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去楼 > 玄幻小说 > 神诡世界,我能修改命数 > 正文卷 第三百三十四章 心浮气躁,意难平
本站域名 www.be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回到天京,踏入府中,纪渊绷紧的心神自然缓和下来。

    不知不觉间,他这样一个跨界而来的异世灵魂,竟然开始扎根于此了。

    有亲朋,有红颜,有财权,有名利。

    而非孤身一人,冷眼睥睨,行于这方险恶世道。

    “多了牵挂,也多了几分温暖,不知道是好是坏。”

    沐浴更衣完毕,纪渊回到屋内歇息。

    他与魏教头出门在外,来回奔波十几日之久。

    加上连日的赶路,一路风尘仆仆,难免有些疲乏。

    草草用过晚饭,纪渊又去后院见了临济大师,打了一声招呼。

    那位每天早晚出去化缘,偶尔再到钦天监串个门的枯瘦老和尚。

    见到自家徒弟的功行精进,突破神速,不由大喜。

    面上像是乐开了花,恨不得宣告天下,收了一位有宗师之姿的衣钵传人。

    只可惜皇觉寺的隐脉传承,多半不为外人所知,注定籍籍无名。

    否则的话,争一争佛子之位,也未必没有机会。

    临济大师本以为淬炼法骨,这一步至少要等年关过去,才能水到渠成。

    没成想,纪渊积蓄之深厚,远远超出自己的预料。

    竟然一鼓作气,把佛门七宝之一的牟尼宝珠凝练成功。

    这份天资,放在皇觉寺历代隐脉传人当中,俨然已是名列前三。

    “佛门宗师坐镇,而且龙脉汇聚于此,完全隔绝域外虚空,再安稳不过……虽然京城也非善地,却也有一桩好处,却不用操心四神爪牙。”

    纪渊揉了揉发胀的眉心,似乎觉得口渴,随即走下床榻。

    他只披着一件月白中衣,袒露出结实有力的精赤身子。

    缓缓坐到圆凳,自顾自倒了一杯凉茶。

    大口饮尽,消解心中的燥意。

    牟尼宝珠炼成之后,便会自动聚敛日月精光。

    照彻洗刷四肢百骸,好为铸造法体作准备。

    “日月精光充斥于血肉,让我心浮气躁。”

    纪渊真切感到,自身的阳气太盛,精气太足。

    如同装满滚水的皮囊,忍不住要撑开一样。

    “换血三重天,九次洗练,本该是打熬的过程。

    可突破太快,反而有些过犹不及。”

    纪渊如今就连呼吸吐纳,气息都是炙热不已。

    他定下心思,扫清杂念,想到从龙蛇山带回来的小病已。

    那孩子颇为懂事,交由婶婶看顾。

    正好二叔夫妇膝下无儿无女,有个乖巧的小家伙待在身边,也是填补心中的空缺。

    “病已他本为禄存星主,却被【擎羊逢空】和【陀罗藏凶】两条命数死死压住。

    之前通过半部炼字诀,将霉运转移消去,可是治标不治本……”

    纪渊心下思忖,想要取走北斗第三星禄存,同时又让病已不受其害,只有一条路。

    那就是从他人那里,攫夺三条同等的命数,作为填补。

    “两青一紫,一时之间也不好找寻,估计要等去了辽东才能解决。”

    纪渊“咕冬咕冬”喝完一壶的凉茶,胸中的燥热方才缓解。

    他和衣而睡,思绪浮沉,想到燕王白行尘,跟其余两位藩王,眼下齐聚天京。

    外加监国二十年的太子白含章,四条真龙相见皇宫,不知又是何等的景象。

    ……

    ……

    翌日,天光大亮。

    纪渊盘坐于阁楼高处,额头熠熠生辉。

    好似一枚圆润无瑕的赤红火珠,吸纳着四散流溢的金红焰流。

    约莫半个时辰,奔走滚荡的气血恢复平静。

    练功完毕,纪渊徐徐吐出一口浊气,睁开双眼。

    极为凝练的璀璨精芒,犹如日晕一闪即逝。

    “气血愈发强盛,精气愈发蓬勃……”

    纪渊眼角轻轻挑了一下,眉目之间有些犯难。

    现在,他整个人就像是浸泡在沸水里头,始终难以平静,连带着心神都有些乱。

    “虬筋板肋、龙象大力、十道气脉、血神的恩赐和祝福……我积累下来的东西太多,并未彻底消化。”

    纪渊眸光垂落,神色沉静,似是在思考。

    干瘪枯瘦的临济和尚,不知何时走到楼下。

    抬头望向气机节节攀升,好似烘炉冲天的自家徒弟,轻叹道:

    “人家快则三四年,满则七八年的武道之路,你用半年就走过去了。

    也难怪精气填充血肉,血气奔行筋骨,如同火烧一样。”

    纪渊听见杀生僧的低语,探出身子往下看去,尔后放声问道:

    “大师可有什么指教的地方?”

    临济和尚面容有些古怪,像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犹豫片刻,斟酌语句,这才回道:

    “道门有言,孤阴不长,孤阳不生。

    最为简单的法子,自然就是阴阳和合,水乳交融。

    当然,这也不是长久之计。

    你如今肉身超出境界,气血积蓄又过分雄厚。

    应当安心闭关一阵子,好好沉淀。

    把自身的武功,仔细梳理。”

    受到杀生僧的点破,纪渊眯起眼眸。

    仰头看了一眼通亮天色,心想道:

    “这个时候去金风细雨楼,是不是有些早?

    叫裴四郎那个碎嘴皮子知道了,说不得又要背个北镇抚司千户喜欢白日宣淫的名头……”

    “反正九郎早已不是童子身,阴阳之道,也许懂得。”

    临济和尚双手合十,转身就要离去。

    就算他是武道宗师,可身为六根清净的出家人。

    在这种事情上,当然不可能给自家徒弟什么帮助。

    “大师,敢问皇觉寺隐脉门中,有没有什么密宗双修……”

    但还没等临济和尚走远,身后便传来纪渊的声音。

    “皇觉寺是佛门圣地,怎么可能收藏欢喜佛法。

    你自去钦天监,寻一两本,比如《金刚曼经》、《极乐吞阴法》,这等不悖离正道的路数,潜心参悟。”

    临济和尚连连摇头,尽管他这一脉不用持戒,可除去四代祖师娶妻生女,其余门人都不曾动过情欲之念。

    “不愧是宗师,见闻就是渊博。”

    纪渊默默地把名字记下,寻思着挑个无人的时候,将这些书找来瞧瞧。

    只是这种欢喜法门,自个儿钻研好像也没什么用处。

    “说起来,血神、怒尊、奇士都曾见识过了,唯独还未接触过龙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