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去楼 > 修真小说 > 这个圣僧只想还俗 > 正文卷 第十三章这个圣僧有点儿凶猛
本站域名 www.be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一缕曦光从薄薄的窗户纸外投出。

    “吓。”

    不尘睁开眼睛,入眼是一张纯洁无暇的脸庞,那双大眼睛正紧紧的看着自己。

    “芊芊你是不是知道小僧没睡醒,特意来给我提神的。”

    拍了拍自己胸口,不尘颇有些无语。

    大早上被鬼吓醒,还真是头一遭。

    瞧着不尘刚睡醒不经意表现出来的懵懂,杜芊芊俏皮一笑。

    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不尘,不过倒是挺可爱的。

    “圣僧,我还以为你们这些得道高僧,晚上都是打坐的,没想到也要睡觉。”

    “这话说的,我是和尚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不睡觉,再说了,睡觉可是人生中的一大享受。”

    不尘摇了摇头。

    其实杜芊芊说的话没错,许多佛门高僧,都可以用坐禅来代替睡觉,这样不仅可以恢复精神气,而且日积月累,佛法修行也能得到不小的提升,不尘自然也可以。

    但毕竟是现代思维占据了主体,不尘从不会放弃睡觉吃饭,哪怕有一天,他的实力已经强大到已经不需要食物的摄入了。

    谈话间。

    杜芊芊脸上的笑容一变,惶恐的望向外面。

    僧袍前的玉佩,则是放出莹莹绿光,把她牢牢护住。

    “这么早,看来高手是真的不需要睡觉的。”

    狐疑望了一眼外面刚破晓的天色,不尘忍不住呢喃了一句。

    宅子外。

    早早就换好官服的司命们,一个个身形挺拔,脸色严肃。

    而在他们眼前,是一个骑在马上的人。

    马匹俊美异常,全身上下雪白透亮不见丝毫杂色,可以隐隐看见它身上那暴起血管,蕴含的强悍力量。

    在这么一匹骏马上,却坐着一个鹤发童颜的老翁。

    老叟瘦削的身形被宽大的黑袍所笼罩,看起来稍稍有些滑稽。

    不过一众司命们,哪怕是铁牛此刻都是目不斜视,眼里隐隐有些敬畏之色。

    老叟如同一片落叶轻轻从马上落下。

    一个司命立即上前。

    “最好的料,别把它给饿着了。”

    有些沙哑的声音从老叟嘴里吐出,这好像是吩咐下人一般的语气,那个在寻常人眼里高高在上的司命,却没有丝毫怒意,笑着从老叟手里,接过了缰绳。

    “放心吧,紫阳大司命,饿着我,也不会饿到追风的。”

    “去吧。”

    紫阳朝着他轻轻挥了挥手。

    与此同时,一众司命看着紫阳的眼里都是毫不掩饰的狂热。

    奉天司里,最底层的就是他们这些司命。

    再往上则是大司命,每一个大司命都是修道者,实力强悍。

    而就算如此,紫阳的实力在一众大司命中,绝对是佼佼者,最为辉煌的战绩就是曾经独自一人,剿灭了一条为非作歹的百年蛟龙。

    若不是紫阳资历不长,恐怕早已经不仅仅是大司命这个位置上了。

    “各位,说说吧,杜府一事可有调查结果。”

    紫阳的目光虽有些浑浊,但却带着一股强烈的气场,让众人不敢直视。

    “禀告大司命,此事……”

    郑天光率先走上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讲述了一遍。

    不过在紫阳面前,他也不敢有丝毫有丝毫加油添醋。

    听着郑天光的讲述,紫阳的目光始终平静,直到听到蝴蝶这个字眼的时候,老眼中猛地爆发出一道骇人的精光。

    “哦,你说那个为首的黑袍人衣服上也可能也有蝴蝶图案?”

    郑天光吓了一跳,低下头解释道。

    “根据圣僧的猜测,和杜娘子零碎的片段,那伙人身上或者那里,可能有蝴蝶图案。”

    紫阳眼光重新恢复了平静,淡淡的说道。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区区一个蝴蝶图案,倒是代表不了什么,那位圣僧不知是佛门哪里的弟子,说不定老朽倒是同他有过照面。”

    “回大司命,那位圣僧叫做……”

    郑天光话还未说完,一群人身后传来了一道不轻不重的脚步声。

    “小僧法号不尘。”

    不尘看着面前的老者,眼里同样有些好奇。

    在这个老人身上,他隐隐感觉到有些莫名的熟悉,倒不是面熟,而是老人身上的气息,似曾相识。

    “不尘。”

    紫阳同样看对面这个年轻和尚有些熟悉,嘴里慢慢咀嚼了一下。

    忽然紫阳面皮狂抖,身体在原地化作一道残影,奔向不尘。

    面门处劲风狂起,单单是本能反应,不尘抬起脚,随之响起一道惨叫声来。

    静,死一般的寂静。

    咕咚。

    众人能够清楚的听到自己口水吞咽的声音,眼前这一幕,让所有人石化在了原地。

    他们有点想要把自己眼珠子扣下来,这不是真的吧?

    被他们当成神仙一般的紫阳,有朝一日竟然会被人一脚踹飞。

    这位圣僧好生凶猛。

    “施主,小僧和你初次相见,便要下次狠招,是否有些不太好。”

    看着不远处狼狈起身的紫阳,不尘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此次场景是他未曾预料过的,但若是说他怕了,倒是有些太小瞧自己了,即便这个人的身份好像不一般。

    要说此刻最慌的还是郑天光了。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不尘和紫阳第一次见面竟然会弄成这样。

    急忙过去搀扶住紫阳,慌乱的问道:“大司命你和圣僧之间,是不是有些误会啊,圣僧人很好,还救过我,断不可能……”

    话还未说完,郑天光便感觉自己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推开。

    紫阳拍了拍自己胸前的脚印,脱口而出的话,让原本已经乱作一团的司命们,一下静若寒蝉。

    “师叔祖,你难不成不记得我了吗,我是紫阳啊。”

    师叔祖?

    三个字好似天雷滚滚一般在所有人心里头响起。

    紫阳跟脚稳固,乃是寒水寺慧光大师的弟子,虽是记名,但慧光大师作为如今道佛二门中绝对的老人,紫阳光从辈分而言,已经秒杀绝大部分道门佛门弟子。

    而不尘不过二十来岁,紫阳竟然叫他师叔祖。

    在场之人在这一刻都忍不住怀疑,是不是自己耳朵出现什么问题。

    不尘听到这个称呼后,同样有些震惊。

    一段尘封的记忆,逐渐涌上心头。

    那年,大雨磅礴中,一个头发都已经花白了的老人,苦苦跪在寒水寺外,他心生不忍,替他向慧光求了两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