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全球高武 > 正文卷 第1257章 秘境和系统(就两更了,抱歉)

正文卷 第1257章 秘境和系统(就两更了,抱歉)

本站域名 www.be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方平一次又一次地打死了南皇和水力投影。

    渐渐地,外面的水力投影开始消散。

    这地方不知道怎么回事,南皇投影和水力投影好像出现了点偏差,简单来说,南皇的智商受到了压制。

    这事,一般人真的没办法发现。

    前面的人过关,都是通过自己的智慧,逐渐发现一些东西,从而破关而出。

    而方平,误打误撞之下,反而发现了不同之处。

    ……

    归元殿。

    南皇的眼神愈加清明起来。

    他好像知道自己被方平打死了无数次,当方平要再次打死他的时候,南皇轻叹道:“不用了,再打下去,本皇再次崩溃,此关可能会崩溃。”

    南皇叹息一声,在这,他还是有一些记忆的。

    被人打死了无数次,不是滋味。

    不过,之前他的神智的确有些受压制。

    没看方平,南皇看向水力,轻笑道:“水力都已成圣了,看来三界过去很久了。”

    “主人!”

    此刻,水力也有些眼红红的。

    一开始,南皇看到它,也没展露任何情绪。

    现在,南皇和之前却是不一样了。

    南皇笑道:“一别多年,相逢便是缘,无需伤感。”

    说罢,看向其他几人,他不认识乱,倒是认识天极,笑道:“天极也在,你父可好?”

    天极懒洋洋道:“还好,没南皇叔这么惨,南皇叔都快比得上兽皇了,我父皇可没被打死。”

    兽皇也被打死了好多次,你俩难兄难弟。

    我老子虽然输了好几局,现在想想,运气还行,要不然,被打死了几十次,面上就不好看了。

    南皇笑了一声,也不介意。

    再次看向方平,开口道:“小友倒是胆大。”

    不胆大,干不出这种事。

    方平也不管这个,笑道:“南皇前辈,你之前的神智被压制了?”

    “不错。”

    南皇笑道:“也并非彻底被压制,只是此地关联一体,水力的记忆片段出现,和老夫的记忆片段有些冲突,前面发生的事,老夫其实都知道,只是有时候无法开口说什么……”

    方平了然,也不是太在意,笑呵呵道:“前辈,那现在可以告诉我们怎么破关了吧?”

    “破关之法,其实老夫也已经说了。”

    南皇轻笑道:“修炼,修归元之体。”

    “怎么修?”

    “这是考核……”

    南皇话都没说完,看到方平拳头已经挥舞而来,不由叹息,如今的三界,都已经这样了吗?

    若是如此,那现在的三界也真够可怕的。

    皇者都挡不住了!

    那是说打就打,说杀就杀,这年轻人的胆子,那是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南皇看了看方平,沉吟一会才道:“破关,是规则,并非说老夫让你破关就能破关!每一关破关,都是一种考核,也是一种馈赠。

    当年破关结束,实力便会出现一个大的增长……”

    天极幽幽道:“是吗?我刚破了我父皇那一关,什么都没变,该是什么还是什么。”

    南皇有些意外,问道:“你父考验什么?”

    “下棋!”

    天极叹道:“南皇叔知道我父亲的喜好,下棋就是他的考核。”

    “原来如此!”

    南皇了然,却是意外道:“那也应该有很大收获!你父棋道无双,破关应该是赢他,想赢他,必须比你父算计的更深一步,弈棋,提升你灵识之力,考验你的定力,智力……”

    按照南皇的说法,西皇这一关不好过。

    或者说,其实极难!

    你要在反应上胜过一位皇者,哪怕只是投影。

    大脑多动动,还是有好处的。

    这一关,要不没破,破了的话,收获的好处应该不会小的。

    天极幽幽道:“有吗?我都没赢,我父皇连输了五局给他,直接让我们都过了。”

    南皇意外地看着方平,很快看向苍猫,微微挑眉,“苍猫赢的?”

    苍猫的精神力很强大,他感应到了。

    精神力强大,才有赢西皇的把握。

    尤其还是连赢五局,方平精神力一般,不是方平可以做到的吧?

    苍猫优雅地坐起,尾巴摆动了一下,一副不值一提的态度。

    方平笑了起来,天极也是翻着白眼,“不是这猫,这猫能赢我父皇?是方平!”

    “过誉了!”

    方平自矜地拱拱手,天极何必一直吹捧我,都不好意思了。

    天极懒得理会他,也不想再说什么。

    你赢的好意思吗?

    就说方平过关方式不太对,应该是错误的过关方式,难怪在自己父皇那没得到什么好处。

    “没好处的过关,过不过关都一样!”

    天极还是忍不住打击了一句。

    方平无所谓道:“还行吧,好处还是有的!你爹虽然没送我别的,不过送了我一柄神器和一枚玉骨丹,说是好东西……”

    此话一出,南皇都有些惊讶道:“玉骨丹……昔年他也只炼制了三枚,自己只留下了一枚,没给天极,而是送给了你?”

    “是啊。”

    南皇唏嘘道:“那倒是不亏,玉骨丹是至宝,虽然灵识没得到增长,可有了此物,已经够了。”

    一副你赚了便宜的语气。

    天极脸色僵硬,我爹送的?

    什么时候送的?

    在我封闭六识的时候送的?

    该死的,方平这混蛋,怎么忽悠的假父皇?

    这些东西没给自己,居然送给了方平,欺人太甚!

    南皇摇头无言,见方平看着自己,想了想道:“我这一关,原本是需要自己去悟!哪怕提醒,也只是提示一句,不会多说。”

    “不过……小友既然巧合之下,破了水力的压制……那老夫就多说几句。”

    南皇看向方平,方平笑道:“前辈说说看,这归元之体,如何锻造?”

    “归元之体……”

    南皇想了想才道:“所谓的归元之体,其实就是一种平衡之法,修炼者的力量偏差很大的话,效果会很好,若是一方灵识远强于气血,修炼了归元之术,会让一些灵识转换成气血之力……”

    方平愣了一下,接着皱眉道:“这不算什么吧!”

    若是如此,这一关对他无用。

    他可以用系统平衡。

    那所谓的归元之体,其实就是废物,方平之所以现在不平衡,就是为了让气血更强大一些,可以爆发的更强一些。

    他要是愿意,分分钟绝对平衡。

    “不算什么?”

    南皇失笑道:“老夫的归元术,在三界,恐怕也就仅次于东皇!九皇四帝之中,东皇的力量归元,应该是偏差最小的,其次,应该便是老夫了!”

    南皇的特色不明显,可也不是真的无用废材,若是,他也到不了皇者境。

    他的归元术,也算是三界少有的顶级功法了。

    并非为了提升战力,而是为了让武者更平衡地发展。

    方平却是看不上眼,随意道:“我之前试过绝对平衡,代价却是气血下滑,精神力上涨,然后爆发原力。平衡是好,可是……”

    他话都没说完,南皇惊讶道:“你可以爆发原力?”

    “之前可以!”

    方平随意道:“之前我就用原力和人战斗过,有气血质变的效果,不过动用原力,维持平衡,会导致我在不爆发原力的情况下,不如平时强大。”

    南皇有些震撼,看了方平一阵,沉声道:“小友出乎老夫预料!居然掌握了平衡之术,不过……按照小友所言,是以消耗气血之力为代价,提升灵识之力。”

    “老夫的归元术,归元之体,小友也许看不上,却不代表无丝毫优点。”

    换一个人,哪怕破八,他的归元术也是顶级绝世功法。

    可这时候,方平却是看不上眼,南皇也有些不乐意了,好像推销似的,主动讲解道:“老夫的归元之术,也会让偏强的力量,出现一定的下滑。

    但是……滑落的不多,远不如增长的多!

    第一次效果最佳,归元术第一次修炼,甚至有可能出现一方力量并未下滑,另一方力量却是达到平衡的奇妙之处!”

    “这么牛?”

    方平带着怀疑的态度,看着南皇。

    你有这么牛吗?

    为什么我不信!

    南皇这次真的不乐意了,沉声道:“归元术,昔年连其他几皇都觉得神奇,几位极道帝尊,也曾想要学习……不过……此术也有一些局限之处。

    这几人太强,早已不是归元术可以平衡的。

    纵然如此,归元术对破八,都有奇效!

    无数人欲要求之,却是求之不得!”

    方平先是点头,接着摇头,“吹牛先打草稿!什么无数人求之,破八有奇效,西皇刚刚才说的,当年除了那些初武强者,本源都没破八强者存在。

    我才不信这归元术都初武至强有效果,就算有,人家学了才有鬼了!

    原本初武就比较极端,要是平衡了一下,一下子从破八掉到了破七,还不得哭死。

    要是真的能让两者平衡,其中强大的一项不滑落,那代表初武的破八学了,都是肉身、灵识双至强了。

    所以呢,你还是在忽悠我,可惜啊,我没那么容易被忽悠。”

    南皇有些心累。

    不过还是轻咳一声道:“想破此关,归元术还是要学的,而且这也是老夫的馈赠!你不学,是无法破关的。”

    一旁,天极笑呵呵道:“他不学我学啊!”

    话音刚落,南皇淡淡道:“你们想学,自己去悟!”

    “……”

    天极愣了一下,乱也愣住了,看向南皇。

    刚刚南皇好像在劝方平学,可天极说自己要学……他什么意思?

    天极不确定地看着他,迟疑道:“南皇叔的意思是?”

    南皇淡定道:“想学,自己悟,这是规则!”

    “那他呢?”

    天极指着方平,有些不忿,咬牙道:“我刚刚听南皇叔的意思,他不学,你也要主动传授他?”

    “不错!”

    “为什么?”

    天极不忿,为什么要这样!

    这么区别对待,好吗?

    你忘了刚刚谁打死了你几十次了?

    “因为……他的确曾做到过原力平衡!”

    南皇看着方平,眼神带着欣赏之意,笑道:“天赋太强,他愿意的话,随时可以平衡,既如此,归元术对他而言,可学可不学,但是老夫希望他学。”

    就是这么简单。

    你们太弱。

    天赋不够,你们想学,我不见得乐意教,方平想学,那我就教。

    就这么简单,还要理由吗?

    扎心了!

    天极觉得自己被扎心的想死,这是看不起我们?

    乱也是恼火道:“老子非要学,是不是他打死了你那么多次,你欺软怕硬,所以怕了他?既然如此,那老子也打死你!”

    南皇笑而不语。

    你打死试试!

    乱刚想动手,一旁,水力急忙道:“乱天王,不可!杀了主人投影,此地可能会崩溃的!”

    此话一出,天极也想到了什么,咬牙道:“我那个假父皇说,一旦关卡破了,可能会有大危险!不要贸然行事!”

    乱不服气,咬着牙,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不爽!

    南皇却是笑道:“何必和他人比,前面有人过关,老夫一言不出,他们也悟出了归元之术!你们,老夫其实已经说了很多,已经有失偏颇,若是如此,你们都无法参悟,那只能说尔等资质太差。

    悟性也太差!

    如此差,如何证道?”

    乱还是不太爽,哼了一声,心中不快。

    区别对待!

    真不爽啊!

    而方平,却是一脸的不情愿,“前辈要不送我过关吧,这什么归元术,感觉还是不学为妙。”

    他真觉得没必要,自己系统的功能比这归元术更强大。

    现在他不想平衡,以免让气血下滑。

    下滑了,他可能会跌下破七境。

    南皇再次规劝道:“小友尝试一番,绝无坏处!小友既然之前尝试过融合出原力,那此次若是尝试一番归元术,也许别有滋味!”

    南皇一脸的期待。

    皇者,也想看看自己的功法是不是真的有好处。

    为什么要看?

    因为没有融合过原力的人尝试过归元术,皇者和极道用不到这个,破八能不能用……他其实不知道。

    因为就如方平所言,之前没有破八的本源。

    而原力,一般情况下,都是破八以后才会有一些,凝聚一些。

    方平还没破八,却是已经融合过一些原力,这样的试验品……这样的天才修炼归元术,应该很有趣!

    这俩一个不学,一个劝说。

    听的其他人不是滋味。

    我们想学,你让我们自己去悟。

    这小子不想学,你非要逼他学,真没天理,区别对待,这天底下还有公平可言吗?

    磨到了最后,方平勉为其难道:“那我试试看,要是不好,可别怪我在三界宣扬你的归元术是垃圾!”

    “好!”

    南皇答应的痛快,下一刻,忽然分身两道,其他人面前一阵恍惚,眨眼间,方平不见了,而分身出来的南皇,平淡道:“诸位既然来了,本皇也给诸位一个机会!观摩老夫的气血、灵识运转。”

    “……”

    众人都是一脸无奈,乱更是气的想爆发,开小灶去了!

    而就在这时候,一旁,一只猫,迈着臃肿的猫步,朝虚空中走去,嘀咕道:“本猫也去看看。”

    话落,猫也不见了!

    乱一把朝虚空抓去,却是抓了一个空,接着脸色铁青,涨红,发绿。

    丢人了!

    人不如猫,他居然没找到方平他们的藏身地。

    南皇和方平应该还在这里,可他没感应到藏身在哪,倒是那只猫,发现了他们的藏身地。

    留下的南皇分身,见状笑了笑,微微摇头。

    毕竟只是一道残影,是有些挡不住这猫。

    ……

    虚空中。

    南皇陡然变的透明起来,笑道:“规则还在,老夫有些事也无法去做!如此,便是规则的漏洞,你注意看老夫力量运转……”

    他变的透明,如此一来,他身上陡然呈现出三种能量的颜色。

    气血之力,精神力,本源之力。

    这老头子,还怕方平看的不清楚,连颜色都给转换了,三种不同的颜色,这就是个傻子,也能看得懂了。

    方平这次倒是来了些兴趣,盯着他看。

    只见,这三股力量,一开始是泾渭分明,很快,随着南皇的运转,开始交织,开始融合。

    方平见状盯着看了一阵,三股力量,渐渐融合起来。

    方平好像感受到了什么,喃喃道:“气血之力和精神力融合成了原力,然而原力却是容易崩溃,之前我在兽皇那边夺取的归一融合之力……原来是本源力和生命力的一个结合体。”

    方平忽然懂了!

    自己错了!

    他一直觉得,原力就是气血之力和精神力的融合,可今日,南皇的归元术,却是让他看到了一些不同的东西。

    他隐约间感受到了,南皇的本源气加入之后,产生了一股新的力量,很熟悉!

    若是之前没有吃了兽皇,他未必知道是什么力量。

    现在……方平却是懂了!

    那股归一之力的融合力量。

    南皇也有些惊讶地看着他,这年轻人,见识超乎他的想象,这些事,一般的破八都看不出来个所以然,这小子却是一眼就懂!

    这其实只证明了一件事,方平见识真的多。

    他自己产生过原力,见过甚至是服用过那些融合之力,此刻见多识广的他,自然一眼就看懂了。

    换成其他人,恐怕都看不明白这些力量的本质。

    “归元术……”

    方平忽然明白这归元术的名称来历了,南皇……也不简单!

    方平瞥了一眼南皇,光是这门归元术,就不是寻常功法。

    而方平,一边看着,一边学习,另外还在思考一个问题,此地存在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危险,倒是不算危险。

    此地更像是给一些人送宝贝,送机会,送机缘。

    每一位皇者,每一位极道,都留下了一些好东西,等你去发掘。

    每一关,其实都在帮助一些人强大。

    你破关越多,收获越多。

    到最后一关,你也许已经收获巨大无比。

    这些皇者和极道,都只是本源片段,送好处未必是他们主动愿意送的,而是他们口中的“规则”。

    谁在掌控这规则?

    这虚境到底谁制造的?

    方平凝神,这秘境真的不一般,方平怀疑,有人可能想在此地制造皇者!

    或者说,给人踏入皇者境的机会。

    每一位皇者和极道,都在给他们一些帮助,非但如此,还有很全面的意思。

    兽皇给融合之力,西皇给精神力,战天帝给战法和掌控之力,南皇帮助众人融合……

    那这么说,恐怕还有一位会给予一些气血之力上的帮助。

    而霸天帝,据方平所知,是战斗,那可能是为了给予你战斗经验。

    “很全面的一次提升!”

    各个方位的提升,而非单独一个方面。

    一环套一环,你有能力,你闯了很多关,那你就愈加全面,采百家之长。

    真正能把所有关卡都闯过去的,在同境界中,绝对是最顶级的那种!

    就如莫问剑,虽然方平不知道他闯了多少关,可莫问剑在同境界中应该不会弱。

    封可不弱,破八的至强者,却是被莫问剑一剑斩的差点陨落,那还是已经成了空壳的莫问剑,莫问剑若是没转世,哪怕还是破七巅峰,实力会比那时候更强大。

    这意味着,真正巅峰时期的莫问剑,可能真的可以匹敌破八强者!

    这就是闯关之后的收获!

    “这地方,是在皇者不可控之地吗?”

    “这地方是意外,还是有人故意制造的,若是故意的……那代表有人想在这制造出一位全面发展的无敌强者!”

    方平心思转动,却是开始学起了归元术。

    南皇为什么非要教他,方平忽然觉得,未必是什么天赋太强……

    有可能是因为背后的一些规则?

    方平在想,这地方,对一些较为全面发展的天才,是不是有优待?

    一些并不是太全面的强者,是否会受到一些压制?

    强迫你往不偏科的方向发展?

    有这个可能!

    “越来越有趣了!”

    方平心中想着,下一刻,身上气机出现了变化,气血之力和精神力,几股力量出现了交织和融合,一股股淡淡的原力开始出现。

    原力迅速淬体,方平发现了,他的气血之力在消耗,精神力却是在增长。

    不过消耗好像没有增长的多,这意味着,这归元术,转换起来其实比系统要划算。

    因为系统的转换,只是单方面的气血之力和精神力的互相转换,而归元术,却是多了几股力量。

    “系统……不如皇者!”

    这一刻,方平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或者说,系统的能力,比不上一些专精的强者。

    推演战法不如战天帝,力量的转换融合不如南皇。

    系统……好像也想制造一位平衡性强的强者!

    方平眯着眼,系统……又是谁制造的?

    一位平衡能力强大的强者?

    还是一位专精的强者,不想再专精下去,做的一次尝试,看看能否走出全面发展的强者,而自己……便是对方挑中的试验者?

    “神皇、斗天帝、天帝……”

    这一刻,方平脑海中浮现出三个名字。

    系统,有可能就是这三人当中一人制造的!

    当然,这三人是否有这个能力,目前不清楚,可这三人应该是九皇四帝中最强的,至于天帝,那应该是超过九皇四帝的存在。

    如此说来,天帝的可能性最大!

    难道是天帝制造的?

    “而我……其实是从他的本源世界中走出来的?”

    “我走出他的本源世界,也许不是意外,而是必然!”

    “……”

    方平觉得,自己快要接近真相了!

    而此地,也许和天地也有关,或者和自己系统有关,因为,两者都是为了制造全面发展的强者而现。

    PS:今天就两更了,赶了一天路,太累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