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去楼 > 玄幻小说 > 我的夫人竟是魔教教主 > 正文卷 第二百九十章 天下大乱征兆现
本站域名 www.be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哗!

    惊天般的哗然声,也是在此刻巴山周围传荡开来。

    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谁都未曾想到,在这电光石火间,一直占据上风的宗政化淳,最终却被鬼剑客一剑分尸,命丧黄泉。

    后金,赵国高手这边,所有人都是难以置信的望着这一幕,特别是吉仁泰更是满脸呆滞,他实在是无法相信,宗政化淳到达了大宗师竟然还会败在鬼剑客的手中。

    天地间一片震动,万籁俱寂。

    仿佛这一刻时间都停止了一般。

    谁也没想到这一场旷世大战最后的结局,竟然会是如此。

    今天这一场大战彻底颠覆了天下当前的局势,大燕甚至逆转了此前所有的颓势,而且这一场大战注定会载入的史册当中,被无数后来人所铭记。

    安景以五气宗师的实力,斩杀了当世一位大宗师之境的高手,创造前无古人,可能也后无来者的战绩。

    可以说今天一战之后,足以证明安景有立足于天下第一高手的实力。

    毕竟当今天下有几个大宗师足够这位天下第一剑客去杀?

    “我的天啊!连晋升大宗师的宗政化淳都死了?”

    “自此之后,安景怕是天下第一高手了吧”

    “大宗师都死在了他的剑下千古第一剑客实至名归!”

    天地间,议论之声如潮水一般激荡而起。

    大宗师何等人物?

    那可是能够增寿三百年的陆地神仙,原本众人以为宗政化淳晋升到大宗师,今日击败鬼剑客,可以在天下一展拳脚,没承想却死在了鬼剑客的手中。

    那宗政化淳可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大宗师,此刻却倒在了地上!

    在历史当中大宗师身死道消也是极少数的存在,所以此刻所有人的内心还是带着几分难以置信,就像是做梦一般。

    邱仑再也抑制不住心头的激动,狂喜道:“大哥赢了!大哥赢了!”

    他也是有些不太相信,原本安景还处在劣势,没想到这最后一剑不仅削平了巴山,还斩了在世的陆地神仙。

    南蛮之主难以置信的道:“这鬼剑客还有谁能挡住他?”

    在宗政化淳展露大宗师修为的时候,他认为鬼剑客败定了,但事实却截然相反。

    从月看着面前一幕,已然说不出来任何一句话了。

    今天这场大战实在是太让人震撼了。

    回过神的吉仁泰失魂落魄的道:“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圣主怎么可能会败?”

    他怎么也不相信面前之人,宗政化淳会败给安景,但是事实就是宗政化淳的尸体就倒在远处,这让他不得不相信。

    宗政化淳已经死了!

    后金的天塌了!

    萧千秋深深吐出一口气,脑海中还在不断浮现出那一剑的光华,似乎还在回味着。

    罗崇阳道:“他到达了第七境。”

    第七境乃是剑道的至高之境,史书当中没有任何关于有剑客到达此境的记载,从中便可以看出这一境的可怕。

    大宗师虽然希有,但是最起码还有人到达此境,而第七境的剑客可以说安景独一份的存在。

    “好可怕的剑。”

    萧千秋轻声摇头,“在这一剑当中不论如何推演,我只看到了一种结果。”

    罗崇阳问道:“什么?”

    萧千秋道:“死亡,即使是大宗师也难以抵挡住这一剑,除非”

    罗崇阳道:“除非什么?”

    萧千秋看向了南方,幽幽的道:“除非那位坐在云塔之上不死的妖孽。”

    到达第七境的安景,此刻实力已经真正站在天下之巅,但是还有一人的实力,或许能够接下安景的全力一剑。

    魔教一众高手也是眼中狂喜,内心激动不已,安景斩杀了大宗师之境的高手,这是何等彪炳的战绩,今天此战不仅让安景的声名再上一层楼,而魔教也会到达真正的顶峰。

    赵青梅眼眸无比平静,但心中也是泛起了一丝涟漪,看着那位此刻屹立天地之上的身影,嘴角也是微微上扬,充满了骄傲。

    “结束了。”

    安景看着倒在地上的宗政化淳,走上前手掌一伸,那一缕天地灵精落在了手掌当中。

    这一缕天地灵精比天地灵元还要精纯数十倍不止,虽然不可能帮助他到达大宗师之境,但足以让他到达五气之巅,实力得到一些提升。

    随后安景又拿起那雮尘珠,看着远方自语道:“大长老,你的心愿了了。”

    君青林和宗政化淳在沙漠之中大战似乎还在眼前,让人记忆犹新。

    现在细想当初君青林要抵抗宗政化淳,似乎就是担忧宗政化淳会对自己下手,如果君青林要走,宗政化淳未必拦得住他。

    如今君青林大仇报了,东罗关的恩怨也彻底了解了,安景心中的结也彻底放松了下来。

    突然,天空之上乌云密布,阴煞之气滚滚袭来覆盖了整个天空,使得天地都变得一片昏暗,一种极度压抑的情绪涌上了每个人的心头。

    邱仑刚要指挥平阳卫大军冲袭后金大军,看到这顿时一愣,“到底怎么回事?”

    不只是邱仑,在场诸多高手都是抬起头看着天空,眼中浮现着一丝诧异。

    随即从那阴煞之气当中,一座耸立,巍峨的大殿浮现在众人眼前,大殿的周围有着狰狞,可怖的鬼影,就像是一座悬浮在半空中的鬼城。

    “酆都!?”

    有人看到这骇然失声起来。

    一种恐慌出现在所有人的心中,心脏都是突突乱跳,仿佛要从嗓子眼当中蹦出来似的。

    “天煞神宫!?”

    安景眉头一挑,眼眸中浮现一道精光。

    旁人不知道这大殿是何物,他可是十分清楚,这哪里是酆都,不过是天煞神宫宫主的一件异宝,此刻这异宝阴煞之气四起,想来是这位在贵霜闭关多年的天煞神宫宫主出世了。

    一道阴沉的声音从大殿当中响起,随后一道人影出现在众多的鬼影当中,“不愧是天下第一剑客,今天此番,真是让本尊大开眼界。”

    那人看不清楚面貌,身上披着一层血红色的长袍,周围布满了阴煞之气和鬼影让人看着不禁生出一丝可怖之情。

    “嗯!?”

    远处的嘻哈佛看到这,眉头微微一皱。

    来者不仅是一位大宗师境界的高手,而且还不是初入大宗师境界高手,其修为比宗政化淳高上不少,应该是刚刚用真元炼化了一次五脏六腑。

    古往今来的大宗师大多都是用真元炼化了一次五脏六腑,只有极少数如佛祖,大秦太祖这等顶尖的大宗师用真元炼化了两次五脏六腑。

    而嘻哈佛本身就是炼化两次五脏六腑的大宗师,眼前突然出现之人并不能让他内心波澜,而让他皱眉的则是天煞神宫宫主旁边的异宝。

    这异宝竟然有着无比浓郁的阴煞之气,显然并非是一件凡物。

    赵青梅纵身一跃来到了安景身边,站在他的身前。

    安景摆了摆手,道:“阁下既然来了,何不以真面目示人?”

    兀术道:“见过我真面目的人都死了。”

    安景轻笑了一声,“哦?看来阁下的尊荣是见不得了。”

    兀术摇了摇头,道:“旁人或许不行,但你可以。”

    安景道:“为何我可以?”

    阴沉的煞气当中传来冰寒的声音:“因为我要你死!”

    说完的一刻,那雄浑的阴煞之气从大殿内涌出,就像是奔涌的潮水一般激荡而去。

    此刻安景已经和宗政化淳这等大宗师高手大战一场,在兀术看来他身受重创,根本就不可能再和自己交手。

    从那阴煞之气的潮水当中,一只如白骨一般的手掌探了出来,向着安景抓了过来。

    “轰隆--!”

    那白骨手掌探下来的一刻,虚空一丈丈破裂开来。

    “破碎虚空!又是一位大宗师级别的高手!”

    “太强了,这人到底是谁?”

    “这世间竟然还有大宗师高手?”

    众人看着那破碎的虚空,这才知道又是一位大宗师级别的高手,但是内心当中都是出现了疑惑。

    安景将赵青梅拉到身后淡淡的道:“放心。”

    “嗯?”

    赵青梅看到安景的神情,眼中浮现一丝诧异,但是很快她眼中的诧异便消失了。

    “阿弥陀佛!”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道雄浑的金光席卷而来,冲击在了阴煞之气上,随后一个金色的大手也是从中探出向着白骨手爪冲去。

    “砰!”

    两个巨大的手掌一碰,就像是山岳撞击一般,爆发出刺耳的轰鸣声,那骇人的真元浪潮疯狂向着周围扩散而去。

    “走!”

    安景和赵青梅两人看到这,纵身一跃消失在了原地。

    在那璀璨的金光之下,一位老和尚脚踏着金光缓步而来。

    兀术看到来人,顿时双眼一眯,“嘻哈佛?”

    看到这位大宗师出现,在场又是哗然一片,玉龙雪山一战可谓天下皆知,嘻哈佛为在世佛祖已经家喻户晓,今天这位大宗师竟然出现在了此地,而且看样子似乎是为了保护鬼剑客,这让人如何不惊讶?

    嘻哈佛双手合十道:“施主应该就是贵霜的天煞神宫宫主吧。”

    如果天下间要从了解贵霜势力中排一个名次的话,那佛门无疑是排在第一位,毕竟净土和贵霜毗邻,此前也一直有着一些摩擦和恩怨。

    兀术沉声道:“大师,你为何要拦我?”

    面前这和尚给他的压力极大,显然嘻哈佛的修为在他之上,虽然同为大宗师,而且自己的手上有强大异宝在手,但是兀术还是不愿意和嘻哈佛硬碰硬。

    嘻哈佛低声道:“阿弥陀佛,贫僧答应了人皇,要保护安施主的平安。”

    “人皇?”

    赵青梅眼眸一抬看向了安景,闪过一道寒光。

    安景心中一寒,连忙传音道:“夫人,我对此事完全不知情。”

    赵青梅瞪了安景一眼,随即没有再说话。

    安景在旁暗暗叫苦,赵青梅什么都好,就是特别爱吃醋,而且醋坛子一翻,许久才能收拾好。

    而且,他真的不知道永安人皇竟然能够请动这位大宗师跟在自己身旁。

    兀术听到嘻哈佛这话,道:“大师,最为紧要的关头已经到了,我想你也不想和我两败俱伤吧?”

    嘻哈佛听闻眼眸浮现一道金光,“施主看来知晓的很多。”

    兀术道:“大师说笑了,我知道的不过是皮毛罢了。”

    嘻哈佛眼眸一抬,淡淡的道:“你那异宝来历不凡,你能够到达大宗师并且知道时间一些隐秘都是依赖于此物吧?”

    兀术周围阴煞之气翻滚,似乎失去了所有的耐心,道:“大师,你真的要拦我?”

    嘻哈佛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

    “你不让我杀鬼剑客,那我今日便先杀个魔教教主祭天。”

    兀术看向了安景和赵青梅眼眸陡然浮现一丝亮光。

    嘻哈佛说要保护安景,但是却没有说要保护魔教教主。

    轰!

    兀术说完,大殿之上阴煞之气反汹涌而去,化成了一片滔滔不绝的黑色长河。

    这黑色的长河所过之处,虚空震破,气势骇人。

    这一幕发生太快了,不少人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嘻哈佛站在原地一动未动,对于赵青梅的神色他根本就不关心。

    “教主快走!”

    端木杏华和欧阳平看到这都是连忙呼喊道。

    赵青梅看到那黑色的长河,心中一寒,刚要抓住安景的手臂退去,却听到耳旁传来一道声音,“放心。”

    听到这话不知道怎么赵青梅内心一下子就平静了下来。

    黑色的长河浩荡而来,就在这时一道气势冲天而起从远处穿透而来,直接将那煞气一分为二。

    天煞神宫宫主的手段直接被这气势摧毁,消失的一干二净。

    “谁!?”

    兀术看向了原来。

    只见一位身穿大氅的男子从远处缓缓走来,他的脸色异常苍白,走路的姿势也是透露着一丝奇怪,但是身上的气势比之上方的兀术却是丝毫不差,甚至还要强上三分。

    这人正是胥王山的胥王。

    胥王看向了安景,咧嘴笑道:“景安,我来了。”

    安景看到来人不由得笑道:“麻烦你了。”

    两人对视一眼,笑意更深了。

    早在来巴山的时候,安景便前往过了一趟胥王山,他知道胥王绝对不一般,应该是有大宗师的实力,虽然因为尸气的原因不能久留在外,但是出来数天还是没有任何关系,而胥王这位货真价实的大宗师才是他真正的底牌。

    南蛮之主就像是做梦似得,“又是一位大宗师?”

    寻常一位大宗师便是十分难以看到的,但是今天却接二连三的看到了,要知道放在历史当中也极少有三位大宗师境界的高手同时出现。

    从月叹道:“这可能就是父亲说的大乱之征兆吧。”

    “等等!”

    南蛮之主猛地心中一震,“为何在他的身上,我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

    “我也是。”

    从月看着胥王,古怪的道:“就像是我南蛮炼制的赶尸一样。”

    赶尸是南蛮两大不外传的秘术,炼制的赶尸身躯坚硬,力大无穷,没有任何神智,完全由赶尸人操控。

    但是那大宗师高手身上怎么可能会有赶尸的气息?

    什么人能够将大宗师炼制成赶尸呢?

    这怎么想都觉得无比荒谬。

    萧千秋手中拿着一枚铜钱,凝声道:“这人不对劲。”

    罗崇阳摇了摇头,“我也看不透。”

    又是一位到大宗师!?

    碧波岛岛主看向了白雾门门主,彼此都能看到那震撼之色。

    这位突然出现的神秘大宗师,震住了所有人。

    若不是今天这场对决,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世间的角落当中隐藏着这么多的神仙。

    所有人震撼的同时,也越发感觉到了天下大乱的征兆。

    嘻哈佛也是眉头紧锁,没想到鬼剑客身旁还有一位大宗师,而且看样子实力也是十分不凡,显然和王阳生一样,都是此前的大宗师高手。

    兀术看着胥王,心中已然沉入了谷底,“你又是谁?”

    谁能想到他今日前来,便是打算落井下石给予安景最后一击,没想到竟然出现了两位大宗师高手。

    现如今在两位大宗师高手出手之下,反而是他陷入了危险的僵局当中。

    胥王看着天空之上的兀术,淡淡的道:“没想到这生死殿竟然落到了你的手中。”

    “生死殿!?”

    安景和赵青梅对视了一眼仿佛想到了什么。

    萧千秋反应了过来,凝眉道:“原来这就是传闻来自幽冥的异宝,竟然落在贵霜天煞神宫的手中。”

    罗崇阳道:“此物不祥。”

    萧千秋看着阴煞之气包围的兀术,缓缓道:“祥与不祥还要看人。”

    嘻哈佛则是盯着胥王看,心中暗暗道:“此人能够认出生死殿来,果然不一般。”

    兀术此刻心中一惊,退意暗生,“阁下到底是何人?”

    胥王道:“或许名字对你我来说都不是最重要的事情,这位是我的朋友,我这个人比较看重义气,谁对我朋友下手,就是对我下手。”

    说完,胥王手掌一伸,浩瀚的真元从他的身躯当中涌出。

    那真元当中携带着滚滚的黄色尸气,向着前方阴煞之气冲击而去。

    如果说兀术的阴煞之气就像是江河之水席卷而来,那么此刻胥王这一手浩荡的真气更像是九天之上倾覆而下汪洋菏泽。

    从中便可以知道,胥王的实力是在兀术之上。

    “你不是当代的大宗师!?”

    兀术感受到这雄浑的气息,顿时心中大寒随即气海一震,浩瀚的真元从经络当中涌现。

    两股气息的碰撞,顿时引起了山河震荡。

    狂暴的气机四散,形成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旋风,这旋风如刀将兀术周围的阴煞之气全部吹散,而这大殿的全部面貌已经裸露出来了,不仅如此还有兀术的面容。

    那是一个耄耋老者,身子骨十分干瘦,佝偻着身躯,荫翳的眼神扫过让人不寒而栗。

    胥王看着兀术,大笑道:“我听闻看过你真实样貌的人都会死,不知道你是否要杀了在场所有人。”

    兀术扫了周围一眼,顿时不少高手连忙避开了眼神,向着远处退去。

    兀术再次看向了胥王,平静的道:“你应当知道我掌握了生死殿,全力施为之下你未必是我的对手。”

    作为天煞神宫的宫主自然不会因为胥王两句话而表现喜怒,控制情绪是一个高手的本能,如果一个高手喜怒形于色,那多半不是一个高手。

    胥王脚步一踏,道:“那你可以试一试。”

    看到胥王如此强硬,天煞神宫的宫主兀术看向了周围,道:“你活了这么久也属实不易,显然是用了一些不可知的秘法,不过你既然出现在这世间,也应该知道马上便是地脉之灵彻底净化的时候,这是突破大宗师桎梏必得之物,我自然不会与你在这浪费时间和功夫。”

    兀术的话音落下,顿时一石激起千层浪,整个巴山周围都是沸腾了起来。

    “什么!?地脉之灵竟然可以突破大宗师的桎梏!”

    “如果普通人得到了地脉之灵,是否可以一步登天?”

    “原来如此,怪不得世间突然多了这么多的大宗师!”

    “突破大宗师是否可以长生不老?”

    一时间所有江湖高手都在议论纷纷,神情都是无比的激动。

    毕竟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过惊人了,甚至让不少人内心都生出了遐想,内心就像是被火烧一般。

    一步登天,长生不老这等极具诱惑在眼前,只要是正常人都会为之蠢蠢欲动。

    就算是在场都是一些定力极深的江湖高手,此刻听闻都是双眼泛着血色,而一些后知后觉的人此刻才知道为何诸多高手要会猎玉京城。

    所有人的内心贪婪的种子都被无限放大了起来,如果侥幸能够得到这地脉之灵的话,那么便可以成为这天下的主宰了,什么长生不老,王权美人,都不过是掌中之物。

    不少心境欠缺之人的呼吸声都变得沉重起来,恨不得现在就着手准备前往玉京城,等待最佳时机浑水摸鱼。

    即使他们知道这种以小博大的机会极少,但是他们依旧愿意前往,成为那炮灰。

    这就是人的本性。

    不好!

    安景眉头紧锁,他知道兀术这话是故意说出来的,他的目的就是彻底搅浑这天下的水。

    今天之后此事怕是会以惊人的速度传遍整个天下,到时候天下所有高手可能都会蜂拥而至,天下大乱的征兆就在眼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