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全球高武 > 正文卷 第890章 翻脸不认牛
本站域名 www.be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轰隆!

    爆鸣声不断。

    祁幻羽和赵兴武两人交手,那是真的强大的可怕。

    方平这些人,此刻都不得不避退一些,以防被波及。

    ……

    就在外面厮杀的火热的时候。

    异世界内。

    王金洋依旧被血液包裹,气势变强,却是没有清醒的征兆。

    李寒松4人,对战3具残破的帝尸,此刻也勉强维持不败。

    王若冰则是左看看右看看,也没太大的紧张感,倒是有些好奇的意思。

    李寒松承担了防御的重任,此刻也是喘息连连道:“老王还没醒吗?这家伙这次会提升多少?”

    不等老姚接话,李寒松看向被打的都快瘦了一大圈的蒋超,呵呵直笑道:“这家伙现在好像彻底迷失了,老姚,你说他醒了,他会不会哭?”

    蒋胖子这时候那是杀的眼红,不引导的话,他连老姚他们都要攻击。

    3具残破的帝尸,虽然没另外3具强大,可也不可小觑。

    蒋超刚成就八品,哪是对手。

    可现在,这家伙哪怕被杀的血肉横飞,依旧在歇斯底里地战斗,就冲这,李寒松觉得蒋超醒了,大概自己都能怀疑人生。

    姚成军扫了一眼淡定自若的李寒松,此刻的姚成军都有些压制不住那种嗜血的冲动。

    可铁头却是淡定的无比。

    姚成军一枪杀退一具帝尸,忍不住道:“你头真铁!”

    什么人啊这是!

    这次吸收心脏能量的几人,受影响最大的就是蒋超,蒋昊也只是勉强保持了一点清明,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影响。

    可铁头这家伙,好像完全没反应似的。

    李寒松此刻则是想到了之前的《随笔录》,骂骂咧咧道:“老姚,那个《随笔录》最好别是你写的,要不然,你等着吧!”

    这家伙居然骂自己蠢货!

    虽然是上辈子的事了,可那也不行。

    “少废话!”

    姚成军骂了一句,接着眼神变幻道:“不好了!这地方要崩溃了,快点,带老王上去!”

    异世界要崩塌了!

    这封禁本就建立在心脏的基础上,现在心脏没了,这地方也没了能量维持,恐怕马上要崩溃了。

    他们几个着急着要带老王上去,离开此地。

    而就在他们身后,几十米的距离。

    这时候,却是有些不同。

    铁头他们几乎一无所知,毫无感应。

    而王若冰和老王身边,却是多了一道人影。

    王若冰看着人影,人影有些虚幻,不过大体上可以看出一些东西。

    穿着一身长袍,长发简单扎起,没有什么霸道可言,就是普普通通,看不清面庞。

    虚影背负着双手,好像在看两人。

    许久,虚影忽然叹息一声,声音平和道:“居然放弃了……战天帝,出乎我的预料。心脏对你的吸引力,我想超乎所有人的想象,你居然能克制住这种欲望。”

    之前被血茧包裹的王金洋,这时候面部血色脱落,闭合的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细缝,看向虚影。

    片刻后,缓缓道:“他是他,我是我。我一直都在想,王金洋只是王金洋,而不是别人,不是战天帝,也不是复生武者,我就是我!”

    “说起来轻松,做起来难。”

    虚影感慨一声,轻笑道:“不觉得可惜吗?吸收了心脏的力量,同源之力,你一定可以成为帝级武者,而且,6位帝级强者也会成为你的傀儡。”

    “有何好可惜的!”

    王金洋淡然,虚影再次笑道:“你的力量,给了外人,让外人变强,不怨吗?”

    “莫问剑,看来我高估你了!”

    王金洋淡淡道:“那不是我的力量,这是外来的力量!你问了我这么多,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可以,不过我快消散了,未必能回答……”

    虚影再次笑了一声,笑声绵长,不远处的李寒松几人却是毫无感应。

    “你应该还活着,是以莫问剑的身份而活,还是以他人的身份活着?”

    “有区别吗?”

    莫问剑淡笑道:“名号只是一个称呼罢了,魔帝也好,莫问剑也好,或者其他,有何不同?”

    王金洋不再问这个,又道:“千年前,你杀入地窟,击杀那些阴谋算计你的强者,我们都佩服你,为何会出现如此巨大的反转,想着隐入暗中?”

    “你们真的了解我吗?”

    莫问剑轻笑道:“千年前的事,你们又知道多少?万源殿去过吗?我说过,我只是逃兵、弃徒罢了,你们不用太高估我,正如你所说,你只是你,我只是我。

    我不是你们眼中的英雄,我杀人,只为报仇。

    我隐藏,也是为了报仇。

    我恨这世道,我恨这一切……”

    “当年谁杀了你的妻子?”

    “……”

    这一次,莫问剑不再回答。

    王金洋也不追问,又道:“这一次你引诱我来此,是真的千年前就算计到我会来这,还是因缘际会,最近才有此打算?”

    “有区别吗?”

    “当然有!”

    王金洋看着他,“你的一缕精神力投影,不可能从千年前存留到现在!必然是近期才在此地留下的!要么你一直在这,要么你最近来过此地!”

    王金洋平静道:“近期来过此地……你的师父知道吗?若是知道,那你的身份就暴露了!若是不知道,说明你比想象中的更强,连你的师父也可以轻易隐瞒!”

    “然后呢?”

    莫问剑笑了,“虽然不愿自夸,可我的确很强。战天帝……你若是还有前世的战力,也许还有资格和我一较高低,现在的你……差的太远太远!”

    王金洋笑道:“也许吧。最后一个问题……你认识我和方平他们,是吗?”

    莫问剑笑声依旧,却是不回话。

    “我想我明白了!你果然认识我们!不过认识我们的人太多,还真未必可以抓住你……莫问剑,你这次做错了,你好好说,也许方平会帮你,你偏要选择这种方式,只会让方平厌弃,你会有大麻烦的!”

    “方平?”

    莫问剑再次笑道:“你战天帝也沦落至此了吗?连你也寄希望于方平……方平真的可以做到吗?”

    莫问剑笑着,长叹一声道:“我原以为你会问一些你自己的事,结果却是没有。不过既然见到了,那还是聊几句吧。知道我从哪得到你的心脏的吗?”

    王金洋不语。

    “苦海之中。”

    莫问剑笑道:“在苦海,在天界坠落的地方发现的!不过只有你的心脏,没有其他的东西,之所以知道是战天帝的心脏,也和战天宫有关,在那边,我发现了战天宫。”

    “你想说什么?”

    王金洋依旧平静。

    莫问剑笑了笑,笑声淡然,“也许,你的肉身,你的其他躯干,也在那边。包括一些其他的东西,有兴趣去看看吗?不止你,还有那两位……”

    说着,莫问剑指了指后方还在战斗的铁头二人。

    “我好像感应到过他们的气息……不是太明显,不过应该也就在那片区域。”

    “天落之地!”

    莫问剑再次笑道:“距离大变不远了,如今的你们,按部就班,真的可以在大变之前,具备逆转局势的力量吗?有那个能力吗?也许找到了前世身,哪怕不全部纳为己用,也可如这次一般,增强自身。”

    “你在怂恿我去禁忌海?去天落之地?”

    “是。”

    莫问剑笑道:“是在怂恿,就如这次,你明知道此地有危险,不还是来了吗?我莫问剑算计人,也许有阴谋,可更多的还是阳谋。”

    莫问剑虚影越来越淡了,“天落之地,你们迟早会去的!至于具体地方……问苍猫吧,它应该还记得……”

    这话结束,莫问剑的虚影如同水波,彻底消散!

    王金洋身上血茧慢慢破碎,一旁,王若冰则是看向虚影破碎的方向,忽然笑道:“莫问剑……魔帝……真的很坏呢!”

    王金洋睁眼看向她。

    王若冰窃笑道:“他故意将我不排斥在外,是想让我告诉其他人,告诉我父亲,我知道了天落之地的秘密。

    天落之地,其实就是天界所在,当初很多人去找过的,却是没能找到。

    好像有人找到了,结果死了很多人,好像……好像那条大狗也死在了那……之后就没天落之地的消息了。

    魔帝说苍猫知道,还说发现了很多东西……消息传出去的话,我父亲也许都会心动呢。”

    王若冰说到这,叹气道:“我父亲快要到寿命大限了,也许真的会去天落之地,寻找一些东西,现在知道消息的,只有苍猫……”

    王金洋打断道:“我们曾得到过一份天界残图,是观明天帝给我们的。”

    “不行的!”

    王若冰摇头道:“观明天帝好像是和大狗一起去的,当年有很多强者一起,所以可以解决沿途的危险,就算如此,也是有大量强者陨落。

    所以那条路,是错的。

    而且大狗死了,没人带路了,现在他们也未必可以找到的,因为苦海也是在变化的。

    苍猫既然知道,那如果让苍猫带路,也许可以安全抵达天落之地。”

    是历经千难万险,冒着陨落的危险走那条路,还是找苍猫一起,强迫苍猫带路好?

    这一点,王金洋也瞬间明悟。

    半晌,沉声道:“莫问剑……真的在算计苍猫?”

    “不知道。”

    王若冰说着,又小声道:“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大狗都死了,我不想父亲去冒险,大狗当年就很厉害,我父亲都说不找它算账了,说明它比我父亲巅峰时期……也许还强大。

    现在父亲本就有伤……我……宁愿父亲活到寿终正寝的时候。”

    王若冰说着,有些伤感。

    父亲大限快到了!

    原本不至于这么快的,父亲实力强大,实力越强,活的越长,这是定理。

    可父亲为了她,这些年不断耗费巨大精力去封印,释放,封印……

    如此一来,连恢复的时间都没,哪能一直熬到最后。

    王金洋看她伤感,开口道:“你的伤好了吗?”

    “不知道。”

    王若冰摇头道:“我不知道我自己伤势是什么样的,每次伤势发作,父亲就封印我了。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心脏……心脏的能量。”

    “不客气,那并不是我的。”

    王金洋正说着,这时候,前方,铁头忽然骂骂咧咧道:“老王,你醒了就来助战,和女人聊什么呢?你是不是看到女人走不动路了?忘记你家里的小媳妇了?”

    王金洋轻笑一声,起身,身上血茧全部脱落。

    一边朝那边走着,一边笑道:“吃醋了?”

    “吃你大爷!”

    铁头骂了一句!

    这家伙想什么呢?

    我吃哪门子醋!

    “什么时候有了这坏习惯,开始骂人了?”

    王金洋再次笑了一声,就在这时候,手中一柄血红色长弓呈现。

    长弓一出,整个空间都颤动了一下。

    之前有些暗淡的长弓,此刻好像鲜亮了不少。

    “战神弓……”

    王金洋看了一眼手中的长弓,轻笑道:“兵器而已,我虽非战天帝,可也不介意借用前人之兵,倒是不用如此愚昧。”

    话落,一支血红色长箭凝现出来。

    长箭一出,整个空间再次震颤了一下。

    王金洋弯弓,长弓被拉成半月状,王金洋低喝一声,血色长箭破空而出,沿途掀起阵阵血浪。

    看到这一幕,王金洋没有惊喜,反而是失望。

    威力很大!

    这一箭射出去,换成在帝坟外,也许可以打破空间。

    可血浪太大了!

    王金洋想到了那个院子中的石头靶子!

    他都可以想象到,战天帝当年一箭射出,平平淡淡,所有力量都被蕴含在箭头中,丝毫没有外泄。

    血浪大,这是力量外泄导致的,可不是真的好事。

    “虽否认前世,可也要承认战天帝之强。”

    王金洋喃喃一声,不远处,铁头一边震撼于这家伙忽然强大的可怕,一方面则是忍不住吐槽道:“你够了啊,老王,你现在怎么也这么不要脸了?说战天帝强大,不就是说你自己吗?”

    他说话的同时,长箭已经一箭洞穿了一具帝尸。

    直接将对方脑袋炸的只剩下一半。

    不止如此,血浪覆盖帝尸,正在侵蚀对方的金身,甚至在吸纳对方体内的血液,壮大腐蚀力量。

    这些帝尸体内的血液,几乎都是心脏中流淌出去的。

    此刻的王金洋,动用战神弓,吸收了大量心脏中的能量,一箭射出,伤害比寻常武者给帝尸带来的伤害要更大。

    “嗤嗤”声不断。

    这具堪比本源道一二段的帝尸,此刻却是动作迅速缓慢了下来,残破的脸上,好像露出了痛苦之意。

    王金洋也不回话铁头,再次弯弓射箭!

    这一次,弯弓射箭的同时,老王忽然看向远处。

    异世界不大,老王好像看透了什么,又好像感应到了什么,眉心微动。

    ……

    同一时间。

    禁忌海中。

    苍猫抓着诛天剑,猫脸上满是伤心,委屈道:“这是本猫的!本猫捡来的!没有主人的!喵呜,那个血红红的家伙好讨厌,他要抢本猫的诛天剑!”

    苍猫委屈的不行!

    捡的!

    捡来的就是我的。

    方圆看着它爪子中的小剑,小剑正在震颤,好奇道:“这是王大哥的吗?”

    “不是!”

    “肯定是的,你都说是血红红的家伙的,那肯定是王大哥的!”

    方圆说着,笑嘻嘻道:“王大哥和我大哥关系很好的,他的就是我大哥的,我大哥的就是我的,大猫,这剑是我的!”

    苍猫都快翻白眼了!

    强盗!

    你哥是骗子,你是强盗,居然还想打劫本猫,信不信戳死你个小胖脸?

    苍猫很生气,也不再展示自己的诛天剑,将震颤的诛天剑收到了它自己的储物装备中。

    方圆盯着苍猫看了一会,这只猫没看到带着储物戒啊。

    可每次,这猫都能拿出很多东西的,储物装备被它藏哪了?

    方圆在偷窥,苍猫好像有些得意,大尾巴摆动了一下。

    想找吗?

    想偷吗?

    没门!

    本猫睡觉一睡就是好久好久,能不防着点吗?

    大狗以前经常想趁着我睡觉偷东西,还不是没偷走。

    苍猫暗暗得意,看向前方晦暗不定的帝坟,开口道:“要破了呢,快走吧!”

    “走了?”

    方圆急忙道:“我哥还在里面呢!你不是说外面来了好多强者吗?”

    “是呀!”

    苍猫说的理所当然道:“就是好多强者,才要走呀!不然待会打架了,被人发现我在这,那不是要打我吗?我不打架的,我收走诛天剑,他们又没看见,不会打我的。”

    说到这,苍猫的猫脸上忽然露出一副天真无邪,无辜委屈的表情,“我又没拿诛天剑,打本猫干嘛?我只是一只猫……”

    我这么委屈,这么天真,不会拿的!

    方圆看的目瞪口呆!

    你说的我都快信了!

    这猫……这猫居然还卖萌!

    我这要是不在这,那还真相信不是苍猫拿的,这么可爱的猫,怎么可能干这事?

    “坏猫!”

    这一刻,方圆心中升起这样的念头,这猫也不是好东西。

    方圆不知道,当初镇天王看到苍猫的时候,第一想法就是,“苍猫天狗没一个好东西”。

    一只好猫,能去人皇家偷吃的吗?

    还不是第一次了!

    方圆尽管不知道这些,这时候也急忙道:“大猫,你拿走了这把剑,我哥在里面,那不会有事吧?”

    “我没拿!”

    苍猫否认。

    方圆差点气吐血,睁眼说瞎话呢!

    这又没别人,这你也要否认?

    “好好好,你没拿,剑是自己飞来的……我说我哥的事呢!”

    苍猫这才满意,是的,诛天剑自己飞来的,又不是本猫拿的。

    想了想,苍猫猫爪子挠了挠胡须,“应该没事的吧?假人皇和小胖子都在那边呢。”

    说着,苍猫尾巴摆了摆,忽然看向身后的禁忌海,猫脸带笑道:“好吧,本猫要出手了!小胖脸,你看到了呀,本猫出手对付一位大帝,你要让骗子给我1亿……不行,10亿才行!”

    方圆有些发呆地看着它,这只猫要这么多钱干嘛?

    苍猫才不管她,手中钓鱼竿呈现,哼哧哼哧道:“钓鱼了……不,钓大水牛了!那边有头好大好大的大水牛,真大!好像有些熟悉耶,谁的坐骑吗?”

    苍猫嘀咕着,不管了,钓大水牛去!

    大水牛好像要来,本猫不管别的地方的事了,看看能不能钓一头大水牛回去烤了吃。

    小水牛没味道,大水牛也许味道不错。

    苍猫大尾巴拍了拍狡,不满道:“快点,去钓鱼了!咱们看看晚上能不能吃……全牛宴!”

    狡忍不住传音道:“什么实力?”

    “封号真神吧?”

    “……”

    狡呆滞!

    蠢猫,去送死吗?

    你要去钓帝级强者?

    你要送死你自己去,本王不去!

    这样的强者,随便一招都能打爆它,它才不去送死。

    苍猫好像看出了它的胆小,气恼道:“胆子真小!以前本猫也钓过的……不过那时候大狗还活着!小狗,你真给你家大狗丢狗脸!”

    狡无语。

    苍猫又道:“别怕啦,没事的!钓不到,咱们就拖着大水牛去找大乌鸦,大乌鸦遇到了大水牛,肯定要打架的,耶,本猫真聪明!”

    苍猫得意,对,就这么干了。

    ……

    片刻后,禁忌海深处,一声撼天动地的咆哮声传出。

    “该死!”

    “禁神杖!”

    “该死的,这玩意不是消失了吗?是谁?”

    巨大的咆哮声,响彻禁忌海。

    接着,在一些强者震撼的眼神中,一头高大无比,身高近千米的大水牛被拖着在禁忌海上空迅速破空而行,黑色裂缝不断破碎。

    大水牛剧烈挣扎,怒吼不断!

    ……

    御海山方向,龙变天帝揉了揉额头,喃喃道:“水力这家伙……这是得罪苍猫了?”

    禁神杖好像在苍猫手中吧?

    具体是不是,不太清楚,不过大概率在苍猫手中。

    还有苍猫这家伙……翻脸不认牛啊!

    本帝没记错的话,苍猫以前不是和这头大水牛关系还不错吗?

    经常和天狗一起去找这头牛,围着这头牛打转,他都看到了几次,现在怎么就翻脸了?

    龙变天帝微微摇头,不管了,这是它们的事,自己就不掺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