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全球高武 > 正文卷 第914章 委羽山之会
本站域名 www.be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就在华国召开大会的同时。

    委羽山。

    高耸入天的山峰,云雾弥漫,如同仙境。

    一座座宫殿,围绕着山峰飘浮,最终组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建筑群。

    最中央,一座仿佛通天的山峰,格外惹人侧目。

    山巅,一座仙宫伫立。

    ……

    仙宫中。

    此刻极为安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仙宫中忽然有声音传出:

    “北海,怎有空闲来我这?”

    话落,高空之上,无形界壁洞开。

    下一刻,一道仙气缥缈的身影呈现,缓缓落下。

    公涓子此刻仙风道骨,肌如玉石,仙气十足。

    看了一眼界壁,公涓子淡笑道:“看来这些年,你伤势早就痊愈了!”

    括苍山的界壁,因为他受伤无人维持,一直自我运转,到后期已经频临崩溃。

    可委羽山的界壁,青童帝君却是操控自如,显然,这里的禁制一直都是有人在维持的。

    “进来吧。”

    仙宫之中,青童帝君并未解释。

    下一刻,仙宫大门洞开,两侧,仙女仙童列队,高声大喝:

    “恭迎北海帝尊!”

    两侧童子,使出道法,公涓子脚下,一条金色大路呈现,直通仙宫。

    公涓子笑了笑,也不在意,踏步而行,感慨道:“你这活下来的人不少,括苍山那边……哎!”

    一声轻叹,偌大的括苍山,唯有他存活了下来。

    先前还有只猫,现在猫跑了,真成了孤家寡人了。

    他说话间,道路尽头,一位青年男子身影呈现,丰神如玉,头戴帝冠,和姜馗有几分相似,却是更加卓越。

    青年背负双手,闻言淡笑道:“一切皆有天命。”

    “天命?”

    公涓子嗤笑一声,踏步前行,四处看了看,笑道:“之前,我原以为你也重伤在身,还让人来委羽山寻你……没想到你伤势早已痊愈……”

    之前,在括苍山,他放吕振离开之时,就让吕振来委羽山。

    结果吕振进入地面,张涛就没让他乱跑,委羽山自然也没能前来。

    青童帝君笑而不语。

    公涓子也停下了脚步,看向他,之前的笑容收敛,有些冷漠道:“既然已恢复,为何不曾出山?”

    “恢复了,为何要出山?”

    公涓子看了他一会,有些自嘲道:“南北之争!十大洞天,恐怕也就只有我们几人当真了,成了傻子,棋子,弃子……青童,是这样吗?”

    青童帝君不语。

    “你……当年又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公涓子灼灼地看着他。

    昔年,南北之争,青童帝君乃是南派领袖。

    委羽山,第二洞天,青童帝君也是上古帝尊,资格极老,实力极强。

    那一战,青童帝君也参与了,当日战斗太惨烈,公涓子明明看他受伤惨重至极,比自己还要重的多。

    可委羽山的情况,显示的是青童帝君起码恢复有千年了!

    那么惨重的伤势,青童帝君早就恢复了吗?

    不止如此!

    公涓子看向他的身体,如同美玉,轻笑道:“你已经放弃了灵识之道,早就补足了肉身的缺陷?”

    青童帝君开口道:“极道……不是那么容易走的!昔年,极道天帝全部失踪,恐怕早就遭遇不测,无详细修炼功法传下,极道存在缺陷……”

    公涓子缓缓道:“我只问一句,你修肉身,从何时开始?”

    青童帝君轻笑道:“重要吗?”

    公涓子有些明白了,喃喃道:“是啊,重要吗?当年南派最坚定的帝尊,问我重要吗?南北之争……一场闹剧,一场笑话罢了!一战覆灭了洞天福地,一战灭杀了数十帝尊,数百真神,而今看来,不过是一场笑话罢了!”

    公涓子自嘲一笑,又道:“青童,你为何又没死呢?”

    这仿佛诅咒的话语,问的却是真诚。

    你为什么没死?

    青童帝君笑道:“为什么会是我死?难道不能是别人?”

    “难道……你们是一伙的?”

    公涓子陡然凝眉,“昔年,你和那人,一人主导南派,一人主导北派!之前,我曾前去王屋山探查片刻,那里禁制完好,可当年阵眼被破,却是那里首先开始!

    王屋山,才是核心!

    而今,王屋依旧在,108洞天福地,却是凋零无数……

    越来越多的事实告诉我……昔年,你们在演戏!”

    公涓子越发的自嘲了,面露嘲讽之色,“好一个南北之争!好一个南派北派!我说,那一次为何战争爆发的如此之快,都杀红了眼!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可怜我括苍三千门徒,最终全部陨落,原来只是一场大戏……

    可笑!”

    青童帝君再次沉默。

    “谁能指使你们?”

    公涓子这次是真的不解,“告诉我,谁在指使你们?连王屋那位都可指使!此次出山,我听闻那位封山千年,再也不曾出山,门人弟子,一人都不曾出山,又是为何?”

    青童帝尊轻笑道:“我若是说不知,你相信吗?”

    “不知?”

    公涓子嗤笑道:“你青童帝君,会如此莽撞?一无所知,便受人指使,覆灭了诸子百家?”

    “有些事,你不懂。”

    青童帝尊没再伫立,缓缓迈步,面前,龙凤呈祥,匍匐脚下,任由他踩踏,渐渐走向高空。

    公涓子也缓缓跟上,没再开口。

    青童帝尊边走边道:“我原以为,合作之人,唯有我!南北之争,我为南派之首,已经足够骇人!直到最后,我才知,南北二派,皆在此人掌控之中。

    王屋那位,与之合作,也是出乎本帝预料之事。

    那一战,我原本差点身死道消,最终却是有人出手,救下了本帝……”

    “谁?”

    “王屋那位。”

    青童帝尊笑道:“也是如此,本帝才知……我和那位是一方的,你说可笑不可笑?”

    一人为南派领袖,一人为北派领袖。

    南北之战爆发,大帝陨落,真神如草芥,杀的血流成河……

    最终两派之首,为一家?

    公涓子听到这,也是面色惨然道:“是可笑!可笑到老夫数千年来,依旧耿耿于怀,还在想着南北之战,是不是更可笑?”

    轻叹一声,公涓子再次道:“幕后之人,到底想做什么?”

    “想做什么?”

    青童帝君轻笑道:“谁知道呢!杀人为乐?想一统三界?可这几千年来,并无人一统三界,幕后之人一直未曾出现,那统一三界大概不是目的。”

    青童想了想又道:“那一战,也许幕后之人是想呈现皇者之道?这些年,我也曾猜测过一番,最终却是无结论,但是我知道一点……地皇遗物,可能是故意被丢进了空间战场。”

    公涓子皱眉,“故意?”

    “是,当年我等重伤,可后来的那群人,有能力去拿回地皇遗物,却是没有拿走!不出意外,他们是想以诸帝之血,诸神之道,去蕴养此物!”

    此话一出,公涓子脸色剧变!

    “难道当年那一战,就是为了蕴养此物?好大的手笔,数十帝尊之血,数百真神之道,就是为了此事?”

    “也许是顺带的吧。”

    青童看向天际的太阳,轻声道:“顺带着去蕴养一番,人都死了,废物利用,有何不可?”

    “地皇遗物……到底是何物!”

    公涓子这话一出,青童略显诧异,笑道:“你不知?”

    公涓子冷哼一声,眼神冷厉道:“当年,有人暗中坏我法诀!此人必在吾等之中,当日我一身精力,全在此人身上,地皇遗物为何,还真没在意!”

    “北海,你有些让我意外了!看来跟着苍猫,你也糊涂了。”

    青童帝尊失笑,你不知道地皇遗物是何物,当日你还死战到了最后?

    他还以为北海知道!

    或者说,当日在空间战场的那些人,几乎都知道。

    北海居然不知?

    公涓子再次轻哼一声,当日有人破了他的《括苍宝典》,他哪有精力管别的。

    青童也不再刺激他,笑道:“具体是何物,其实我也不清楚。可当日死了那么多人,最后关头,我们看到了门!”

    “门?”

    公涓子脸色微变道:“堵路的门?”

    “不错!”

    青童笑道:“堵路的门!”

    “到底是不是三焦之门?”

    “不清楚。”

    青童摇头道:“只看到了一扇隐隐约约的古朴门户,一闪而逝,也正因为如此,其他人才会一直战斗到了最后!你知道,我们被困在这个境界太久太久了!几千年没有丝毫寸进……

    那一日,看到了这扇门,谁还能忍住?

    可当日,那扇门太虚幻了,一闪而逝,这也是我猜测幕后之人没有拿走遗物,而是留在了原地的原因。

    也许,当日地皇遗物不足以呈现出那道门!

    如今,两千多年过去了,这一次也许可以呢?”

    公涓子深吸一口气,有些骇然道:“你们竟然看到了门!难怪!”

    难怪当初这些人疯了一样,厮杀到底,死不后退。

    至于他……他真没看到。

    就是有些奇怪,其他人居然死战到了那地步,他是没办法,他的宝典被破,为了找出这个大敌,他才会死战不休,暗中那个家伙一直在引导他。

    青童再次失笑道:“你居然没看到门,还一直在战斗……北海,你着实让我意外。难怪当日离开之时,唯有你头也不回,走的最快。”

    公涓子再次冷哼,被人嘲笑了!

    当日战到最后,他的确跑的最快。

    可不少人还有些迟疑,恋恋不舍,那时候公涓子还意外,这些家伙贪欲这么重?

    地皇遗物罢了,都没看清楚是什么,用得着一个个的守着不走吗?

    现在看来,倒是他命大了。

    当日他要是知道,遗物可以看到门,也许他也会一直待到最后,看看有没有机会。

    “那这些年,你们为何不再出手?”

    “进不去。”

    青童摇头道:“里面的大道已经彻底混乱,我们无法进入。近些年才有些松动,当年应该是后来的那批人,布置了一些东西,防止我们进去。

    当初,镇天王来此,让人出山,不单单是因为他战力强大,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我们派人出山,也是为了此地,后来镇星城一直探索此地,也是镇天王答应我们的条件。”

    “镇天王……”

    公羽子再次皱眉道:“听说过此人,却是未曾谋面!当年他并未来括苍山。”

    “括苍山就你一人存活,他去作甚?何况苍猫在括苍山,镇天王应该也不愿意和它接触。”

    “镇天王到底是谁?你和龙变几人同时代,上古便存在,难道也不认识此人?”

    “认识。”

    青童轻轻点头,笑道:“不过认识不代表什么,我曾在天界见过他。可你不知,昔年天界神秘,我们只是普通帝尊罢了,在天界也不会逢人便深交……

    此人……此人应该去过括苍山附近才是,当年括苍山建山,我曾去括苍山,好像在海边见过他一次。

    那一日,他和莫问剑还有苍猫准备去海钓,你未曾见过?”

    “和苍猫还有莫问剑海钓过?”

    公涓子喃喃道:“当年苍猫接触的人不多,莫问剑、蒋天明、公羽子少数几人,至于其他人……苍猫好像未曾说过。”

    “北海,你啊!”

    青童忽然叹道:“不知你是幸运还是不幸!你成道于天界坠毁之后,于地皇神朝年间成道,若是说莫问剑是百家时期的第一天才,你公羽子,也算得上地皇神朝时期的天才……不说第一,前三必然有你。

    苍猫当年找到你……你以为只是巧合?”

    天界覆灭之后,过了不少年地皇神朝才建立了起来。

    这个时期,北海公涓子才崭露头角,到了2000多年前,地皇神朝末期,公涓子成为帝尊,而且还是强大的那种,这才有资格建立了括苍山。

    十大洞天之主,和四梵天之主,实力都相差无几,除了王屋那位。

    括苍山虽是十大洞天最后一位,公涓子也是这些人当中实力最弱的那位。

    可能进入这个行列,便代表他的实力。

    他是后起之秀,称得上地皇神朝时期的绝世天骄。

    公涓子微微蹙眉道:“何意?”

    “说你幸运,是你还活着,活到了现在。”

    “说你不幸,是你错过了很多机会。”

    青童笑道:“当年若是没有莫问剑,那后来的魔帝也许就不是莫问剑,而是你!莫问剑强大如此,和苍猫关系极大,苍猫……这才是真正的古老,与三界同存!

    它知道太多太多的秘密,知晓太多太多的东西,稍微点拨几句,也许你就会走的更远。

    可最终,苍猫将这一切交给了莫问剑,而不是你……”

    公涓子淡淡道:“这不算什么,起码我过的比莫问剑要好!”

    交流到了这,公涓子也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转回正题道:“今日我来此地,一为见你一面,如今已经见到,一些疑惑迎刃而解。

    二是想问,莫问剑如今何在?

    苍猫毕竟与我相交数千年,当年老夫和莫问剑也有多年交情,原本出山,老夫还想一叙旧情。

    可帝坟一事,老夫隐约觉得有些不妥,苍猫无故进入其中,苍猫并非多事的性格……

    若不是传闻诛天剑在帝坟之内,莫问剑遗骸在内,苍猫不会无故去帝坟!

    他是不是故意引诱苍猫前往紫盖山?

    之后,三界风云榜出现,苍猫为帝榜第一……”

    说到这,公涓子脸色冷厉道:“是否一切皆是他的算计?莫问剑算计其他诸强无碍,苍猫有恩与他……”

    青童笑道:“有恩?”

    “嗯?”

    “你觉得有恩……莫问剑真的如此觉得吗?”

    青童嗟叹道:“若不是苍猫,也许他可以过着他想过的生活!他可以和他的妻子携手到老,他可以继续做他的紫盖山首席,他可以不被诸方关注,他妻子不会死……

    北海,你的眼中,苍猫是无辜的,是福气……

    在莫问剑眼中,他真的这么看吗?

    苍猫自己也许都没意识到这一切,可自古以来,苍猫追随的人,有几人善终?

    你算是意外,因为你并非苍猫追随之人,或者说,半道上苍猫放弃了你,于是才有了现在的公涓子!

    我说的这一切,你可明白?”

    公涓子浑身一颤,莫问剑……如此想的?

    “真的是他?他故意的!”

    公涓子脸色冰寒,“三界风云榜也是他放出去的?”

    “那就不知了。”

    青童笑道:“你来问我,其实我也不知莫问剑究竟在何处!公羽子去了苦海深处,若不然,也许你可以问问他,公羽子可能知道一些。

    另外就是神算真君,他当年一直和莫问剑还有苍猫在一起,也许也知道一些情况。

    不过听闻他记忆泯灭……也许就是莫问剑做的,故意遮掩了一些东西。”

    说到这,青童缓缓道:“纵然找到了他,又能如何?你能奈何他?”

    “我提醒你一句……”

    青童沉默片刻,轻声道:“当年后来的那批人,也许和莫问剑有关!他消失许久,据说是去了天界遗址,一身实力迈入帝级,昙花一现,很快消失!

    后来的那批人,实力极强,帝级也不在少数,从何而来?

    我看他们行事和莫问剑一般,都是神出鬼没,也许双方有一些关联。”

    公涓子脸色一阵变换。

    “他若真和那群人有关,千年前也不至于被人围杀……”

    “你又岂能知晓,这是否是他自己的算计?”

    青童笑道:“北海,你太天真了!也是,你一路顺风顺水,年纪轻轻,成就帝级,得了上古极道天帝传承,苍猫在侧,又非苍猫追随之人……能避开的祸患,你都避开了。

    你太顺利了,岂能明白他人之心?”

    “极道天帝……”

    公涓子蹙眉道:“你们知道我的功法传承自何处?”

    “你虽未曾展露,可你的《括苍宝典》种种表现,都和一位极道天帝的功法相似……”

    公涓子是真不知道自己的功法传承谁人。

    这东西,还是苍猫给他的。

    这种绝密,也不会轻易告诉其他人,其他人也未曾表现出异样。

    如今想来,恐怕不少人都知道。

    难怪他的功法最后被人所破!

    也许破的并非他的《括苍宝典》,而是他在小黑屋中得到的《灵识道典》。

    活了数千年,公涓子仿佛今日才认识这些帝尊,才认识青童,看着青童,喃喃道:“原来……我在你们眼中,一直都只是个幸运之人罢了!”

    青童笑了笑,看向天际,轻声道:“无知是福,未必不是好事。知道的越多,死的也越早。今日你来委羽山找我,那我便告知你一些,这也是缘。”

    公涓子心中思绪万千,许久才道:“那诸神墓地那边,这一次你们都会去争夺?”

    “莫问剑会去吗?”

    青童背对着他,淡淡道:“也许会,也许不会!另外……苍猫既然走了,那就不要再去找它了!”

    “为何?”

    青童不语,过了一会才道:“昔年南北之争,你与我交好多年,你视我为兄长,而今虽已成为镜花水月,我也并非真心诚意……可老朋友不多了,莫要自寻死路。”

    公涓子看着他的背影,这位昔年待他如手足的兄长,变了!

    和印象中的青童帝君,截然不同。

    “也许……我能猜到一些了……”

    公涓子有些颓然,自嘲道:“你们这些人……是,也许我根本不了解你们!寿元在即的你们,现在恐怕都疯狂了,不过你还能提醒我一句,倒是出乎我的预料。”

    青童帝君这些人,都快死了。

    他却没这方面的烦恼。

    万年大限,他还早得很。

    这大概也是他和这些人有些格格不入的原因。

    括苍山也一直和妖族打交道居多,和其他洞天福地打交道少,有些事,他知道的未必有一些真神多。

    忽然想到了什么,公涓子微微凝眉道:“这次前来,我听闻你山中有人出山,前往人间界……”

    说着,公涓子环顾一圈,扫过整个委羽山,缓缓道:“你门中实力几乎无损,本源门人和妖族上百,为何不独自前往诸神墓地?”

    “北海,你该离开了。”

    青童忽然说了一句,送客了。

    公涓子神色微变,再度看了他一眼,也不再说,身影一动,转瞬离开。

    直到他离去,青童才轻叹一声,抬头看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