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去楼 > 修真小说 > 这个圣僧只想还俗 > 正文卷 第八章魑魅魍魉
本站域名 www.be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官爷大恩大德,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来生再报。”

    杜芊芊盈盈一拜,郑天光笑了笑,挥挥手:“杜娘子严重了,本就是奉天司的分内之事。”

    紧接着。

    杜芊芊继续看向不尘,杏目中清波流转,仍谁也不会想到,这么娇滴滴一个女子,竟然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鬼魂。

    “圣僧,若有来世,小女子愿意服饰你一生一世,伴你左右。”

    “额。”

    听到这话,郑天光脸上表情一变,像是吃了苍蝇一样。

    这两句话虽说都是在表达自己的感激,问题自己听了,怎么这么不得劲啊。

    自己在奉天司里,也是一等一的美男子了,怎么连一个和尚都比不过。

    郑天光有些吃味的看了一眼,不尘那颗锃亮的光头。

    “无妨,女施主,小僧还有一事求问。”

    “圣僧请讲。”

    “小僧想问,明明此处死伤无数,为何不见任何灵体,单单只有你在。”

    环顾一周,不尘一反常态,脸上的笑容缓缓收敛,破天荒有些严肃。

    一边的郑天光见状,莫名打了一个寒噤,有种面对大司命训斥的感觉。

    “圣僧此话是何意,小女子也不知道。”

    面对不尘的逼问,杜芊芊杏目稍稍有些躲闪。

    “好吧,小僧权当你不知道,但是小僧此次进入杜府之时,却遇到了幻象阻拦,你不过刚成灵体,怎会有如此强大的意力,莫非你刚刚的一切都是在骗小僧。”

    说到最后,不尘声音陡然加大,眼里露出一抹厉芒。

    杜芊芊被吓得往后退了几步,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神情十分痛苦的捂住脑袋。

    “圣僧,我没有骗过你……”

    见到这一幕,郑天光不禁有些于心不忍。

    “圣僧,杜娘子肯定是无辜的,咱们还是听她慢慢讲吧。”

    “闭嘴。”

    不尘眼睛一瞪,那股大司命上体的气势,让郑天光瞬间缄默不言。

    “小僧猜想,这妇人肯定是在修行什么邪恶功法,这才酿成大祸,整个杜府上上下下被她屠戮一空。”

    不尘神情冷漠,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都想是刀割在杜芊芊心头。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怎么会杀我爹娘。”

    杜芊芊脸上表情开始扭曲,纵使没有一滴泪流出,但郑天光依旧能感受到,她此刻有多么伤心。

    想想亲眼看见从小到大伴随自己的亲人,被人屠戮,那是何等的肝肠寸断,而如今竟然还要被人逼问,亲人是不是她所杀。

    人是拥有共情的种族,郑天光再也忍受不住了。

    “和尚,你太过……”

    只是没等说完,郑天光话却是戛然而止。

    外面天空依旧漆黑,乌云密布。

    一道亮的刺目的电光忽然划过天际,把整个杜府照的明晃晃。

    轰隆隆。

    响亮的雷霆,炸裂天空。

    转眼,天光昏暗,狂风暴起。

    “这……”

    郑天光被这突如其来的异变,吓了一大跳,条件反射一般,躲到了不尘身后。

    “呵呵。”

    凄厉的冷笑声陡然自大厅中响起,杜芊芊慢慢抬起了头,脸蛋依旧漂亮,可眼里的可怜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残暴,怨恨。

    哪怕郑天光在傻,他也发现了,眼前的杜芊芊发生了某种变化。

    唯有不尘见此,脸上表情并没有丝毫变化。

    “终于舍得现身了。”

    “所有伤害她的人都得死,臭和尚,我要将你破皮抽筋。”

    杜芊芊声音一改之前的柔软,有些沙哑,此刻她看着不尘的眼神,充满着暴虐和肆杀。

    不尘握紧了包裹里的金刚杵,恢复了平日里的笑容。

    深深看了一眼,黑化了的杜芊芊。

    “小僧,应该称你为魅吧。”

    魑魅魍魉多用来形容,为非作歹的鬼怪,但很多人并不知道,魑魅魍魉并非是一类妖怪的统称。

    山海经有记载,“刚山多神,其状人面兽身,一足一手,其音如钦,山林异气所生,为人害者,木石之怪也。

    这里的山怪,则是魍魉。

    而世界万物皆有灵气,吸收灵气达到一定程度后,就会产生意识,这里把产生意识之物,就称作为魅。

    因为杜芊芊刚化灵体,阴气掩盖。

    饶是不尘也没有发现她身上寄生的有魅,直到后来。

    不尘才发现偌大一个杜府,除了杜芊芊以外,竟然没有一个灵体存在,并且最关键的是。

    先前进入杜府以后的种种幻象,明显是人为的,杜芊芊仅仅才生成灵体,明显不符合,那么就只有是其它人在作祟了。

    在不尘脑海中念头不断转动之时。

    轰。

    一道沉闷的响声自杜芊芊身体中传来,外面风声更大。

    这种气势,对于不尘自然是没有丝毫影响。

    但是哪怕是身手不凡的郑天光此刻也不太好受。

    咚咚咚。

    在面对杜芊芊,郑天光脸色极其不好看,他似乎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在随之剧烈跳动,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破开胸腔,跳出来。

    他满脸震撼的看着,之前那个还有些弱不禁风的女子。

    这种感觉,上一次还是面对大司命震怒之时,这个黑化过后的杜娘子,怎么会如此强。

    魅最强的手段,并非是她的战斗力,而是那迷惑人心智的手段。

    漫天火焰,似地狱中的恶魔,围满了整个院子。

    不尘在一瞬间堪破,幻想尽数消散的院子中。

    眼中,一个瘦弱的身影正朝着他疾冲而来。

    不尘不慌不忙,手往包裹里一探,金光闪过的瞬间。

    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在黑暗中散发着熠熠光辉的金刚杵。

    杜芊芊的速度越来越快,仅在空气中留下一道残影。

    在看已经来到不尘的面前,五根细长的手指上长长的指甲如匕首一般锋利,直朝不尘的脖子抓去。

    咫尺之遥之际。

    杜芊芊的身影却是径直停下,两道截然不同的声音,同时在她口中吐出。

    “芊芊,你……”

    “三娘不要,圣僧是好人。”

    看见这一幕,不尘脸上笑容更甚,默默放开了手里,仅差些许就能捅穿杜芊芊腹部金刚杵,把它重新放进了行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