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紫阳 > 第二卷 真人 第一百二十章 皇后驾到
本站域名 www.be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 )一曲阳春白雪不但化解了先前的尴尬气氛,亦令二人的关系大为亲近,之前只能算是礼聘关系,此时无疑可以算作友人。

    “先生请。”周贵人放回古琴,侧身抬手指向壁柜。

    “贫道艺拙,不敢献丑。”莫问摇头开口,并未上前挑选乐器。

    周贵人见状也并未强求,她奏曲在前,莫问若随曲于后难免遭人非议。

    “时近三更,少顷会有震动和巨响,请贵人携两位王爷离此暂避。”莫问站起身冲周贵人说道。

    周贵人闻言立刻吩咐侍女抱着两位小王爷离开了正堂前往侍女居所,莫问独自站立院中,等待三更到来。

    到得子时过半,伴随着沉闷的气爆之声,正堂出现了猛然的晃动,屋顶的蓝色雷符有感,瞬时脱离原位急速飞往各处,那道紫色火符亦化为盘碾大小的赤红火球急速飞向正北。

    六道符咒飞出之后莫问纵身跃上正堂屋顶凝神环顾,那五道雷符皆于五里之外起效,五道气爆汇集成了震天巨响,于静夜之中轰然传远,那道火符到得较晚,坠于正北一处宅院的屋顶,顿时引发大火,一声绝命的惨叫随即传来。

    惨叫过后方才传来了犬吠和城中百姓的惊呼,莫问并未于屋顶滞留,飘身而下回到院中,“已然太平,请贵人和王爷回房。”

    周贵人闻声自西屋走出,面有惊色,惊魂未定,先前火符幻化的巨大火球照亮了整个王府,气爆声震的门窗作响,声势着实骇人。

    “祸患已除,贵人早些歇息。”莫问冲尚未回神的周贵人抬了抬手,转身移步回返东屋。

    回到东屋之后,莫问长出了一口粗气,他先前虽然料到了会有响声和震动,却未曾料到会有如此声势,符咒之法乃借乾坤之气为己用,灵气修为越高,画写的符咒所能借调的天地灵气越多,火符和雷符乃寻常符咒,此时施展出来竟然也有如此威力,他日若度过天劫到得紫气,当真可以借百里之气翻云覆雨。

    不管何人,一旦有了常人没有的能力,心性都会产生变化,傲气自然不可避免,莫问兴奋于自己能力之强大,与此同时又强自压制心中升起的狂妄,玄阳子掌教曾经说过‘要修道,先修心。能力有多大,心境就要有多平。’法术越是高强心境越要平和,无能之时心性若是出现偏差,只能害了自己。能力强大之后心情若是出现偏差,当真会害了万民。

    次日清晨,周贵人亲送莲子羹一碗,意在答谢,莫问道谢之后受了。

    周贵人亦不多待,转身出屋,刚刚迈出门坎,便有门丁跑来自院外高声通报,“禀贵人,皇后驾到。”

    周贵人闻声顿时面露怒意,回头看向莫问,莫问缓缓摇头,周贵人深深呼吸,冲那门丁抬了抬手,“知道了。”

    “这贱婢当真阴魂不散。”周贵人出言骂道,她乃皇眷,多有修养,贱婢是她能想到的最恶毒的骂人词语了。

    “要来的迟早会来。”莫问接口,昨夜方才破了对方诡计,这皇后清早便寻上门来,当真是气急败坏。

    周贵人虽然心中大有恨意,却亦不能违背礼数,匆忙回房穿戴宫装外出接迎。

    “先生,可要闭户?”那圆脸宫女请示莫问。

    “不用。”莫问摆手说道,皇后自然知道他住在这里,关门不但隐藏不了行踪,还会落人口实。

    虽然并未关门,莫问亦没有留在外屋,而是回了中屋盘膝打坐。

    没过多久院外便传来了女子的说笑声,一是周贵人轻缓的语音,还有一道声音响脆,如同鹂鸣,想必是当朝皇后。

    二人所说多为赞美亲切话语,莫问自房中见不到二人神情,不过想必二人都是笑脸,这二人皆恨透了对方,却虚假的说笑,当真是虚与委蛇。

    二人说话之间进了正堂,距离远了,声音便不可辨。

    “那皇后可曾领侍女进屋?”莫问冲自门旁偷看的圆脸宫女问道。

    “不曾。”后者回答。

    莫问闻言放下心来,只要没人假扮宫女就没有大碍,皇后本人想必不会下手谋害。

    一盏茶的工夫,有侍女到来,“先生,皇后要见你,贵人推不过,只得应了。”

    莫问一听暗道糟糕,这皇后当真是冲他来的。

    短暂的犹豫过后,莫问只能穿鞋前往正堂,皇后身份尊贵,单是随从侍女就二十余人,还有内侍数人,这些人见到他无不直视打量,莫问只作不觉,移步正堂门口站定,冲坐于主位的宫装女子稽首见礼,那女子年纪当在二十岁上下,身穿凤袍,多有头饰,较周贵人矮了几分,双腮微鼓,发髻三盘,面相多有稚气,并不像心机深沉之人。

    “放肆,见了皇后竟敢不跪。”皇后尚未答话,站于门旁的内侍尖声开口。

    “贫道乃上清受箓道人,律典明载见君不跪,先前承接圣旨亦是直身。”莫问转头冷视那去势的奴才。

    “免啦,免啦,姐姐为两位王爷所请西席果然器宇不凡,好生英俊啊。”皇后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莫问。

    周贵人听出了对方意有所指,急忙接口笑道,“皇后说笑了,既是西席当重才学,与相貌何干?”

    “两位王爷乃龙蟒尊身,非饱读诗书之大家鸿儒不得启蒙,这位公子颇为年少,不知才学如何?”皇后笑问。

    “无量天尊,请皇后谕下。”莫问平静的说道,这位看似稚气未脱的皇后实则很是阴毒,此番无疑是来发难的,若是被问住了就表明没有真才实学,若是没有真才实学就不是王爷西席而是贵人面首。

    皇后闻言看向门旁一红衣侍女,那侍女先前可能早已得到授意,见状立刻开口,“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

    “不骞不崩,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莫问随口接下,对方问的是诗经雅篇,暗示皇位当归谁所有,由此可见对方确是有备而来。

    “在上位不凌下,在下位不援上,正己而不求于人则无怨。”红衣侍女再问。

    莫问闻言心中微有怒意,对方引经据典刻意刁难,这段话出自四书中庸,意思是我不欺负你,你要安守本分,不要妄想其他。此语对周贵人多有不敬,但对方既然发问又不能不答,故此只能接下,“上不怨天,下不尤人。”

    红衣侍女未曾问倒莫问并不罢休,再度开口,“乾卦九五。”

    “飞龙在天。”莫问挑眉冷笑,对方竟然以易经考他,当真是班门弄斧。不过对方寓意亦很明显,以皇帝压人。

    “斯二者,天也。”红衣侍女再问。

    “顺天者存,逆天者亡。”莫问回答,对方的这个问题已经不是问题了,而是借用孟子之言来对他进行恐吓。

    “好人之所恶,恶人之所好,是谓拂人之性,菑必逮夫身。”红衣侍女再引大学中句。

    莫问闻言抬头看向周贵人,周贵人会意,冲那红衣侍女发问,“莫先生做我两位王儿的西席便是违了人性?便有灾难降临?”

    “嘻嘻,姐姐说的哪里话,侍人别无他意,只是与公子言书而已,”皇后冲那红衣侍女摆了摆手,“再敢口不择言,看本宫不割了你的舌头,下去吧。”

    “前日车骑内眷前来,送有锦绣八匹,颇为轻柔,请皇后挑上几匹,亦是我的一点心意。”周贵人试图扯开话题。

    “不忙的,姐姐,本宫听闻昨夜王府大有异动,不知所为何故?”皇后冲周贵人问道。

    周贵人未曾想到皇后会问起这些,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

    “无量天尊,回皇后问,昨夜有人以妖法谋害两位王爷,贫道出手克之,方才引起震动。”莫问接口回答。

    “原来如此,竟然有人敢谋害亲王,当真胆大,定要严加追查,莫要跑脱了贼人。”皇后佯装惊愕。

    “多谢皇后关怀,那妖人所用妖法不过雕虫小技,昨夜已自食恶果,贫道本不愿多生是非,但那妖人实在欺人太甚,贫道已然忍无可忍,若是再有妖人上门,定要寻到他的老巢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莫问正色说道。

    皇后闻言神色大变,面皮微微抽动,强忍怒意挤出笑容,“莫公子当真是豪气冲天,昨夜立下大功,本宫要禀明圣上,为你求赏。”

    “无量天尊,贫道告退。”莫问厌烦了这种虚假,稽首过后转身离开。

    皇后碰了壁,心中懊恼便借故匆匆离去,周贵人送走了她,回到莫问房中遣走了两位宫女。

    “今日多亏先生应对得体。”周贵人提壶为莫问倒茶。

    “份内之事。”莫问叹气摇头,他本是道门中人,最为厌烦这种勾心斗角,却偏偏无法避免。

    “先生今日好生豪迈,那贱婢日后想必不敢再暗中使坏。”周贵人将茶杯推至莫问近前。

    “希望如此,这皇家官场之事太过烦心,你每日应对这些事情,便不厌倦?”莫问再度叹气。

    “便是厌倦又能如何,我一妇人比不得你,你有绝技在身,想去哪里便去哪里,我有牵挂拖累,离不得,躲不开。”周贵人轻声说道。

    莫问见周贵人语气轻柔,察觉到不妥,急忙借故去膳房查看,起身离去。

    中午时分,圣旨来了,不过不是赏赐而是差事,“朕闻听东海王府西席多有异能,城北天宁庵妖物作祟已然多年,道长可前往降之,以分君忧。”

    “既然作祟多年,为何不让国师前去降服?”莫问冲那宣旨内侍问道。

    “国师所为皆是大事,抽不得身。”内侍乃皇后**,回答的很是傲慢,言罢转身离去。

    莫问看着手中圣旨,苦笑不已,‘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