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去楼 > 修真小说 > 这个圣僧只想还俗 > 正文卷 第四章这个司命有点儿萌
本站域名 www.be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大院内,飞阁流丹、雕梁绣柱,一副大户人家的派头。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整座府邸上上下下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气,猩红像是被鲜血给浸染过得土壤,给人一种阴森凄冷的感觉。

    “阿弥陀佛。”

    一声响亮的佛号驱散了其中的诡异,不尘站在院子前,任由不知从什么地方吹来的寒风,拂过他的头顶。

    在不尘的眼中,这个大气的宅院,此刻却是安静的可怕,入眼之处,连一只虫儿都不见踪影。

    此景此景不可谓不诡异。

    随着清风拂过,雾气慢慢朝着不尘这边聚拢。

    雾气聚拢的瞬间,不尘那颗波澜不惊的内心,不受控制的悸动起来。

    场景在慢慢发生变化。

    “住持。”

    不尘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和善老人,惊呼出声。

    “不尘,贫僧给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可以还俗了,跟贫僧走。”

    老住持边说边退。

    而他的的话,好像有魔力一般,不尘眼里闪过一抹迷茫,右脚随之慢慢抬起。

    南无、喝罗怛那、哆罗夜耶

    南无、阿唎耶

    婆卢羯帝、烁钵罗耶

    菩提萨埵婆耶

    摩诃萨埵婆耶

    摩诃、迦卢尼迦耶

    唵,萨皤罗罚曳……

    清心咒即大悲咒,众生皆烦恼,烦恼皆苦。烦恼皆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有形者,生于无形,无能生有,有归于无。

    颂念此咒,可堪破虚妄,直面自己内心。

    一连串偮语从嘴里吐出,薄雾慢慢散去,不尘眼里那一抹迷茫随即消失不见。

    等再次抬眼看去的时候,场中的场景亦是发生了变换。

    哪儿还有什么老住持的身影,那一眼看不到尽头空荡荡的府邸,依旧孤单单的坐落在那里。

    “幻境?”

    不尘眼神有些凝重,握紧了包裹里的金刚杵。

    刚想要走进大厅的时候。

    嗤嗤。

    背后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不尘回过头。

    带着些寒意的月光折射里,一群穿着青色仆人服饰的下人,端着盘子走了过来。

    这群人脚步很快,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不尘面前,然而他们就像是看不见不尘一样,目不斜视,径直朝着大厅的位置走去。

    “看来这些人都是陷入到了幻境里面。”

    瞧着这群人鱼贯走进了大厅里面,不尘沉思了片刻。

    “若是小僧中招,恐怕也跟这些人一样吧。”

    一个光头和尚,和僵尸一样,跟在这群人后面。

    嘴角上扬了一下,不尘觉得脑袋里那副画面,有些莫名的喜感是怎么回事儿。

    “看来哪位奉天司的小施主,应该也是着道了,只是为何没在此处看到他。”

    眼里有些疑惑,刚刚找了好久,不尘都未从那群下人中找到郑天光的身影。

    郑天光毕竟也是被自己坑进去的,若是真的出了事儿,不尘总觉得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这么大的府邸,下人应该不少。”

    很快不尘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转而继续在原地等了起来。

    没等多久。

    身后又是响起轻轻的脚步声。

    不尘转过身,有些愕然的发现,竟然是一名名丫鬟打扮的女子,她们脚步声十分整齐,明明是十个人,却硬生生走出一个人的脚步声。

    既然是女子,那么郑天光肯定不在此列,不尘想也不想就要重新转过头。

    霎时。

    这……

    队伍里,一个人瞬间吸引了不尘的注意力,他的眼睛情不自禁的张大。

    “哈哈。”

    不得了这一笑,差点儿毁了不尘十年的功德,但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郑天光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他被大炎女帝看上,特赐自己奉天司大司命的职务,作为整个奉天司有史以来最为年轻的大司命,郑天光被所有人捧上了天。

    瞧着曾经自己只敢在梦中幻想的绝美女人,依偎在自己怀中,郑天光咧开大嘴,正要亲上去之时。

    “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阿弥陀佛。”

    佛号如同迷糊灌顶一般在耳边响起,瞬间驱散了一切迷惘幻象。

    整个人激灵了一下,郑天光入眼是一处宅子,眼里稍稍有些迷茫,可当看到面前那个满脸含笑的和尚的时候,一下反应了过来。

    整个人如同一只猎豹一般,双脚发力,瞬间来到不尘面前,提住他的领口,恶狠狠的说道:“和尚你要害我?”

    “施主莫要冤枉人,小僧明明救了你。”

    面对暴怒似要吃人的郑天光,不尘云淡风轻撇开了他的手。

    “救了本司命,哼,你这和尚会有这么好的心?”

    郑天光冷哼一声。

    “施主就没有发现你此刻有什么不同吗?”

    说这话的时候,不尘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憋得十分辛苦,不能再笑了,否则这些年修行的功德,那就真的没有了。

    “你这和尚鬼话连篇,本司命好好的在这里,有什么不同,啊……”

    一阵凉风吹过,郑天光终于发现了不对劲。

    不知什么时候,那双长满了汗毛的腿,裸露在空中,一根调皮的毛毛被风吹起,稍稍显得有些妖娆。

    这一发现让郑天光觉得五雷轰顶,脑袋晕晕的,半天才反应过来。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在没有丝毫生气的院子中响起。

    “啊,我的衣服呢?”

    在郑天光想要找一个地洞钻进去的时候,不尘则在他身后笑了起来。

    小僧是个很严肃的人,遇到事情一般不会笑。

    嗯!

    除非实在忍不住。

    ……

    月黑风高。

    不尘和郑天光站在一块。

    郑天光身上披着一件不知从什么地方找来的衣服,相比他高大的体型,明显有些偏小,稍显滑稽。

    “和尚,本司命警告你,若是此事敢告诉第二个人,那么本司命绝对不会放过你。”

    郑天光的警告略微有些苍白。

    见不尘没有搭理自己,郑天光则是像为自己找理由一样,挥舞了一下拳头说道:“该死的妖邪,竟然敢暗算本司命,一不小心还真的着了它的道,本司命和它势不两立。”

    听完这话,不尘突然转过头,眼里的意味,让郑天光有些看不懂。

    “不用等了,他们已经来了。”

    “啊?”

    话语刚落。

    “擅闯杜府者,杀无赦!”

    森冷的话语,不知从何处响起,眨眼间便是传到了二人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