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全球高武 > 正文卷 第550章 老阴货好多!
本站域名 www.be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长生剑客断长生!”

    李长生一剑斩杀八品强者杨贺,人群中,有人轻声呢喃出了这句话。

    昔日,长生剑客断的是自己的长生路。

    南江一行,断了一位八品的长生路。

    万道合一之后,再次断了自己的长生路,对李长生,有人了解,有人不了解,可长生剑客终归还是有几分威名的。

    今日,当着众多九品的面,李长生一剑破空,剑斩八品,震撼世人!

    “破空剑诀!”

    有人再次呓语,认出了李长生使用的剑法,绝巅中的强者,冥王李振的本源绝学。

    九品长生剑,绝巅的本源绝学,配合上万道合一强者的蓄势一剑,剑碎虚空!

    刚刚那一剑,震撼人心!

    哪怕九品强者,也许不会被一剑斩杀,可面对那一剑,绝对会被重创。

    震撼之后,国外的宗师都露出了看热闹的神态。

    这次,有戏可看了!

    而国内宗师,则是震撼于李长生的强大,也震撼于他的大胆!

    他居然杀了杨贺!

    一位八品强者,那是武道界的脊梁!

    哪怕杨贺对方平出手了,哪怕杨贺犯了错,可政府并未不管不问,军部已经责令杨贺不得再出镇星城。

    在这种情况下,李长生刚刚那一剑……可以阻拦杨贺,未必一定要击杀对方的。

    如今,李长生直接杀了对方!

    人不死,哪怕重创了对方,政府和军部都会帮着李长生说话,杨家犯错在先。

    可人死了,无论如何,都必须要给镇星城,给杨家一个交代。

    就在李德勇脸色一变再变之际,人群中,惊呆了的杨木,忽然清醒了!

    下一刻,杨木“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不是求饶!

    “老祖,大爷爷……杨家绝灭了!”

    杨木泪流如注,悲声高呼:“二爷爷纵然有错,罪不至死!老祖守护人类数百栽,我杨家为人类,为华国征战数百年,死伤无数!”

    “三代以上,皆战死于地窟!”

    “我杨家罪该灭族吗?”

    “二爷爷一生征战于禁区,不懂人情世故,冲动之下,纵然有罪也轮不到魔武之人杀他!”

    “砰砰砰……”

    杨木陡然朝着京都中心区域磕头,六品强者,磕的头破血流,眼中血泪滴落,悲呼道:“冥王,武王,杨木不服!”

    “杨家不服!”

    “这世道……就没人为我杨家说一声不公吗?”

    杨木磕的头破血流,悲戚声传遍武道协会!

    李德勇脸色一变再变!

    苏浩然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悲意,兔死狐悲!

    哪怕杨家犯错在先,哪怕杨贺执意要杀方平……可如今方平没事,反倒是杨家一位八品,一位六品巅峰死于此地。

    他是镇星城的人,也是这次镇星城的负责人。

    而今,杨贺当着自己的面被人斩杀了!

    杨家子弟,不再求他做主,而是跪求两位绝巅做主……

    苏浩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其他镇星城的人和参赛的人,心里也不是滋味。

    有人忍不住低声道:“杨爷爷就算……也不至于就这么被杀了!”

    同情弱者,是所有人的心理。

    杨家的遭遇,太过凄凉。

    绝巅,九品,八品,七品……接连陨落!

    偌大的家族,如今只剩下杨青一位七品强者,镇星城13家,杨家这一次真的彻底没落了。

    方平又是外人,他们毕竟和杨家人相处多年。

    哪怕蒋超,这时候心里也是复杂至极。

    杨贺要是真杀了方平,那镇星城的人指不定怎么鄙视杨家,以大欺小,不知天高地厚,这时候还敢惹出这么多对头。

    可方平没死!

    死的是杨贺!

    场中,安静至极,没人说话,唯有杨木的泣血哭诉,磕头声不断响起。

    他在求两位绝巅为他做主!

    他知道,绝巅也在关注,京都最少有一位绝巅会随时在坐镇!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绝巅定然会知道的。

    就在众人为难之际,就在李德勇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之时,刚刚一剑斩出,苍老无比的李长生忽然淡笑道:“剑斩杨贺,只是意外。我也没想到他连一剑都没接下……”

    杨木顿时用血红的双眼盯着他!

    其他人也微微蹙眉,这时候说风凉话,只会增加镇星城之人的敌视,李长生有些不智了。

    李老头看了一眼苏浩然,又看了看李德勇,再次笑道:“我魔武之人性命,纵然不如镇星城,可也是值钱的!

    今日我剑斩杨贺,不管对错,以命抵命便是!”

    这话一出,众人一愣。

    苏浩然微微凝眉道:“李长生……你……”

    “哭哭啼啼,自陈功绩,有何意义?我魔武虽力薄,也曾征战沙场,血染异域……我等征战地窟,只求一个家国平安,只求一个天下太平,杨贺要杀方平……有何资格!”

    李长生声如洪钟,这一刻宛如远古神魔,剑气冲霄!

    “谁有资格杀方平?”

    “这世间,唯有地窟武者,唯有邪教武者!他若不叛人类,谁也没资格杀他!”

    “我魔武纵然力薄,也敢拔剑一战!”

    “今日,我李长生剑斩杨贺,有过,但无罪!以命抵命便是!”

    轰!

    剑气凌云,一道冲天的剑气传出!

    下一刻,李老头瞬间苍老到了极致,盘坐在地,没了生命气息。

    “这……”

    所有人都呆住了!

    苏浩然急忙上前查看了一下,满脸的震撼和茫然,甚至有些失魂落魄!

    “寂……寂灭了!”

    生命寂灭了!

    李长生死了?

    他死了!

    李德勇也是脸色难看到了一个极致,心中那口气甚至要憋炸了!

    死了?

    李长生自我寂灭了?

    怎么可能!

    怎么会!

    一日之间,华国损失两位顶级强者,没有死在地窟,没有死在沙场上,而是死在了地面,死在了自己人手上!

    “混蛋!”

    李德勇暴怒!

    身上煞气爆发,四周的一些弱者,纷纷倒退,满头大汗,惊悸不已。

    一旁,方平无动于衷。

    满脸悲色,许久,方平上前,走到李长生面前,陡然跪下,双眼血红道:“您待我如子,今日为救我,斩杀一仇寇罢了!

    何至于此!

    他杨家自视功高无量,想杀谁就杀谁……

    我等难道无功?

    我等也曾征战地窟,我魔武一代代师长,谁不在为国而战?

    昔年,您厮杀不断,曾被九品袭杀,精神崩溃,南江地窟一战,您六品剑斩八品,力挽狂澜……

    为人类,为华国,您放弃了绝巅之路,放弃了长生之路,走上了万道合一路……

    杀了一仇寇罢了,又能如何!

    我方平虽然不才,可他杨贺有何资格杀我,他杨家有何资格阴谋算计与我……”

    话落,方平陡然回头,看向杨木,杀气凛然道:“杨木,今日我师长未能战死于地窟,因你杨家而死,死的不值!

    既然你想报仇,来,你我一战,只分生死!”

    杨木被他看的头皮发麻,刚刚的悲戚早已消失,他也惊呆了!

    李长生死了!

    这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他刚刚做的一切,一方面是真的悲愤,一方面也是为了博取同情,惩罚魔武之人。

    还有一点,那就是帮杨家其他人洗脱一切不好的名声。

    杨贺袭杀方平是真,杨峰想杀方平是真,杨家的名声,算是臭了。

    还有,也是为了保命。

    魔武凶残到连二爷爷都给杀了,比赛还没结束,方平要是继续挑战他,他又该如何?

    唯有示弱,唯有博得同情,唯有引起他人对魔武的不满!

    一切,都是按照他预期的来的。

    可李长生的一番举动,瞬间颠覆了一切。

    这可是一位能剑斩八品的顶级强者,也曾为华国立下汗马功劳,斩敌无数的强者。

    可现在,就因为击杀了镇星城一位主动袭杀自己学生的武者,自我寂灭了!

    杨木惊呆了!

    镇星城的苏浩然,一言不发,满脸的忧愁。

    这次,真的麻烦了。

    杨家的麻烦还是小事,杨家如今已然衰落,唯一有点出息的杨青,大不了以后不让他出城好了。

    可魔武这边,杨贺主动袭杀方平,之后李长生自我寂灭……

    张部长如何想?

    魔武如何想?

    吴奎山即将九品,南方镇守使吴川也是九品中的强者,还有大量毕业于魔武的强者,以及魔武本身就有的强者。

    李长生该不该杀杨贺?

    杨贺死了,李长生没死,那大概会有人谴责李长生。

    可两人都死了!

    那罪魁祸首就是杨家人了!

    甚至是镇星城都要被外界所有武者敌视!

    镇星城有功,外界武者无功?

    征战百年,多少人慷慨赴死,埋骨他乡,不就是个求个天下太平?

    如今,连方平这样的功臣,天骄,生命随时都会不保,日后谁还敢战?谁还愿战?

    今日之事,一个处理不好,华国百年来的万众一心,齐心协力赴地窟征战,恐怕都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所以,这一刻苏浩然头大如牛了。

    华国其他宗师,也是眼神复杂到了极致。

    不少人余光看向苏浩然,看向杨木,看向镇星城其他人……有不满,有愤怒,有恼火!

    好好的比赛,毁了!

    李长生这种剑道强者,起码能干掉一位九品的强者,死了!

    镇星城的人,就能如此肆无忌惮?

    就能如此跋扈?

    一旁,方平煞气冲天,一直盯着杨木!

    心里却是无奈,老李头干嘛啊,非要这样,这要是闹大了……不好交代啊。

    你现在装死,以后怎么露面啊?

    不过话说回来,装死的确可以博同情,要不然李老头直接斩杀了杨贺,不管如何,镇星城那边兔死狐悲之下,终归会对魔武不满的。

    现在好了,李长生以命抵命,大家没话说了吧?

    至于苏浩然这些九品,都确定李老头寂灭了,那是因为李老头真的寂灭了。

    这事……外人还真不了解。

    万道合一,毕竟只有古籍上有只言片语的记载。

    而李长生,是如今唯一一个真实存在的万道合一武者。

    武者,尤其到了高品,精神力不寂灭,其实就不算死亡。

    确定武者死亡,最好的办法就是确定对方精神力寂灭。

    而某人……万道合一之下,精气神合一,气血耗空,精神力也就耗空了,陷入寂灭状态。

    老头子之前一剑斩出,本就消耗了大量的气血。

    之后剑气冲霄,耗空了最后一丝气血,自然就寂灭了。

    这一点……外人还真未必能想到,不是想不到,而是普遍都知道精神力寂灭是没办法恢复的,除非像蔷薇王那样,有逆天神果。

    万道合一,只是说万道合流,可没介绍其他的。

    想归想,方平还是有些无奈。

    之前没准备让李老头装死的!

    老头子自己演戏演上瘾了,这下好了,以后怎么办?

    就在方平一边瞪着杨木,一边想着以后怎么办的时候,虚空中,一道人影缓缓凝现。

    “武王大人!”

    这一刻,国外的那些强者纷纷弯腰躬身,一脸敬色。

    华国这边,李德勇也是满脸愁容,有些自责和无奈,憋闷道:“部长。”

    “部长。”

    其他人也纷纷问候。

    苏浩然也是郁闷无比,微微躬身道:“武王,今日之事……”

    “我已经知道了。”

    张涛身影彻底浮现出来,之前他真不知道,可当李长生一剑斩出,所有的一切他都知道了。

    绝巅太忙,他没时间去特意关注一些中品武者的比赛。

    看了一眼杨木,张涛缓缓道:“杨木,杨峰率先袭杀方平,杨贺无视规则,无视法规,对方平出手。如今,李长生以命抵命,杨家对这个交代,可还满意?”

    杨木战战兢兢,半晌无言。

    张涛看了他一会,又看向苏浩然道:“镇星城,可否满意?”

    苏浩然一脸苦涩道:“武王,这并非镇星城之意,镇星城和魔武关系友善,之前李飞众人还曾前往魔武学习,上次我们也曾邀请方平几人进入镇星城……

    杨贺之事,只是个人行为,他不代表杨家,更不代表镇星城!”

    到了这地步,只能彻底撇开杨贺了。

    要不然,留下这个心结,接下来就麻烦了。

    政府能主导华国,可不是真的对镇星城俯首称臣。

    冥王李振,武王张涛,东方镇守使陈谷阳,北方镇守使沈浩天,李家老祖宗……

    这些人,虽然大半都出自镇星城,可不代表他们眼中只有镇星城。

    其他的一些老祖,有些人不管世事,有些人也不是真的只在乎镇星城的。

    再说了,如今只是杨家自己的事,若是因为此事,真的闹的不可开交,那就真的麻烦大了。

    张涛缓缓道:“既然如此,杨贺、杨峰已死,袭杀方平一事,就此结束!

    李长生寂灭,击杀杨贺一事,也到此为止!

    杨木,方平,你二人可有意见?”

    方平刚想说话,张涛忽然看了他一眼,眼神有些诡异的吓人,淡淡道:“方平,你被誉为青年武道领袖,做事当三思而后行!

    不求武者一心为公,但求无愧于心!

    李长生虽寂灭,可恰好前些时日,我前往禁忌海一行,夺取逆转神果一枚!

    魔武若是愿以五柄神兵、击杀10位地窟高品为代价,念李长生已经寂灭一次,如今人类需要强者镇守地窟,我送你逆转神果,救他一命!”

    这话一出,国内外宗师都是一脸震撼!

    逆转神果?

    能救寂灭强者一命?

    这……太可怕了!

    武王竟然前往禁忌海,夺取了这样的逆天神果,这太惊人了!

    苏浩然也是一脸震撼,李长生还可以救活?

    不过五柄神兵,击杀10位地窟高品,这个代价也是惊人至极,可若是真能救回李长生,恐怕魔武也是愿意的吧?

    而方平,这时候激动的仿佛要死了!

    真的要死了!

    张涛在坑他!

    老狐狸,老家伙,老混蛋在坑他!

    你大爷啊!

    他肯定看出来了!

    绝对看出来了,他知道李老头没死,他说这么多,就一句话,还想李长生在人前露面,那就出钱。

    五把神兵,击杀10位地窟高品,换李老头以后可以再次正大光明地在外行走。

    而实际上……他啥也不用出。

    方平太激动了,起码在其他人看来如此,激动的都在浑身颤抖。

    绝巅居然也坑人?

    你有本事就真拿出来一枚逆转神果,老子认了。

    现在……不服啊!

    也不甘心啊!

    张涛还在继续看方平,继续看……答应不答应?

    他现在其实也挺恼火,事情闹到这地步,杨家有错,方平也有错,绝巅不是傻瓜。

    方平若不是故意装受伤,岂会引起杨家后续举动?

    李长生如果不杀杨贺,军部既然下令不许他出镇星城,那过了今日,杨贺就不会再出镇星城,这是铁定的。

    方平为了以绝后患,直接让李长生杀了对方,差点造成了政府和镇星城的裂痕。

    这事,但凡处理不当,华国都会遭受重大损失。

    双方都有错,可杨家人都死了,张涛也懒得再说了。

    而方平这边,李长生装死,算是解决了一个大麻烦,可就让方平这么轻松过关,张涛也不愿意。

    这混蛋东西,哪怕私底下和杨家决斗,他都懒得管。

    今天是什么日子?

    现在在什么地方?

    这是全球青年赛,同样也是世界关注的焦点,方平和杨家今日这么一闹,丢的是整个华国的人。

    自家关起门来,打出了脑子都没事,可在外人面前,闹到了这地步……他劈死方平的心都有了。

    方平不是还有三把神兵吗?

    混蛋东西,留在手上空着,都不说支援一下政府,好歹增加一下政府的实力。

    李长生穿的那靴子……白穿了,留着干嘛。

    至于击杀高品……这是应有的,接下来大战不少,之前天南地窟一行,光是吴奎山一人就击杀了多位,又没限制时间,不算什么。

    张涛现在要的,就是神兵。

    而方平,那是满脸的悲愤,悲伤,悲痛!

    一旁,王部长还激动道:“方平……快答应啊!”

    在王部长众人看来,张涛这是真的念及魔武功劳,加上还是自家人,偏袒魔武了。

    连拯救寂灭强者的逆天神果居然都给出来了,至于神兵、杀敌,在他们看来,这就是稍微要个面子而已。

    免得镇星城那边不满,毕竟李长生还能救活。

    都快相当于白送了!

    不信问问镇星城的人,五把神兵,换一枚逆转神果,他们干不干?

    神兵都没限制等级的,五把七品神兵能换这种逆天神果,镇星城倾家荡产都能凑出一大把神兵来换。

    何止镇星城,国外其他势力的宗师,也是一脸羡慕和期盼。

    没人觉得张涛会撒谎!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绝巅强者,武王大人!

    冥王李振,武王张涛,哪怕在全球绝巅当中,也是拔尖的那种,战力无双。

    这种大人物,前往禁忌海那样的险地,夺得神果,恐怕也不容易,居然只换五把神兵,太便宜魔武的人了。

    有人心中盘算,可能和李长生之前一剑有关。

    那一剑,甚至触及到了空间上的破坏,这样的强者,若是真能拯救,也是为华国增添一位强大的高品战力。

    用这样的神果,救李长生,也许也值得。

    不过,还是有人觉得太奢侈了,李长生命不长,救他……是不是有些浪费了?

    还是华国的绝巅仁义!

    这一刻,张涛在他们眼中,简直就是百世善人的化身。

    而方平,嘴角颤抖,半晌,有些“高兴”的癫狂道:“部长,真能救活?也能恢复之前损耗的生命力?”

    方平觉得,张涛真要帮李老头恢复了生命力,也值!

    毕竟,那是要消耗大量生命精华的。

    可惜,张涛不买账,微微摇头道:“只能让他精神力不再寂灭,恢复的事……你们再想办法吧!”

    “靠!”

    方平心中狂骂!

    无本买卖啊!

    现在随便给李老头补充点气血,他都能恢复精神力,你当我傻呢。

    就这……要敲诈我五把神兵?

    可一想到今天的事情,不给个交代,恐怕过不去,起码镇星城这一关,没老张撑腰,真的不好过。

    “五把神兵……五把神兵……好的很!老张,我记住你了!你千万要活到我成绝巅的时候,千万别死了,今天是五把七品神兵,到时候……你还我绝巅的神兵都不够!”

    方平记下了这笔账,这是有史以来,欠他最多的一位,比李老头都多。

    老张卖身都不够……一个绝巅卖身应该也差不多了。

    方平眼神异样地看着张涛,张涛仿佛能洞穿人心一般,似笑非笑地扫了他一眼。

    老子就敲诈你了,你能如何?

    没拍死你,算你运气好。

    今天差点坏了大事,没打死你,那是念及你的功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方平似哭似笑道:“多谢部长救命之恩,此恩无以为报,方平必当铭记于心!五把七品神兵,斩杀10位高品,魔武定当竭力,倾家荡产,也请部长救老师一命!”

    那一句“铭记于心”,说的真的是刻骨铭心,重之又重!

    张涛轻叹一声,点头道:“那我带李长生回去,他这情况,一枚神果未必可以救活,我找李振再联手输入本源试试……只希望他活下来之后,能因今日之寂灭,看透一些东西……哎……”

    一声长叹,张涛一挥手,带走了李长生的“尸体”。

    顺带着丢下一句“比赛继续”,人已经消失不见。

    方平欲哭无泪!

    让我去死吧!

    一位绝巅,坑我一个六品,还一副他亏大了的态度,还引得其他人对他崇拜不已,引得其他人对自己羡慕不已……这算什么?

    坑了自己,自己还得跟他道谢,我好痛苦!

    比起自己坑别人,算什么?

    自己当初坑了镇星城五把神兵,那也是真刀真枪的干了一仗,又装小弟鞍前马后干了一阵的。

    张涛呢?

    从头到尾露面五分钟不到,完事了。

    方平心中苦涩,脸上还得强装欢喜,人家救活了自己老师……不欢喜能行吗?

    铁头这大傻子,还在一旁小声恭喜着:“万幸万幸,部长还有神果,能救李院长,太幸运了!”

    方平瞥了他一眼,你滚,不然我想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