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状元是我儿砸 > 村妇也疯狂 第31章油炸鬼
本站域名 www.be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礼越回来之后,卷了铺盖,收拾了物什,被送走了。

    云及一个人追着他们跑了很久。

    他和邻居礼越是从小玩到大的,分别时,十分不舍。本来云及还可以跟着黎清去城里看他,可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竟造成了两个小孩子一别就是十几年。

    再次见到礼越的时候,姜家已经是另一番光景。

    ……

    翌日,黎清果真开始教云及太极。小孩子的稳定性往往不强,黎清为他讲解了太极的基本原理之后,便为他制定了系统性的修习方案。至于太极的来源,黎清闭口不谈,并再三要求云及不可外传。

    学太极也不容易的。

    黎清这副躯壳毕竟不是自己原来那副,还好原主经常做事情,蹦着跳着,整体的体能和柔韧性勉强过关。加上后期的锻炼,再次拾起太极应该没问题。而且她身上有加持buff——力大无穷。

    这个技能黎清三更半夜研究过,这是一个被动和主动同时发生才能触发的技能。所以平日里,她看起来和一般人没什么两样。

    早饭过后,云及便去上村学了。黎清给他装了些李子,李子是自家后院产的,可以分享给夫子和同窗。

    “阿清,我们娘俩要想个赚钱的法子了,云及上了村学,我们的开销只增不减,我怕这样下去……”

    姜氏忧心忡忡。

    自从上次云及被拐走之后,姜氏对他看得越发的紧,甚至是只要云及离开她的视线,她就得叫两声儿。

    黎清问姜氏:“娘,再过几日云苔籽要收了吧?”

    “是,我们田地不多,都种了桑树了,便没有栽苔菜,这几天天气好,别家都在收割打云苔呢。”姜氏说道这个云苔心里颇有些发怵,这东西招蜜蜂,她小时候被蛰过,留下了心理阴影。

    只是这赚钱和苔菜油有啥子干系?怎么扯这里了?

    村子里有家榨油作坊,专门榨油的,是属于孙氏族下的榨油坊,由孙五叔掌管着。

    平日里吃的油便是他那里打来的。很多农户收了菜籽,便会送到他那里去榨油。作坊里收取少量人工费,也收菜籽油。

    没有种云苔的人家想要吃素油,便去作坊打油。

    “娘,我们家还有多少油?”

    黎清准备打这个油的主意了。每回炒菜,自家是要放菜油的,只是放的不多,堪堪能够让菜捂转就可以了,所以饭菜缺乏一点儿油劲儿。

    至于猪油,家里有个瓦罐子,里面大概有半罐子油,平日里除了吃面条,很少动它。

    “还有一壶,怎么?”

    “现在油多少钱一斤呢?”黎清又问。

    对于油这玩意儿,黎清一定要先计较清楚,免得到时候姜氏不肯。黎清猜测这油应该不便宜。

    “一百四十文一斤,比盐还贵,盐才卖70文一斤呢。”

    贵吗?黎清半天没反应过来……

    仔细想了想,确实贵了。

    也就是一两银子,只能买不到八斤油。如此黎清心里又有了计较,油这么贵,姜氏能同意那个油条么?万一把我打一顿,咳咳咳。

    “娘,我想到一个赚钱的路子,只是需要一点油,不过我有保证,是能够赚钱的,而且暂时没人可以仿造。”黎清掩了掩嘴。

    她仔细观察过几个市场,都没见到过油条这种小吃。那晚瞬移到的夜市也不曾见过,所以她断定,油条是不曾出现过的,可能是暂时没有这个条件吧。

    姜氏仿似双眼放光:“什么法子?”

    “等你们尝了才知道。”黎清故作神秘。

    她表示自己根本没炸过油条,只是曾经参与过别人的油条制作过程,才有幸知道了油条的做法而已。说白了就是做了旁观者。

    现在她要实验。

    黎清将家里的稍微大点的汤钵子找了出来,一共三个。

    随后在姜氏肉疼心肝儿疼的注视下,从柜子里拿出麦粉,和老酵母。

    一阵捣鼓过后,黎清拍了拍手上的粉,道:“好了,等发酵,晚上应该可以弄出来了。”

    “阿清啊,这个……能行么?”

    姜氏不敢相信,这是蒸饼么?还是蒸馒头?这东西早就烂大街了好么?完全赚不到钱啊。

    “就看晚上了。”黎清笑道,“娘,要是失败了,我就把这三钵子给生吃了。”

    下午,云及下学回家。

    “娘亲。”云及进门便喊。

    姜氏去看田里的秧了,黎清一个人在家,她在锅里倒了油,准备炸油条了。

    黎清一边扯面,一边对云及说:“小白,今日如何?”

    “甚好,娘亲在做甚?”云及将书本小心翼翼地放在书架上,随后跑到厨房。

    “娘亲在给小白做好吃的。”黎清笑着说。

    “小白来烧火。”云及一屁股坐在灶台后面的木墩子上,拿起一旁的柴往灶里添。

    黎清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将第一个陶钵里面的面切成一条一条的,两条合在一起,拿筷子一压,然后躺进锅里。油一滋,面条立即就如开花一样,膨胀起来了。

    “好香!”

    云及直溜溜的眼神盯着锅里。

    “小白站开一点,小心油爆炸。”黎清自己没少上过这个当。

    “娘亲,这个叫什么名字?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这个啊,叫油条……”

    这油香味遇上膨胀的面粉,瞬间扩展了十倍,飘的老远。

    也多亏了姜家周围只有王家一家,不然得引起轰动。

    这年头谁家敢这般浪费素油?

    很快,第一根油条便成了。黎清将它挑出来,晾在一边,又开始炸剩下的。

    每个钵子里的都分开放的,为什么不放在一起?是因为每个钵子面粉里面放的老酵母和碱量不一样。油条这玩意儿,放多了酵母,膨胀的厉害,碱多了会很难吃,少了又没味儿。

    黎清看见云及的双眼都快泛绿光了。也是辛苦他了,忍了这么久。黎清告诉他,这是第一次做,不知道味道如何,等全部弄好了,再试吃。

    云及小娃子自然是听他娘的话,为了不让自己流口水,去屋里喝了几大碗水,以此解馋。

    在云及的注视下,黎清掰了一小块儿尝了尝,觉着味道还不错,就是厚实了些,一点儿也不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