他左手探在怀里,侧身往后看了看。

    洪东的头发,已经变得更加乌黑发亮,胡须也扑簌簌的落了个精光,像是没有长过胡子一样,但是握着绿玉杖的那只手,倒是变得更稳了,好像随时都能爆发出石破天惊的必杀一击。

    两兄弟对视一眼,都有几分感动。

    洪光按的数字没有作假,只是手速慢了一点,也在想着待会儿该用什么样的说辞。

    这么一点距离,听筒里的声音,不可能瞒得过洪东的耳朵的。

    不过很快,从听筒里传出来的声音,让两兄弟都沉默了。

    洪光有些相信这是随便找的杂货铺了:“这电话……欠费……”

    洪东只觉喉头一阵腥甜,腑脏间的伤势险些压抑不住,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鬼王达兄,达叔啊,你至于吗?连电话费都不交,这下只怕要被你坑死了。’

    他变得年轻,可不仅仅是催动回梦舍利的副作用。

    仅仅是副作用的话,除了把他变年轻几岁,功力也倒转回昔日状态之外,不会造成额外的伤害。

    可是刚才,他还中了一记大金刚轮印,这个印法,对应九字诀中的兵字,代表生命能量,也象征着操纵寿数和返老还童的力量,正因如此,他当时才没有把握先夺舍利子,只能当机立断,带着洪光一起走。

    现在这套印法制造出来的伤势,正在以非常粗暴的方式,把洪东向更年轻的状态打落回去。

    要是不能好好救治疗养,这一道印法,最后恐怕会让他缩小的犹如婴儿一般,掐灭生机。

    “呵,呵呵……”

    洪东镇定自若的笑了笑,“那也没事,旁边那个体育中心大楼里面,肯定有电话,我们到那边去打个电话就行了。”

    洪光连连点头,说道:“好,我这就去。”

    他盯着洪东。

    洪东脸色不变,只是觉得自己的视线突然矮了一点点,衣服也变得更加宽松了。

    他开始向二十四岁之前的状态跌落了,回梦心法的造诣,同样在持续的衰减,降龙十八掌倒是还在,可现在的他,功力大概也只比洪光高了一筹罢了。

    洪家的两兄弟对视着。

    洪光向前走了两步,道:“大哥,你催动舍利的代价,好像有点过头了,你真的没事吗?不会再持续缩小吧?”

    洪东一言不发,开始深深的吸气。

    洪光眼睛亮了起来,插在怀里的手攥成拳头,握住了舍利子,道:“大哥,不如我先帮你疗伤吧,压住伤势,再打电话也不迟。”

    洪东的身体又缩小了一些,现在已经变得,像是个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子,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就真的完全没有机会了。

    他正要出手,突然觉得身体里涌起一股暖流。

    这股力量,不知道从何而来,却温厚无比,恍若一道天河,任人徜徉于其中。

    他内脏间的伤势,立刻就舒缓许多,心脏更是砰的一声狂跳。

    洪东都被吓得脸色微变,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心脏,居然能够发出那么浩大的声音,恍如雷动天鼓,大山暗崩。

    可就是这一声心跳,把大金刚轮印留下来的异种真气,硬生生磨灭了。

    伤势彻底痊愈之后,洪东却立刻控制住自己的气血,让脸色变得更加惨白,更是咬破舌尖,从唇边溢下血迹。

    他脸色晦暗的说道:“洪南,你真要向我下手吗?”

    “问出这话,看来你伤势确实重的不行了!”

    洪光脸上一喜,咬牙说道,“我也没办法,你没有独占过这颗舍利子,不知道它到底有多好,虽然现在我实力不够,但我迟早、迟早,不,可能明天,也可能下一个小时,我就会明白它的奥秘,彻底掌握它的力量。”

    “你们要是不找过来,等到有一天,我炼化了这颗舍利子之后,说不定也会帮帮你们的忙。”

    “等到那天,我一定会帮你们的,我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啊!”

    他控诉道,“你不要怪我,只怪你找我,找到得太早了。”

    洪光手一发力,握着舍利子的拳头,从中打出。

    “回梦……”

    冬!

    洪光的头顶,凹下一道棒痕,眼睛里的凶狠,都被这一棒给打散了。

    他茫然的看着前方,膝盖砸在地上,觉得视野里一片鲜红,接着转为黑暗,什么都看不到了。

    洪东站在他面前,垂眸看了他一会儿,没有叹息,只是拿起了那枚舍利子。

    伤势痊愈,他缩小的身躯也一晃之间,就恢复了原本高大的样子。

    洪东抱拳说道:“不知道是哪位前辈相救,还请现身一见。”

    他说出这番话时,眼前的景象陡然塌陷。

    半间杂货铺都消失不见,没有了墙壁的遮挡,外面却并不是本该位于杂货铺外的足球场、大楼、街道等等场景。

    黑沙滚滚的旷野,出现在他眼前。

    庞大的黑色沙尘暴冲天而起,顶端的地方分叉开来,有长有短,五指宛然,竟然是在天穹之上化作了一只巨掌,以泰山压顶之势,对着洪东抓拿下来。

    “嗯?我刚救的人,你们就想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