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去楼 > 修真小说 > 大虞执刑官,开局拷问妖女未婚妻 > 风尘之变 第362章 今夜他要去赏心房里
本站域名 www.be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我承认我是冲动了……’

    赵错尝到香甜的胭脂后不自觉地闭上眼睛。

    他此时确实是冒进了,不过心中却有种难以言喻的满足,令他沉醉。

    只是靠近是不够的,他还想要得到更多,于是忘却自我的以本能开始了索取~

    ‘这种事的感觉是这样的吗?她们每天都能体会,真是奢侈……’

    赵大小姐的心在胸腔间剧烈鼓动。

    她不受控制的有了奇怪的想法。

    一双桃花眼也变得迷蒙了。

    “不可以的……”

    她的眸子忽然变成了琉璃一般的竖童。

    明艳的光彩在她童孔中流转,这是情绪的剧烈波动所致,她还不太能控制自己的身体。

    不知所措之间,一对莹润如玉的澹青色龙角也在她的前额两侧生长,完全变成了龙女呢。

    “赵错!”赏心忽然好像用尽所有力量地将他推开了,“你好放肆!”

    她此时已是玉面通红,呼吸急促地望着贼人,眸中满是羞怒。

    “你如此轻薄于我是何意?”

    赵赏心高耸的衣襟不断起伏。

    她脸上的怒是真的,但是比起方才的温柔,这好像又回到了之前的关系?

    不过,她确实认为赵贼这一次真是太过分了,这种冒犯她还是第一次受到呢!

    “我不是说了吗?”

    赵大恶人在短暂的尴尬后又板起面孔。

    “您方才说的什么话?竟然敢动摇我们之间的情义,这是对您的惩罚!”

    他这就是强词夺理了,但是是不用这种说法,以赏心的性子怕是会独自折返回京城。

    ‘真好看,不知道握在手中会是什么感觉,看上去好像适合当扶手?’

    赵错说话的时候也在心里念叨。

    他不由自主的多看了一眼赵赏心的龙角。

    这还是第一次见呢,他方才的唐突之举,确实让她受惊了。

    “我是你姐!方才你做的事若是让外人瞧见了,我还怎么做人?”

    “您方才不是还说与我没有血缘,所以我不尊重您的?我对您可是万分敬重。”

    赵小公爷装作方才什么也没发生地说道。

    他其实还在回味那份温热。

    真好。

    “语无伦次!”

    赵大小姐气得抬手打人。

    “您莫要生气了,我在太后娘娘的事上瞒着您,确实是我不对,以后不会再有了,好吗?”

    赵贼在这个时候又转移了话题,再度上前半步将她拥入怀中,轻声道歉。

    “你还对我动手动脚的?”

    赏心愠怒地推开他。

    “嗯哼?”

    赵错眨着眼睛与她对视。

    她知道自己遮掩岚姐姐的事大抵已经被原谅了。

    这是有代价的,他刚才的冒犯不是能轻易过去的,完全超出了家人间的亲近这种说法……

    “我以前就是对你太放纵了!致使你无法无天,今后再不许了。”

    赵赏心显然是心乱如麻,就连呵斥他时也是将小脑袋转到一边,语气时轻时重。

    “我不是故意冒犯您,说起来都是因为您说了不对的话,我才对您施以惩戒作为抗议。”

    赵小公爷努力的偷换概念,然而赵大小姐即使方寸大乱,依然不会受这种骗。

    “不许再提此事!今后更不准再犯了,这次姑且不与你计较……”

    赏心抿了下嘴唇。

    这个举动又让她回忆起了方才的感受。

    她一时间恼羞成怒,不过还是沉住气,没有失了长姐大人的风度。

    “你说吧,太后娘娘与你之间的事,可是她胁迫了你?”

    赵赏心的放轻了口吻的味道。

    她现在的视线还是向下看去的。

    发生了刚才的事,她忽然不敢去看赵贼的脸了,极力地克制自己。

    “长姐大人您是最重礼数的,难道不知道与人交谈时要看着对方的眼睛吗?我们现在可是要开诚布公。”

    赵错一脸认真地说道。

    “你……”

    赵大小姐只好抬起脸庞。

    她妍丽温润的脸蛋儿挂着红晕。

    不过二人的目光再次对在一起的时候,她的眸光又不自觉地变得温柔,接着沉下神色。

    “说吧,这么大的事你瞒着我,又是为何?”

    “我不是不想告诉您。”

    赵错字斟句酌。

    “坦白这事的契机我一直没等到。”

    “所以现在是时候了?不说你了,哼……”

    赏心看着他在之前的推搡下变得凌乱的袍服,几乎已经是习惯了的抬起玉手,温柔地为他打理衣襟。

    “我没有什么事不能对您说,只是没有到时候,您是我最亲近的人,我还有什么是要瞒着您的呢?没有的哦。”

    赵大将军轻声细语地说道。

    “你还卖关子呢?”

    赵赏心的神色越发柔和了。

    “是的……我们有一个孩子。”

    赵贼小声地说道,她的脸色顿时一僵,被这个消息惊住了。

    “我们是在去岁南巡时走到了一起,没有您想的威逼利诱,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他的话让赵大小姐的脸色一阵变换,不过她最开始明显是松了口气,而后眼中才流露出了各种复杂的神情。

    “你一直念叨的安儿就是……”

    “嗯~”

    赵错没有隐瞒。

    “我和照太后见过面吗?”

    她每次与大虞至尊对话都是隔着屏风。

    “前年的花灯会上,您是见过她的哦,还记得岚姑娘吗?”

    赵公爷坦白从宽。

    “原来是她……”

    赵大小姐顿时有了印象。

    回忆起那时候的事后她又扁了下嘴唇。

    那么久之前的事,她竟然到现在才知道啊,真是……

    “她是你的第一个女人?”

    赏心忽然问道。

    “……是。”

    赵贼如实交代了。

    “你们情深意重就好了,倒是我在杞人忧天,还担心你身不由己。”

    她柔声细语地说着自嘲的话,为赵错整理好衣领的玉手也垂了下去,神色莫名。

    “长姐大人见我与别的女子好,所以不高兴了?是的话我以后可以多疼您。”

    赵错见她情绪好似要低落下去,故作无事的说着怪话,效果显着。

    “莫要无中生有!”

    赵赏心嗔怪地抬起玉手打了他一下。

    “你能为赵家开枝散叶,我欣喜还来不及呢,怎会不悦?”

    “我与太后娘娘的事就是如此了,您就不要生我的气了,好吗?”

    赵小公爷握住了她的玉手。

    “不和你置气……”

    赵大小姐俏脸微红的收回手。

    将她的反应看在眼中的赵错知道问题大了。

    他方才的唐突之举,已是让长姐大人开始在意与他的肢体接触,以后可能连小手也不让他牵了?

    ‘贪功冒进果然是会有后遗症的啊……’

    赵错对于兵事的理解更深了。

    他方才的强势一击,的确让赏心重新找回了安全感,可不是没有代价的。

    今后一段时间,他再想要与大龙女亲近,恐怕都是会被断然拒绝乃至训斥了。

    “我可以摸一下您的角吗?”

    他忽然略微提起视线。

    赵赏心的前额正有着一对翠色龙角。

    对此,小公爷没有掩饰自己的兴致,将想要一摸究竟的想法表现在了脸上。

    “你什么时候能成熟稳重一点儿?”

    赵大小姐剜了他一眼。

    她惊艳的琉璃竖童又化为了漆黑。

    于此同时,赵贼眼热的龙角也消失不见了,显然就是不想给碰。

    “您一早也没吃什么东西吧?我的马车上还有糕点,先一起过去吃点儿。”

    他语气温和地说道。

    “嗯~”

    赏心没有拒绝。

    “我抱着您跳过去吧。”

    赵错好似不经意地给出提议。

    这个放在之前他都不会问出口。

    他会直接自作主张地把长姐大人抱起来。

    “你说的好像修为比我还高深似的,不用麻烦,走吧。”

    赵大小姐没有拒绝,但是也没有说同意,笑容温柔地带着他穿行到了前列的六驾马车上。

    “错怎么这么久才来?安乐都要睡着了,抱。”

    小巫女一见他就黏了上来。

    “我也没说不让你休息。”

    赵公爷抬起手刮了下她挺俊的鼻梁。

    “可是错方才说了,会在马车上抱着我,哄我入睡。”

    小陈后用天真透彻的眸子望着他,在这样纯净的目光下,任何人都是不能食言的。

    “我当然记得答应你的呀,不过还是先吃点东西吧,之后我们再睡一会。”

    赵贼宠爱的揉着她的小脑袋。

    赏心看着这一幕自然也没有意见,安乐这样的孩子,谁见了不疼爱?

    南下的队伍不紧不慢地向着广平府而去,他们要在那儿改走水路,直入江南。

    “长姐大人是真的连手也不让我牵了啊,每次想要抱她也躲开,不过有时候和我对上视线还红着脸转头是何意?”

    赵错一路上也尽量陪伴着赏心姐,彼此的感情也恢复到了离京前的融洽,但是还是存在一点儿隔阂。

    赵赏心似乎是打定主意不再纵容他胡作非为了。

    他对此自然还是保有了君子风度。

    “前边就是江南府城了。”

    赵大小姐站在船头,眺望着冬日暖阳下的玉杭城,面露期许。

    她们这一路也走了小半个月,总算是要到地方,能够一家团聚了。

    上一次赵家四口人坐在餐桌上的时候,南方的战事还没打响呢,现在战事已经到了急切的阶段。

    “您可要小心了呢?父母亲现在对您的婚事可是上了心的,毕竟别人家二十一的姑娘早已是两三个孩子的母亲。”

    站在她身边的赵公爷故意说道。

    “哼。”

    赏心给他一个妩媚的白眼。

    “你倒是个争气的,一会把两个孩子的事告诉他们,想来我也就不会被催了。”

    “这个还不是时候。”

    赵贼摇头。

    “我连您是龙族的事都没和他们说呢。”

    “这事也不能瞒着。”赵赏心放轻了声音,“平定南方后就与父母亲坦白吧。”

    “我当然是听您的呀。”

    赵错颔首。

    他垂下的手又是跃跃欲试。

    大小姐玉颜泛红,不着痕迹地躲开了他的手,就是不依。

    “我在离京那天真的不是要故意冒犯您的。”

    赵公爷小声地说道。

    “你说的什么事?我已经忘记了,反正你犯再大的错我还能不原谅你吗?”

    赏心用温柔的嗓音说道,她的确不再为那事生气,或者说根本就不会因为这件事恼怒。

    “这话可是您说的,我以后酿成大祸,您也是要负起责任的。”

    赵贼哼了一声的说道。

    “错儿不会让我为难的对吗?”

    赵赏心抬起手戳了下他的侧脸,不过只是指尖传来的温度,就已经让她呼吸一重。

    她觉得自己大抵是真的病了?

    错儿……

    “这可不好说。”

    赵错隐约也能察觉到她的心思。

    他忽然也抬手戳了下长姐的脸颊。

    赵大小姐脸红地瞪着他没有说什么。

    “安乐还在赖床,我去叫她起来洗漱,免得影响等会下船。”

    赵公爷转身走回了船舱中,与乖巧迷湖的小巫女腻歪了好一会,船队终于在玉杭城的岸口抵靠。

    “江南巡抚携百官恭迎赵大将军!”

    “罢了。”

    赵错在军士的拥卫中下了船。

    他扫了一眼前来迎接的地方官,其中没有自己亲爹,这也正常。

    郑国公再怎么说也是他的父亲呀,到岸口接迎不合礼数,应该是在城门外等他的。

    “大将军这边请!督宪大人正等着您呢,请。”

    赵公爷在官员的点头哈腰下上了马。

    至于长姐大人和安乐自然是坐上了马车。

    他也觉得车更舒服,不过他又不是女卷,坐车去见亲爹就太失礼了。

    “上次那一场大雨过去,江南也恢复得差不多了,之前这儿可是有不少流民的。”

    赵大将军一路上也观察着城外景象,两江是否稳定可是关乎他的军需,大军吃穿都是民脂民膏。

    “无咎!无须下马了,直接与我进城回府。”

    他在城门口见到了郑国公赵淦。

    “是!”

    赵错在马上拱手施礼后就跟着进城了。

    他的车队在总督府前停下,一家人见面自然欢庆,国公夫人对之前已经熟悉的安乐也甚为喜爱。

    一场家宴过后,赵小公爷放心了,父母亲没有提他的长姐的婚事,不过让他烦心的,是赏心在父母这儿更加拘谨了。

    ‘长姐大人在父母面前怎么都不敢看我了?不能放任她这种心态发展下去,不行……’

    赵小公爷在入夜洗沐过后还是按耐不住了。

    “今晚还是去她房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