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点金 > 作品正文卷 141和谈
本站域名 www.be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萧楠当然没有那么大的把握一定能游说成功。

    虽然迄今为止他见识过很多狠角色,可是这种军事上的事情,他还没那自负到以为自己真的懂什么战略不战略,能够借此说服驻守在还魂山的军队首领。

    他敢这么夸下海口,完全是因为婉月已经去为他牵线,去询问了留在萧城的“暗灯”代理——那位王小姐。

    王小姐和他通了电话后,表示暗灯目前是支持姚二的。

    这句话就已经透露出了太多的讯息。

    暗灯的势力可以和姚大帅和大老爷分庭抗礼,那么为何偏偏要支持姚二,这不是明摆着拆大帅的台么?萧天佑那么精明,绝对不会扶植一个如同姚二这般愚蠢自负,注定失败的家伙。

    以姚二的材质,只怕做傀儡都不够格。

    唯一的理由,那就是暗灯和其他两家早已达成了共识,现在不过是在逗姚二玩罢了,暂时安抚住他。

    那么照此推理,还魂山的军队,其实根本没有要和姚二对抗的意思,因为大帅和暗灯,一个鼻孔出气罢了。

    就算姚二要去攻打还魂山,只怕对方也是虚晃一招。

    即是如此,不如自己出面,争取下和平,反正总归对方是要耍着姚二玩的。

    然而冬少将却在上了车后数落他道:“你疯了么!竟然许下姚二这样的承诺!你知不知道,姚二是个心胸狭窄容不得贤才的人!这次任务,不管你成功与否,姚二都饶不了你!你若是真的能胜利归来,姚二也少不了姚二对你当头一刀!”

    “能不能杀得了我,就要看他的本事。”萧楠并不在乎道。

    “他杀不了你。”苗枫则道,“他没那么大的本事。”

    “你看,他都这么说,那是肯定杀不了我的。”萧楠道,“放心吧,以及,感谢你的关心。”

    “别怪我没提醒你,这次行动的主心骨还是你,从我个人利益的角度上看,我希望你最好能够保住你的小命。”冬少将冷傲道。

    “放心。”萧楠道,“我还有底牌。”

    回到萧家后,萧楠又要安排一番,他要去还魂山,就不得不带上两个高手,一个是婉月,一个就是苗枫。

    而且这次他们前往还魂山还要秘密前往,不能被外人发现端倪。正好他在木桥村有个工程,便以视察工程的理由前往就行。

    想不到自己到了民国还有出公差的机会,自然也要好好准备一番。萧楠特意理了个发,还叫人把苗枫原本乱糟糟不修边幅的任性式发型给理了,并把他的一大堆银饰品没收,说回来再还给他。

    这让苗枫的脸色更臭了。

    “不用带武器了,毕竟我们是和谈大使。”萧楠对婉月和苗枫道。

    “好的。”婉月一口答应。萧楠其实明白,对于这两人来说,有没有武器都一样。

    姚二那边催的急,他们只好第二天就冒雨赶往那边,冬少将贴心的提供了一辆他的爱车,这下终于不用坐敞篷小车了。

    其实萧楠觉得自己的小车还是挺舒服的,透气还能看风景。

    每次出城,萧楠的心情就很好,觉得好似脱离囚笼般。

    只是天公不作美,阴沉沉的,不时还会下一场阵雨。一路上遇到的行人因此更加稀少了。

    他们到达木桥村时只是远远看了一眼,并没有做停留,从木桥村的那边的状况看,确实进了工程队进去,正在进行村里修路的工程,显得非常繁忙,估计当地的村民也大多被应招进入工程队做工。

    从木桥村外的大路再开车几十里,就是他们曾经和苗枫再次相遇,并见识到了伏羲又一次神威的所在地。

    原本道路两边形成的水泽已经退了不少,被淹的低洼路面也显露出来。

    从这条林荫道穿过,再绕一道山口,就能到达已经被围起来的还魂山,山前的村子已经被推倒,重建成了被重兵把守的检查站和军营。来自西北地区的军需物资,通过一条更加偏僻的山路送到这里来。

    还未到达检查站,就能听到山里矿洞发出的隆隆响声,估计是开采的机器发出的。

    婉月在岗哨处下了车,向站岗的士兵出示了自己带来的证件,并说明了来意。

    于是士兵们经过了重重上报,他们的车子在那停了大概有四十分钟,才被允许通过,但是在进入真正的矿区前,要进行严格的搜身。

    萧楠知道会有这个流程,连义肢都没带。

    经过了一番搜身,搜车后,士兵终于放行。

    车里驶入了铁皮围墙之内,只见所见情景就犹如进入了一个管理森严的军事监狱,十步一岗三步一哨。

    而山里的巨响也越来越清晰了。似乎是有一头巨大的猛兽在低吼咆哮。

    车子行进到一定的位置就不能再继续前进。萧楠只得下了车,拄着双拐跟着带路的士兵。

    城外的气温在下了一场雨后显得很冷,他披了一件黑色的大衣,即使如此,还是觉得空气凛冽,犹如初冬。

    几个持枪的士兵围着他们,直到他们走到一处新建的指挥部里。

    那屋子盖得像是80年代的厂房似的,已经通了电,在隐晦的天幕下显得与其他屋子漆黑的兵营不太一样。

    萧楠进屋时,婉月和苗枫都被拦下,只许他们在屋外等着,还有七八名士兵看着他们。

    萧楠只得独自进屋。

    坐在屋里很有军事风格的简单办公室内的,是一名看起来就很有心计的中年军官,四十多岁的年纪,个子不高,头型和胡须都很像鲁迅,只是矮胖矮胖的。

    他就是这里的最高长官——罗大尉。

    萧楠不知道军阀的军衔是怎么给的,感觉极为混乱,这位罗大尉似乎权力不小,堪称大帅的心腹,甚至比姚二还要受到大帅的信任。

    一见到萧楠,他就很有礼貌的示意萧楠坐在椅子上,并让勤务兵给他上了一杯热水。

    “萧家十三少的名头,我可是如雷贯耳。这一年来,萧城最风云的人物就数你了。”罗大尉见面就恭维道。

    “过奖过奖,萧某这次前来,其实是要和将军商量一件要紧的事情。”萧楠抱拳道。

    罗大尉笑道:“虽然我最近几个月都在奉行大帅的命令把守这里,但是城中的事情也不是全无所知。

    对于姚二公子的行为,我并不感到奇怪。甚至可以说,大帅早有预料。”

    “即是如此,还望将军高抬贵手,尽量让萧城免去一次战火的洗礼。”萧楠道。

    罗大尉笑道:“我们的职责除了看守这座矿山,自然还要包围萧城及其周边百姓的安宁,所以我们并不会和姚二公子的人马交火。

    倒是您,十三少,希望这里就是你离开萧城最远的边界。这是大帅的命令。”他的意思很明确了,萧楠就算可以在萧城周边行动,这里也是他的范围极限。

    反观整个萧城及其周围的地形,可以说算是一个盆地,到了还魂山这里开始,周围倒是都是高山峻岭,需要穿山铁路才能进出。

    古人有的把这种地形叫做聚宝盆,也有的叫做“聚阴之地”。

    这种地形要么是风水宝地,要么就是大凶的煞地。

    萧城的兴旺和不祥,似乎也暗合这种风水之说。

    萧楠拱手道:“将军深明大义,我替百姓感谢您,我并没有要离开此地的意愿,来到此地,也不过是为了争取和平。既然罗将军无意大动干戈,还请罗将军配合一下,发个通告给姚二公子。”

    “我已经亲笔写了一封信。你替我交给他就好。”罗大尉将一封包好的信交给萧楠,“军务繁忙,我就不多留您做客了。再说这里是军事重地,也没什么好看的。”

    萧楠心想,什么狗屁军事重地,要不是伏羲在这里作祟,这里就是个鸟不拉屎的破土山。

    没想到外人看上去凶险非常的游说讲和就这么轻松的解决了,有点出乎萧楠的意料,他还以为还要很费口舌,没想到这位罗长官太通气了,办事利索。

    直到他们的车子开出军营,苗枫都还觉得有点太快了。悻悻道:“就这么结束了?”

    “是啊,多好啊。人家那边太懂事了。”萧楠扬了扬那封信道,“时间还早,我们可以在城外多逛逛,看看有什么土特产带回去。”

    “好啊。”苗枫想都没想就觉得这个提议很好。

    婉月则叹了口气,这总是下雨,萧楠的腿病容易发作,他还这么恋着在外面游荡。但是又不忍心让他这么快就进入那个萧城的囚笼里。

    “去哪边好?”她问,现在开车的就是婉月,车里三个人也只有她能开车,苗枫对开车一窍不通,萧楠则是身体缘故没法开车。

    “我研究过地图和报纸,我们往西走,那边有个西南到这边的贸易中转地——叫做牌楼街,其实是个大镇,南来北往的人很多,还能看到不少过路的各族的人,据说很热闹,西南风情十足,和萧城的现代化又不一样。”萧楠看起来真是做足了旅游功课。

    他又补充了一句:“你们带钱了吗?”

    “我带钱了。”婉月空出一只握方向盘的手指了指自己副驾驶位上的丝绸缎子绣花蜻蜓金口包。

    那是萧楠的商场鞋包专柜里萧楠为她挑的,她很是喜欢就一直带着,还配了个白玉吊坠在上面。

    “这么好看的包,要小心扒手,我经过那边,那里人多且杂,小偷很多。”苗枫还专门凑过来看那个包道,“其实那边有钱人并不是很多,起码没有萧城富人那么多还洋气,大多是马队,驼队,这些走陆路的赶山客。都是讨日子的穷苦人。”

    “那就更要一看了!”萧楠兴奋道,“我还没见过真正的驼队!”

    “说到热闹,那边玩杂耍的确实很多……”苗枫躺回了他的座位靠背道,“都是假把式,还有耍猴的,耍狗的,斗鸡的,斗牛的,不过看了都要钱。”

    “哇!这么有民俗风情!”萧楠双眼放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