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道门生 > 第五卷 人族星云 第1709章 倾族之战
本站域名 www.be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东方墨已经从令牌中传来的信息中得知,三族大军占领的上千座冥族星域,其中有一半的数量,尤其是那种面积极为广袤的星域,全都被元灭冥光给引爆了。

    而五百余座星域被引爆,对于三族大军造成的打击,是难以估量的,不知道有多少修士葬身。

    青灵道宗在得知东方墨传回关于元灭冥光的消息后,其实就立刻有了动作。对于他们来说,有两种选择。

    其一,就是让三族修士相继从这些星域上撤离。

    这样的话,虽然会被冥族修士给察觉,从而引爆元灭冥光,可至少还是能够保全最先撤离的那一部分人马。

    其二,就是听从统一安排,全军一同撤退。

    若是能够在冥族尚未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退到了安全的区域,那么三族修士将不会有太大的损失。

    在两种选择之下,显然青灵道宗选择了第二种。

    只是他们在撤离的过程中,就被冥族察觉到了异常,而后将五百余座星域上的元灭冥光给全部引爆了。

    这一次对三族造成的损失根本难以想象,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了星域自爆之下。在东方墨看来,恐怕至少都是上百万人的死伤。

    一念及此,他下意识的看了看他脖子上的八卦煮丹炉,那一颗冥核还被他封印在其中。看来有着千机箱还有八卦煮丹炉的双重封印,此物并未被引爆。

    而若是他没有追杀罗云,并发现脚下这片星域内部的元灭冥光,说不定而今的他,也将陷入了那种凶险的空间塌陷中。

    只见他呼了口气,心中有些后怕。

    虽然五百余座星域被同时引爆,可即便如此,也有部分人马,尤其是高阶修为者,成功逃离了出来。死在星域自爆下的,大都是神游境以下的修士,在那种空间坍塌下粉身碎骨。

    而在引爆了的数百座星域上的元灭冥光后,从冥族星云的中层区域,就开始涌现了海量的冥族大军。

    说是海量,可丝毫不为过,整个虚空全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形骷髅,黑压压的一片,左右上下望不到尽头。宛如洪水一般,向着三族修士涌来。

    这些冥族修士看来是早就有所准备的,在引爆元灭冥光之后,就会以人海战,将三族修士给冲亏。

    面对冥族大军这一波史无前例的攻势,在青灵道宗的率领之下,三族修士没有任何惧意。三族人马,还有从后方空间之门中用来的无数修士,集结在了一起,组成了一道长长的战线,看样子是要正面迎接这一次冥族的凶猛攻势了。

    只是跟海量的冥族大军比较起来,三族修士在数量上可是大大的吃亏,唯有在修为跟实力上来取胜。

    虽然还有着源源不断的人马从空间之门中涌现,并没入这条长长的战线中,只是这一战谁胜谁负,还说不清楚。

    无数的疗伤圣药、恢复法力的丹药,各种攻击亦或者是防御法器,分发到了三族修士的手中,每人都能够得到数样。

    因为接下来的这一场大战,绝对不是短时间就能够结束的。所有人都将浴血奋战,没有谁能够逃脱。

    在冥族大军攻来之前,三族修士在防御线上,布下了强大的攻击或者防御阵法,有的还将大范围群杀的天宝级法器,也开始酝酿。

    比如人族的那面巨大镜子,木灵族的那颗怪树,还有妖族的摄魂钟。

    虽然这种威力巨大的宝物,产生的群杀效果极为恐怖,可是跟海量的冥族大军比起来,造成的杀伤力恐怕依旧是杯水车薪。只是聊胜于了,既然是倾族之战,所以这种宝物自然是必不可少。而且三族中的这种天宝级法器,可不仅仅是这三样。

    东方墨将令牌收了起来,长长的吐了口浊气,他也将面对自踏入修行以来,最为浩大的一场大战了。

    跟他一样盘膝坐在在的堡垒中打坐的,还有这片星域上其他青灵道宗内阁长老,以及诸多的三族修士。

    不管是神游境修为,亦或者是归一境修士,除了那些有任务在身需要布置阵法禁制的人之外,没有谁在这种时刻在外面走动,全都安心修养,将自身的状态调整到最佳,以面对接下来的那一战。

    因此三族当中,竟然陷入了一种诡谲的寂静,仿佛暴风雨即将来临前的短暂安宁。

    在东方墨看来,最多给他二十年的时间,他就能够将生机法则给参悟,从而一举突破到归一境,从此成为真正的一方强者。

    那时候,不管是在青灵道宗,还是在东方家,他的话语权都将极重。并且宗门还有家族,都会倾尽全力,给他提供各种修行资源。毕竟一位一千多岁的归一境修士,有着绝对的实力冲击半祖境,绝对值得重点培养。

    只是现在看来,冥族大军可不会给他二十年的时间来突破。

    跟东方墨处在同一座城池中的罗云,而今同样盘坐在一座堡垒中,并将他布置在堡垒中的禁制全部打开,避免他人窥视。

    如今的此人化作了一只丈许大小,有着一身红色毛发的九尾狐狸。化作本体后,其后背九条尾巴无风自动的轻轻摇曳着。

    罗云身上红光大涨,在他身后还有一面椭圆形的**,看起来极为玄妙。

    只是在此人化作本体的丹田位置,却有一只黑色骷髅头的存在,看来诡异无比。

    一缕缕红色霞光向着丹田位置的骷髅头涌去,可是后者却仿佛油盐不进,没有丝毫的反应。

    直到良久之后,罗云才睁开了双眼,细长的眼眸散发出了渗人的寒光。没想到他用了一种专门破解咒术的秘术,依然对此咒无效。

    这时在他身侧,一只巴掌大小的粉色狐狸现身,而后此兽看向罗云道:“这咒术的确诡异,以我看来归一境修士都毫无办法的,只有找半祖出手试试看了。”

    闻言罗云周身红光大涨,照亮了整个堡垒。待得红光黯然后,此人已经恢复成了人形。

    “冥族大军即将来袭,没有合适的理由,我是无法抽身离开的。而若是直接走人的话,会被当成逃兵,怪罪下来可不是小事。”罗云摇头道。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粉色狐狸开口。

    “什么办法?”罗云看着此兽。

    “在三族修士中,有我妖族的半祖境长老在,其中不乏有跟你父亲交情不错之人,何不找这些人试试看呢。”

    “这……”

    粉色狐狸话音刚刚落下,罗云神色一动,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来。

    随即他就道:“这办法倒是不错,不过一切还是等这一战结束再说吧。现在这种形势下去打扰那些老怪物,吃闭门羹的几率可不小。”

    “也好。”粉色狐狸点头。

    而后此兽身形一动,就钻入了罗云的袖口中。

    ……

    “咚……咚……咚……”

    一个月后的某一日,一阵洪亮的战鼓声,回荡在了整个摩隆星域上,响彻在了每一个三族修士的耳中。

    而除了摩隆星域之外,其他被三族修士占领的冥族星域上,以及虚空中,具是响起了战鼓之声。

    所有人从打坐中睁开了双眼,并身形一动,从所在之地掠出。

    这时可以看到在这些星域上的每一座城池内,一道道人影缓缓腾空而起,最终掠过厚重的云层,出现在了虚空中,

    而在虚空中,早就布置好了各种防御或者攻击阵法,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东方墨修长的身形同样出现在了半空,双目一凝,遥遥看着前方。

    只是即便以他的目力神通,也无法看到任何情形。但这一刻的他,心中却有一种紧迫感。他知道冥族大军即将来袭,要不了几日就会从前方的虚空中出现的。

    在他身后,还有三百余人矗立着。其中男女老幼都有,全都是人族修士。

    这些人大都是从当年分配给他的人马中生存下来的,一路跟他杀伐至今。当然,有百余人是后来加入进来的新鲜血液。

    这些年来,可以说这数百人跟着他在各个冥族星域上南征北战。而且到了如今,他们还要面对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战役。

    后方的三百人各个肃穆异常,每一个人都脸色紧绷,显然他们也知道即将发生什么。

    而且极有可能在这一战之后,他们当中的不少人,都将化作一抔黄土,永远留在这冥族战场。

    当然,不仅仅是他们这些神游境修士,那些破道境乃至归一境修士,经此一战,必然也会陨落不少。

    是以一种沉重的压迫,弥漫在了众人的心中。即使是能够摄人心魂的战鼓声,也无法将这种压迫给消除。

    东方墨转身看着身后的三百余人,只见风落叶、姜子虚、还有祖念琪赫然在其中。

    这时只听东方墨用神识传音道:“这一战即便是贫道多半也分身乏术,所以诸位一定要小心谨慎。”

    闻言,风落叶三人点了点头,谁也没有开口。

    于是东方墨回过头来,再次看向了前方的虚空。

    只是等待了三日,忽然间一股淡淡的轻风就吹拂而来,在这一股轻风中,众人听到了一阵宛如蚊呐的微弱声音。

    听闻此声,东方墨吸了口气,那是无数冥族修士的喊杀之声,只是相隔太远,所以听起来才微不可查。

    随着时间的推移,轻风中的喊杀之声,就开始凝实起来,虽然依旧小声,可却给人一种厚重之感。

    在众人的注视下,他们看到了前方的虚空,仿佛有一片黑夜,开始罩了过来。

    仔细一看,那哪里是黑夜,而是一个个身躯漆黑如墨的冥族修士,集结形成的铺天盖地的修士大军。

    其人数之多,让人头皮发麻。就连吹拂在众人身上的轻风,也是这些冥族大军涌来产生的。

    即便是东方墨当年见到的数百万血蝠族修士,跟眼前的冥族大军比较起来,也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他看了看身后同样人山人海的三族修士,这一刻心中却有些没底了,不知道三族看似强悍的防御阵型,能否抵挡得了冥族大军的这一波冲击。要知道除了他眼前看到的这些外,在后方还有更多的冥族修士,就像是一条来势汹汹的崩腾大河。

    “咚咚咚咚……”

    战鼓之声由之前的有节奏响起,变成了连成一片,每一声都直接敲击在众人的心头,让三族修士热血澎湃,体内一股战意也油然而生。

    东方墨轻轻一翻手,取出了一柄拂尘,并“唰”的一声,向着肩头一甩,接着就注视这前方的冥族大军。

    此时他体内的血液开始汩汩流淌,那种久违的嗜杀之意,也终于开始躁动不安了。

    这是属于东方鱼的杀伐血脉,即将爆发的前兆。在东方墨舔了舔嘴唇,或许这一次的血脉之力爆发,这种力量才会彻底得到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