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全球高武 > 正文卷 第1294章 生死百态(万更求订阅)
本站域名 www.be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破了十关了!”

    “羿也死了。”

    就在方平准备尝试的时候,大殿中,观察各关的青年,呢喃了一声。

    这一关,他还会这么快过吗?

    这一次,青年甚至动用了一些压箱底的手段,才让这些人集合到了一起。

    “此人破了十关了!”

    不止方平,青年看向蒋昊,蒋昊也破了十关。

    再看向鸿宇,鸿宇破了七关。

    坤王破了八关,比鸿宇还多。

    黎渚也是七关!

    封也是如此!

    这些人,一个个破关速度极快,其实进来到现在并没有多久。

    青年陷入了沉思,现在出手破开所有关卡吗?

    不,神皇和斗天帝的关卡,破关的人数不多。

    破关的人少,关卡壁垒强大,未必可以顺利开启。

    而青年想破开最终关,按照自己的推断,也许需要打开所有关卡才行。

    青年再次侧头,看向另外一幅画面。

    那也是一处封闭的大殿。

    大殿中,一位老者在盘膝而坐,已经坐了很久。

    其他人都在破关,此人没有。

    青年微微蹙眉,呢喃道:“镇……你又想做什么呢?此地……可未必能破九!”

    想破九,没那么简单的。

    镇已经在这坐了很久了,一直不曾尝试离开,是知道无法离开,还是别有算计?

    ……

    被青年观察的镇天王。

    此刻,正盘膝而坐。

    陡然,镇天王睁眼,目视前方,一动不动,嘴角微微上扬,喃喃道:“哪个不要脸的,偷看老夫!看了好几次了,还看,也不怕瞎了你的狗眼!”

    算计了一下时间,进来也有七八天了。

    也不知道方平这些家伙,有没有进来,进来了又破了几关。

    “穹,不进来聊几句吗?”

    镇天王忽然起身,大声喊了一句。

    无人应话。

    “何必一直困着老夫,你是怕我打死了你?”

    沉默。

    镇天王叹息,四处走动了一下,忽然看向大殿顶部。

    忽然笑了一声,镇天王从怀中取出一个水晶片,笑道:“这是人类最新研究的电影放映机,一直看我这个老头子不累吗?

    这玩意可以好东西,以前在地窟可是没法用的,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才研究出来的。

    算了,便宜你了,老夫就不看了,给你看吧!”

    说着,将水晶片放大,直接抛入了上空,瞬间将屋顶遮盖!

    ……

    就在这一刻。

    青年所在的大殿中。

    一副画面上,忽然呈现出不一样的东西。

    青年定睛看去,脸色一黑!

    画面上,呈现两个人。

    都是男人!

    其中一个还是跪着的!

    当然,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小电影,跪着的那个男人,头顶上还标注着三个大字——偷窥狂。

    上古文字!

    站着的好像是镇天王,此刻,啪地一声,一耳光抽的跪地的那人飞起。

    啪!

    又是一耳光!

    耳光一个接着一个,打的对方不断磕头求饶。

    “爷爷饶命!”

    青年听不到声音,不过有配文。

    是的,还佩戴了文字。

    高科技!

    镇天王拿出来的那个,可以播放地球的电影,也可以自己输入力量进行幻化,镇天王不去拍电影,那完全糟蹋了。

    “谁是你爷爷,天狗才是你爷爷!”

    镇天王脑袋上浮现了一串文字,无声电影配文版本。

    啪!

    一脚将对方踹成了猪头。

    砰砰砰,一阵狂揍,打的跪地那人放声痛哭。

    画面在不断演绎这一切。

    青年越看越是烦躁!

    镇发现了一些端倪,青年不奇怪。

    可是……这家伙太无聊了吧?

    有必要吗?

    “无聊!”

    青年冷哼一声,想要关闭这道屏幕,想了想,还是没关闭,真要关闭了,镇再做点什么,自己会一无所知。

    青年不关闭,画面继续演绎。

    从一开始的暴揍,到后来,塞入了粪坑,被狗咬,被猪骑……什么稀奇事都有。

    这还不算,很快,画面中出现了一群猥琐的男子。

    上面标注着一些名字……

    镇海使——鲲鹏,体型巨大!

    地皇之子——鸿坤,身材健硕!

    ……

    这些人或妖,化身猥琐男,开始对跪地之人动手多脚……

    青年觉得自己有必要弄死镇!

    玛德,这家伙怎么想的?

    活了这么多年,如此幼稚,如此无聊,如此猥琐,如此的……可恨!

    虽然画面中,化身偷窥狂的人没有面孔,镇天王也不知道窥探他的是不是神皇,还是别人,可不妨碍他恶心人。

    再下一刻……画面上,不可见人的一幕发生了。

    青年脸色漆黑,活了几万年的老家伙,居然用这套来恶心自己,出乎预料!

    配文还在继续,一些上古文字标注的秽言秽语出现。

    青年实在是没法再看了,冷哼一声,随手一挥,屏幕漆黑。

    没法再看下去了!

    镇天王用其他办法,哪怕打坐百年,千年,青年都能继续看着,耐心,自己有。

    可是一直看着这种画面,真的让青年无法承受。

    恶心人!

    ……

    神皇大殿中。

    镇天王吹着小调,心情不错。

    “还偷窥吗?老夫还有更好的,独家的小电影没放呢!”

    镇天王嘿嘿直笑道:“比如鲲鹏化形,兽皇化形,都还没开始呢,希望你能继续看下去。”

    镇天王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喃喃道:“九皇四帝都演化一下?不行,灵皇就算了,便宜你了!妖族倒是都可以演化一下,让你看看。”

    镇天王笑的猥琐,很快恢复了高人模样,不笑。

    老夫可是正经人!

    是别人先偷看自己的,要不然,老夫这得道高人也不会干这事。

    那种被窥探感,少了许多。

    镇天王再次笑了起来,看来偷窥的家伙,已经看到了画面,而且现在不想再看了。

    镇天王沉思一会,开始在大殿中走动起来。

    这里捣鼓一下,那里捣鼓一下。

    很快,镇天王喘着气,轻笑道:“越来越有趣了,希望有点用处!”

    想了想,再次看向大殿正门,“穹,在不在?在的话,放我出去聊聊,再不放我出去,我可就自己出去了!”

    “真不放?不放我就出去了!”

    镇天王笑了一声,迈步走向正门,殿门紧闭,规则之力弥漫,很强!

    镇天王扫了一眼,笑呵呵道:“此地的这股规则之力,倒是都聚到了我这,够看得起老夫的!你说你,非要关着老夫干嘛,害的我到现在都没去其他地方看看。”

    镇天王说话间,手轻轻拂过殿门。

    一股灰色力量弥漫,慢慢侵蚀着那股规则之力。

    渐渐地,规则之力溢散开。

    镇天王笑眯眯道:“倒是不弱的力量,关一关鸿坤他们还是没问题的,不过嘛……老夫又不是鸿坤。”

    很快,门户上的力量开始消退。

    规则之力直接泯灭了许多!

    镇天王随意击穿了殿门,直接钻了出去,钻出去的同时,大殿中,又出现了一个镇天王,此刻在盘坐修炼。

    镇天王笑容满面,接着,一手抓破虚空,一道道规则之力弥漫而来,镇天王开始修补刚刚被击破的门户。

    一眨眼,门户被封闭,和原来一样。

    殿门外,镇天王摸了摸下巴,相当满意,笑道:“还行,比铸神使那家伙造假能力不差丝毫!”

    接着,身形一变,眨眼间,变成了一个陌生人。

    不,不是陌生人,是穹!

    神皇的样子!

    镇天王很是满意,气息微微动荡了一下,一瞬间,气息有些古怪起来。

    “看我遮天之术!”

    一声低喝,镇天王体外出现了许多规则之力,规则之力弥漫,气机愈加模糊。

    这时候,镇天王才往前方另外一个大殿走去,边走边冷声道:“大胆狂徒,竟敢冒充本皇,还不受死!”

    前方大殿中,一道人影缓缓浮现。

    和镇天王相貌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便是服饰。

    眨眼间,镇天王服饰变了。

    想了想,又笑道:“还差了点味道,你是科研学家,我是武夫,不行,我得变一变!”

    说罢,镇天王样子没变,气质却是瞬间变幻了一下。

    之前冷酷的他,现在却是多了几分柔和之意,一脸的书生气,还带着一些儒雅之气。

    如同教书先生,镇天王背负双手,声音也变了,淡笑道:“冒充本皇,并无益处,何苦呢!”

    对面,神皇看着他,也是轻声道:“镇,多年不见……”

    “镇,多年不见。”

    镇天王学了一句,神皇再次叹息,镇天王也跟着叹息,接着笑道:“别说,太久不见,都忘了你的一些习惯了,来来来,好好多说几句,我学学看。

    话说回来,你算是我师叔了,这么多年也不照顾照顾我,真是不够意思的!”

    镇天王絮叨道:“师父不会被你给干掉了吧?算了,老家伙也不弱,你还真未必有这本事。你们这些家伙,神神秘秘的,我也不想管。

    不过……”

    镇天王又叹道:“不过你们就不能告诉我一点东西?给我一点好处?都是自家人,还这么小气,没法说了!”

    镇天王摇头道:“算了,废话少说吧!你说的那些东西未必有用,你这投影好像被人消磨了一些,不会是被人消磨了记忆吧?谁干的?”

    “我闻这味道……有些熟悉啊,看来不是你这家伙偷窥我,这是……你种的那棵树的味道?”

    “那棵树在偷窥我?”

    镇天王摸着下巴,很快放弃了这个动作,这习惯不好,都是被张涛和方平带坏的。

    放下了手,双手继续背负,镇天王喃喃道:“那棵树都这么强了,还真没天理了!你说你,给我点好处,我成皇了,还能忘了你?偏偏不给……算了,打死你了事,我就取代你了。

    哟,你这头上还连着规则之力?

    这么说,你还有别的作用?”

    镇天王絮絮叨叨的,对面的神皇,也不再说什么,一掌凝聚了大量的规则之力,朝他拍来。

    镇天王有样学样,也是一掌拍去。

    拍了一掌过去,也是规则之力。

    不过镇天王还是不满意道:“挺强的力量,我倒是有些难以控制,压制自己的力量,强行改变成这力量……算了,差不多就得了,外面是规则之力,里面用我自己的力量就行,反正那些家伙蠢的很,也看不出来。”镇天王笑眯眯道:“破关是吧……应该有不少关,这一关迟早要来人,老夫要不要设置点难处给人家破关呢?”

    “比如说,说出自己小时候尿裤子的事,详述过程,我就让人家过关?”

    嘻嘻哈哈了一阵,镇天王和神皇迅速交手了上千招。

    镇天王动作和他越来越像,眼看着差不多了,镇天王也不再耽误,大手直接朝神皇抓去!

    神皇刚要避退,镇天王笑道:“来,尝尝袖里乾坤!”

    大手一挥,天地变色。

    天黑了!

    轰隆!

    神皇所在的区域,直接被黑暗覆盖。

    一眨眼,神皇消失了。

    镇天王抖了抖袖子,笑道:“镇元子大仙来也!咳咳,本皇是穹,你就在我袖子里待一会吧,别说,这招挺好用的,果然,还是要多看,激发一下创造思路。”

    镇天王抓捕神皇,看起来轻松无比。

    也不再说什么,镇天王背负双手,迈步走进了刚刚神皇出来的大殿。

    动作,形态,姿态,和刚刚的神皇如出一辙。

    这一关,现在他来坐镇了。

    那位偷窥的家伙,应该就是那棵树。

    “那家伙应该在别的关卡……等等好了,应该还是用得着老夫的。”

    镇天王心中想着,看了之前自己所在的大殿方向,此刻,那边的苍穹好像有些变动,一根细微的几乎不可见的触须,从虚空中蔓延而出。

    眨眼间,触须消失。

    而青年所在的大殿中,再次呈现出了镇天王盘坐修炼的画面。

    非但如此,盘坐修炼的镇天王,还抬头看了一眼,比划了一个中指,惟妙惟肖。

    “有趣!还真贯穿了这一关,这家伙这些年看来也没少掌握此地的规则之力,实力很强啊!”

    镇天王想摸下巴,很快放弃,继续思量起来。

    自己这次能捞到好处吗?

    还有,自己被困的假身,千万别有人去救自己。

    方平和铸神使这俩家伙,千万可别想着救自己,你们让我困到死算了,我不介意的。

    ……

    就在镇天王轻松收取了神皇的同时。

    其他人也在行动。

    人皇这一关,人皇送走了一位闯关者,想了想,随手一挥,传送通道被他强行封闭。

    这一关,不接待了!

    人皇看向上空凝聚的规则之力,微微凝眉,也不动弹,自己虽然破坏了规则,可只是封闭了通道,又不是没让人闯关。

    有能耐,你进来闯关好了!

    ……

    灵皇关卡。

    灵皇拖着一条死狗,看了看天空,想了想,开启了通道,一脚将死狗踢了进去。

    “汪!”

    “你这恶婆娘,下次再来咬死你,这次本王饶你一命!”

    天狗咆哮了一声,之前的死狗好像不是它一样。

    此刻的天狗,再次嚣张起来,“还不是乖乖送本王过关,你以为本王不敌你?不过是想早点过关,故意让着你而已,有种再战三百回合……”

    砰!

    通道关闭,天狗掉落在地。

    灵皇浑身溢散着冷气!

    这狗,就该打死!

    天狗瞪大了眼睛,目瞪狗呆。

    怎么了?

    怎么了怎么了!

    不是走了吗?

    怎么又回来了!

    一旁,三猫小短爪捂住了眼睛,没眼看了,大狗真可怜,送你走,你就乖乖走好了,完了,这次真要被打成死狗了。

    “汪!”

    凄厉的狗叫声传出,天狗要疯了,不是这样的!

    ……

    战天帝一关。

    战天帝再次出现,二猫被他提在了手中,一脸委屈。

    战天帝喃喃道:“别再破坏规则去掠夺种子的力量了,你这蠢猫,种子已经发现不对了,本座也欺瞒不了太久,种子的力量,你就换了些无用的吃食……哎!”

    二猫冒着生命危险,去偷了一大堆小鱼,要不是他暗中粉碎了规则之力,早就被弄死了。

    就这,它还要偷,偷了去换吃的!

    真的蠢啊!

    “喵呜!”

    “叫唤什么,这次之后,你就该消失了!不过说的也是,临死之前做只饱死猫,好像也不错。”

    “喵呜!”

    “很好吃吗?”

    战天帝忽然一笑,从苍猫爪子中接过一袋零食,笑道:“你倒是只聪明猫,还知道贿赂我,我尝尝味道,这么多年……也许可以吃一顿真实的了。”

    撕开了包装袋,拿了一片薯片,塞进了嘴中。

    慢慢咀嚼着,咀嚼着,忽然有些热泪盈眶,轻声道:“倒是你这蠢猫,知道收买人心,去吧,别偷太多了,些许规则之力,还奈何不得我!”

    “喵呜!”

    二猫破空而起,撕破了苍穹,瞬间消失。

    战天帝仰头看天,轻笑一声,真想再出去看看啊!

    也许,再也没机会了。

    身旁,再次出现一人,孩童一般,放声喝道:“好好看书!”

    吼完这一声,孩童泪流如注,哽咽道:“主人,送他们出关吧!规则之力被消磨,此地不再安全了!”

    “痴儿!”

    战天帝轻笑道:“本就是死人,何来安全之说。让他们多学学吧,将我功法传承下去,生前不留名,死后留些薄名,也不枉我活这一世。”

    “主人……”

    “此次之后,你便离开吧!活着离开……你寿元不多了,在这陪我空耗数万年……哎!”

    又是一声叹息,战天帝看向天空,笑道:“这一次,我为你夺取一些机缘,出去了,多看,少说,不要轻易去站队,不要轻易相信那些人……

    陪了我几万年,够了。”

    书童哽咽无言,战天帝声音愈加轻微,“我会给你制造一些机会,你装作刚复苏现身三界,记住了,不到最后一刻,不要展露实力……”

    “主人!”

    孩童哽咽,“我想替你报仇!”

    “报仇?”

    “杀来杀去,已经没什么仇怨了,何况……你报不了的。”

    “那……那主人可有遗愿?”

    孩童愈加悲戚。

    “遗愿……”

    战天帝久久无言,忽然笑道:“去看看那位我本源传承者,不爱学习的话,关他进学堂,读破书万卷,再让他离开!”

    战天帝笑了,笑容灿烂。

    孩童再次哽咽起来。

    这时候,天空,一只猫坠落,战天帝随手接住,力量爆发,规则之力泯灭。

    二猫手中,抓着一大团生命力。

    “喵呜!”

    战天帝再次失笑,“别去了,想换好吃的,过些时日再去换,现在去了,我也护不了你!”

    “喵呜,大猫走了怎么办?”

    二猫不再猫叫,开口说话了。

    “蠢猫,它还想换你的鱼呢,你去换,它会换的。”

    战天帝笑着,将二猫丢开,迈步离去,巡视着学堂,这学堂,也快泯灭了。

    有些遗憾!

    身后的孩童,泪水滴落,砸落在地。

    二猫见状,递了一袋薯片过去,喵呜叫道:“好吃,好吃的!小个子,出去了记得照顾大猫呀,大猫说有人欺负它呢,坏人好多!”

    孩童接过薯片,哭笑不得,轻声道:“主人说你会收买人心,你倒是学以致用,一袋吃的就要收买我?”

    “喵呜!”

    二猫猫脸沮丧,“本猫也没了,就几袋了,你还要呀!”

    “不要了,自己留着吃吧。”

    孩童笑了,不再悲戚,拆开包装袋,取出薯片慢慢咀嚼着,和之前的战天帝如出一辙。

    战天帝尝不出味道,他却是吃出来了。

    吃着吃着,愈加的苦涩。

    泪水,再次洒落。

    二猫奇怪地看着他,喵呜叫了一声,嘀咕道:“好吃的都落泪了,那肯定要照顾好大猫了!”

    “会的……会的!”

    孩童点头,笑容满面,泪水蒸发,“你这一袋吃的,收买我了!苍猫……”

    “叫二猫,大猫来了,我就不是苍猫了。”

    “你啊……”

    孩童轻笑,“二猫……想和我一起出去吗?”

    “不想……”

    二猫窜了出去,肥嘟嘟的屁股摇曳着,嘀咕道:“大猫都在外面了,不出去了!教书的要死了呢,本猫就跟他一起去别的世界吃好吃的吧!”

    “滴答滴答……”

    孩童泪水再次滑落,终究还是躲不过这一日吗?

    前方,战天帝面带微笑在巡查学堂,后方,一只猫快乐地跳跃,唯独他,终究看不透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