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紫阳 > 第三卷 玄奇 第一百九十四章 大军开拔
本站域名 www.be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四日,五日,六日,一直到得第七天傍晚,檀木子和那僧人方才赶来,实则他们早在七日之前就已经出发,之所以路上如此缓慢是因为朝廷派了太子和冀公主携带大量吃食用物前来犒赏三军,他们二人随队东进,故此耽误了时间。(凤舞文学网 )

    此番见面石真兄妹三人之间的气氛显得很是融洽,原因很简单,石真保举莫问担当护国真人立了大功,所以她心情甚好。而太子与石真为同党,莫问一战歼去燕军骑兵两万有余,对太子来说也是喜事。而冀公主心情好是因为石真向朝廷请调的一僧一道都是她和二皇子三皇子举荐的人,若是立下功劳,她的脸上亦有荣光。

    晚宴过后,皇室三兄妹留下莫问叙话,莫问沉吟片刻留下了檀木子和那名为绝尘的僧人,此举旨在向二人表示信任和器重。

    所谈话题乃是赵国朝廷最为关心的战事,不管是太子还是冀公主都认为先前的战事可以一举定乾坤,接下来只需扫清余孽便可,莫问和石真毫不犹豫的泼了二人冷水,燕国所占据的三郡十六州极有可能有大量的异兽和道行高深的巫师存在,要逐一收复十六州绝非朝夕之功。

    此外隐藏在燕国境内的探马今日清晨也传回了消息,截获了燕国发往高句丽的信鸟,得知燕国已经命令远征高句丽的五万燕兵火速驰援三郡。这种情况下不但不能减掉两万兵卒,还需作好与敌军进行持久苦战的准备。

    阿弥陀佛,贫僧有一事不明,需请教三位千岁和护国真人?坐于下首的绝尘出言说道。

    莫问闻言没有答话,石真看向太子,太子抬手开口大师请讲。

    那燕国乃是边陲小国,并不擅舟船建造,怎能跨海东征?绝尘说道。

    绝尘大师所言极是,贫道亦感疑惑。檀木子出言附和。

    二人言罢,太子兄妹三人并未立刻答话,而是摇头苦笑,莫问于心不忍便出言解释,绝尘大师和檀木真人有所不知,那高句丽乃是位于燕国东北的一处国家,并非跨海的高丽人。

    绝尘和檀木闻言大感尴尬,刚来到此处就显示出了对地理的陌生和对环境的不熟。

    二位辅国皆为中原人士,到此东北边陲不明地理也在情理之中,日后行事可多请计于莫真人。太子趁机强调莫问的统帅地位。

    福生无量天尊,阿弥陀佛,遵太子旨意。檀木子和绝尘同声答应。

    莫问待得二人落座,便铺开三郡地图与众人推度战事,当初赵国设立郡府州县的时候可能考虑到了北方的外族入侵,三郡的郡府和州府呈箭头形状探向东北,呈彼此驰援的犄角之势,这样的布局适合进行北方防御。此时三郡已然陷落,要反攻夺回,就需要反其道而行之,说的直白一些就是一开始要攻克的城池很多,越往北打,城池越少。

    这种情况猛然一看,好似最难打的仗在前期,实则不然,前期燕军需要防守的城池关隘很多,故此兵力和异兽会相对分散,越往北打,燕军需要防守的城池就越少,且有自前方撤回的残兵协助守城,要攻克城池收复州郡就相对困难。

    在此之前莫问早已看过地图,知道是此等情况,此时拿出地图示于众人只是出于礼数,此外还有一个目的是要让太子和冀公主知道战事会越打越艰难,让他们做好长久保障的准备。与此同时也为日后早做铺垫,免得收复失地的进度越来越慢,朝廷会误会是他在有意拖延。

    随后就是分兵的问题,这也是冀公主此番非要跟来的原因,她自然希望己方所举荐的二人能够多带兵马,莫问知晓其意,不待其开口便提出二人各自统带两万兵马,绝尘走西北黄郡,檀木子走东南白郡,他自领兵一万走中路。

    这样的安排自然不会有人反对,连石真也没有反对,因为她坐镇黑郡掌控粮草,只要掌控住了粮草就是握住了军队的命脉。檀木子和绝尘没想到莫问会如此器重他们,有些惶恐,莫问冲二人微笑点头,以定其心。

    随后就是南北两路兵马的带兵将领人选,在这一问题上莫问与太子产生了分歧,太子是想将图鲁再度派来效力的,莫问坚决不要,建议由马平川的副将与绝尘搭配攻黄郡,常言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太子最终拗不过莫问,只能让步。

    诸事议定,众人告退各自回房,莫问到得东院推门进屋,石真在后跟入。

    你不该当众驳他颜面。石真说道。

    不怕疾风骤雨,就怕祸起萧墙,图鲁对我心存成见,此人用不得。莫问自然知道石真口中的他指的是太子。

    你就不怕开罪了他,他会记恨在心?石真问道。

    他能奈我何?莫问翻看着太子带来的诸多赏赐,自其中挑出两支成形山参,唤来婢女,命其送与绝尘。

    多此一举,你即便不送礼物与他,他也会替你抓那耗子。石真没好气的说道。

    我先前对他多有羞辱,此乃修好之举。时候不早了,早点回房歇着吧。莫问出言轰撵。

    明**就要统兵北上,便没话与我说?石真落座开口。

    赵国青年才俊多如牛毛,你为何偏偏为难于我?你是胡人,我父母亲人皆因胡人而死,我不可能娶胡女为妻。莫问随手翻看那些赏赐,并不回头。

    便没有一丝希望?石真情绪瞬时低落。

    莫问闻言没有立刻回答,因为他发现与石真相处的久了似乎有些习惯了她的存在,虽然这种习惯并非感情,但时日一长会转变成什么他不敢断言,因为人心境的变化并不受理智控制。

    我们只可以做友人,做不得别的。沉吟良久之后,莫问摇头开口。

    哼。石真冷哼一声离座站起向外走去,到得门口再度回头,又是一声哼,这才出门去了。

    石真走后,莫问皱眉站立久久未语,石真虽然看似生气,但临走时脸上是带着笑的,这表明她对于他的回答感到满意,仔细想过之后莫问感觉先前的回答大有问题,看似决绝却并不决绝,较之二人初见之时已然缓和了许多。石真想必是察觉到了这一点,此女虽然任性却非常聪明,发现了他的弱点之后定然会用绳锯木断,水滴石穿的手段来缓慢靠近。

    若是石真真的做到了数年如一日,他自忖无法做到铁石心肠,早晚会被其感动,而应对之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敬而远之,好在此番出战石真不得跟随,日后见面的机会不会很多。

    回神过来,莫问找到先前画写隐阳符剩下的那些黄纸捆扎之后贴身放好,日后使用符咒定然频繁,紫色符纸数量有限,且耗损灵气较重,若无必要当以黄纸画符。

    做完这些,莫问起身意欲关门,恰逢绝尘前来拜访,莫问迎之入内,侍女送上茶水,二人对坐叙话,当日在正阳宫外,绝尘几乎被莫问以符咒幻化的青狼憋死于地下,但最后关头莫问收回法术饶了他一命,绝尘是见过莫问狠辣手段的,故此对他抬手饶命很是感恩,加之莫问差人送他礼物,故此收到礼物之后立刻过来道谢。

    由于日后要统兵协同作战,加之有可能还要仰仗此人去抓那耗子,故此莫问与绝尘说话较多,闲话过后说起当日孔雀明王所说大乘教法和小乘教法一事,绝尘年纪当在三十岁上下,年轻僧人不似老和尚那般固执,得知此事颇感兴趣,并不认为那孔雀明王为假,言之此时僧人所习教法确有不足之处,待得此间事了,当去凉国寻之,听其教法。

    绝尘有此态度,莫问深感欣慰,不管是个人还是教派都不可能十全十美,信徒盲信盲只能害己,但当局的僧人和道士如果不能正视自身不足则可能祸及万民,道人都能正视是无良道人胡乱炼丹毒死了汉武帝,为何僧人就不能正视自身教义之缺陷而加以改正。

    待得三更时分,绝尘告辞,莫问躺卧休息。

    次日,需要分兵三路,马平川与檀木子为南路,他们路途最远,故此先行开拔,两万大军与火头粮草浩荡出城。

    由于兵马众多,待得南路开拔完成已然是中午时分,随后是绝尘和李文所领北路,李文本是马平川副将,官阶不高,太子眼见拗不过莫问,便改为笼络人心,恰好蒲雄升迁之后虎威将军空缺,太子又掌管太尉府,便在开拔之前命李文补缺,四品擢升二品。

    待得南北两路尽数出城已经是傍晚时分,按照石真的意思中路等到明日开拔,但莫问唯恐夜长梦多,加之此时已经有月光照亮,便命令中路开拔,他所统带的军队虽然人数最少,兵种却杂,三千骑兵,两千弓兵,五千步卒和一干火头。

    粮草会每月送达,当多加小心,频传书信。石真送别。

    你也要多加小心,郡府房舍众多,到了夜间你可勤换住处。莫问点头说道,先前随马平川回撤的有几名道人和僧人,这些人他没有再行调度,而是留在郡府负责保护石真。

    石真点头答应,莫问冲不远处的太子和冀公主抬了抬手,转而掠下城墙,率军东进……

    〖∷ ∷∷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