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缥渺 > 章节目录 051 出手
本站域名 www.be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走吧,带你去买新衣服,给你哥哥,赵阿姨还有三叔,都买几件。”

    颠了颠手中碎银子,寒风和三十一一起,朝着服装店走去。

    这家服装店档次尚可,上门的客人大多是有身份的人,衣着打扮亮丽如新,十分考究。

    三间店铺,里面的人不是很多,他们两个一走进来,就有店员跟了过来。

    一个年轻小女子,面容精致,干净历练,热情招呼说:“两位客官,是来选衣服的吗,我们这是大屯镇最上档次的一家店,各种面料的衣服,各种款式应有尽有。”

    寒风四处张望着,环视一周,手中拎着黑木棍子,微微一笑:“我们想多买一些,给我小妹妹挑几件过年穿的新衣服,款式要新颖,料子要好,价钱可以谈。”

    “好的,我先给这位小妹妹挑上几件,试穿一下,您好好看看。我想多问一句,这位客官您难道不需要吗,我看到您手里的权杖是全新的,是不是也要换一件新衣服,搭配一下啊。”

    好一个能说会算的嘴皮子,做生意的好材料。

    寒风不好拒绝,淡然笑着:“那好吧,给我订制一款上好的锦缎长袍,要黑色的,和我手中木棍一样黑。“

    小女子被逗乐了,开怀一笑:“好的,按照您的要求订制,用最好的黑色锦缎。我一会叫老板娘过来,她来给您量身定做,一般三天之后就可以取了。”

    ——————————————

    还有一个多月就到年关了,平日里,三七一家人,省吃俭用,生活十分简朴,尤其是三七的父母,连续好几年,都不舍得添置新衣物。

    日子平淡,生活艰辛,三七一家人对待寒风,如同家人一般。

    每当寒风到三七家做客,借宿几日,三七的母亲赵阿姨,都会拿出家中最好的饭菜来招待。

    三叔养了一群山羊,若是家中没有了羊肉,都会毫不犹豫的宰杀一只,现杀现做。

    这些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给了他不少家的温暖,孤身一人置身空谷道场的寒风,心中多了一份质朴的情愫。

    他将三七当做兄弟,把机灵可爱的三十一当做亲妹妹。

    ————————————

    三十一按照家里人的尺码,给赵阿姨、三叔、三七还有她自己,各自挑选了两件过冬的衣服。

    “寒风哥哥,就这些吧,不能买太贵的,花了你的钱,我妈妈会说我的。”三十一很懂事。

    他为之一笑:“你看着买吧,这都是你和三七,帮我抓蠹虫,饲养风翎鸟赚的工钱,应得的。”

    衣着整齐的店员小姑娘,笑嘻嘻,调侃说:”抓什么虫子,喂什么鸟来着,这么容易赚钱,叫上我好吗……我在这边打工也挺辛苦的,工资少的可怜。“

    “你别闹了,快快算账,我们要赶着回去。一会太阳高了,路面湿滑不好走。”

    小店员有点俏皮,呵呵一笑,应了一声:“这些一共五个银币,加上你定做的那一件锦缎长袍,一共八个银币。”

    寒风点了点头,也不讨价还价,笑着:“这是九个银币,我的那件锦缎长袍,做好之后,就不来取了,你们帮我送到三里屯那边。我的名字叫做寒风,村里的人都知道我住在哪里。”

    小姑娘甚是机灵,急忙接了过来:“公子您太客气了,长袍裁剪好了之后,我给您送过去。您多给的一个银币,就算给我的小费吧。我叫欣悦,希望以后能经常见到您,谢谢寒公子!”

    他点点头:“嗯嗯,看你办事挺机灵的,有机会再见。”

    欣悦拿着九个银币,开心极了。

    一个银币的小费,轻易到手,赶得上她小半年的工资了。

    ————————————

    寒风带着三十一一起,离开服装店,走在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大街上。

    来到空谷道场三年多,他还是第一次到大屯镇赶早集。

    这里的不同于修真世界,不同于蔚蓝城和风之城,建筑风格简单,都是一两层的红砖房子,到了夜晚,也没有霓虹初上,万家灯火。

    和修真世界相同的是,浓厚的生活气息,柴米油盐酱醋茶,衣食住行。

    人们为了生活忙忙碌碌,来来往往。

    三十一看到他开心的样子,笑着问道:“寒风哥哥,我好久都没有看到你这么开心了,我今天也很开心,买了新衣服,看到了热闹的大街。”

    他不禁感慨,原来要想快乐如此简单,三个字——买买买。

    “嗯嗯,你买到了衣服,我找到了一根趁手的棍子。这些天,天气放晴,渐渐转暖,我打算练练筋骨,才想起,来这里的兵器铺子转转。”

    寒风黑木权杖搭在肩头,一头挑着装满衣服的包裹,神色安然,心生悦然。

    走着走着,来到蒸汽腾腾,芳香四溢的包子铺。

    这一会,临近晌午,吃早餐的人渐渐稀少。

    不负众望的三七,坐在一个四方四正的木桌旁边。桌子上面摆满好几笼包子,吃得正酣。

    “三七哥哥,我们都逛一圈回来了,你还在吃,你吃了多啥呀?”三十一撅着小嘴,念念叨叨。

    三七回过头来,手上端着一碗胡辣汤,吃得红光满面,说道:”你们这才回来,还好我在这排队,不然包子早就卖完了。快点坐下来吃,再过一会就凉了。“

    寒风还真有点饿了,肚子里没货,叽里咕噜的,放下包裹坐了下来,笑着:“这里包子味道如何,有没有我喜欢吃的,北瓜馅包子?”

    在风之城的时候,他就喜欢吃北瓜馅的大包子,白白嫩嫩,松松软软。

    “有,给你点了两笼,趁热吃。”

    寒风轻轻掀开,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北瓜馅特有的清香之气,霎时食欲大增。拿起筷子,夹上一个松松软软,白白嫩嫩的大包子,塞到嘴里,又香又糯,松软可口。

    “好吃,味道很正,三十一,快点吃一个。”

    三十一轻轻巧巧,弄了一只包子到碗里,慢慢品尝起来,香甜可口。

    呼呼喝了一碗胡辣汤,三七打了一个饱嗝,大腹便便,笑声问道:“怎么样,味道很不错吧。你们两个在集市晃悠了这么久,都买了啥……这黑黑的棍子是啥玩意,路上捡的吗?”

    三七拿起黑木权杖,聊有兴致地摸了两把。

    三十一噗嗤一笑:“那不是路上捡的,是寒风哥哥花了十个金币买的,很贵很贵的。”

    “什么,这黑不溜秋的木棍,值十个金子,是啥材料制成的,咋这么贵?”

    寒风淡然一笑,解释说:“这可是上乘的阴沉木,原料金丝楠木。金丝楠木沉入河底,在厌氧环境中历经千年,碳化而成。有着极高的韧性和刚度,价值自然不菲。”

    “乖乖,你买根棍子干嘛,十个金子,够在这大屯镇,置办一副宅子。”三七啧啧称奇,有点心疼。

    寒风喝完一碗胡辣汤,身子暖和不少,释然笑着:“我在天境湖畔,守护着三千亩湿地,长时间置身潮湿环境中,湿气太重。阴沉木有着祛湿驱寒,清血通气的效果。“

    “清血通气,祛湿驱寒,这么厉害,那我也要耍耍。”

    三七抱着黑木权杖,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

    三个人吃饱喝足,该买的物件都买齐了,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

    突然看到,前面不远处,稀里哗啦围着好多人,像是出了什么事情。

    他们几个跟着过去,一瞧究竟,原来是十几个小混混,正围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吵吵闹闹,拦住了姑娘家的去路。

    喜欢看热闹的群众,将事发现场,里三圈外三圈,团团围住。

    寒风看着中间的小姑娘,衣着打扮,十分地精致,不像一般人家的姑娘。

    小姑娘身边站着四五个身材魁梧的保镖,手中拿着长枪,十分警觉。

    一个三十岁上下的中年男子,身宽体胖,穿着一声黑色的貂绒大衣,肥头大耳,一副唯我独尊的气势。

    叫嚣着:“陶飞燕,你这冥顽不化的小寡妇,这是我大屯镇的地盘,不是千幕崖。还是好好听话,跟我回王家大院,吃香的喝辣的,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那个叫做陶飞燕的小姑娘,做好了殊死抵抗的准备,手持两把短刀,目光如炬,回应着:“王八蛋,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死都不会从你的。”

    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不对——强抢寡妇。

    寒风有点不能忍,心生好奇,轻声问道:“三七,这个陶飞燕的名字,有点耳熟,好像在哪听说过……”

    “我想起来了,这个陶飞燕是千幕崖那里,红磨坊的老板娘,我们吃过他们家的灵虫——金蝉子。她怎么跑这来了,还遇到了大屯镇赫赫有名的恶霸,外号大地一声雷的王三炮,凶多吉少啊。”三七有点担心。

    红磨坊的老板娘,空谷道场里,唯一可以驯化灵虫的那个神奇女子。

    寒风眼前一亮,满目惊奇:“原来是她,那我不能不管。”

    说着,他抽出黑木权杖,大步向前,直接走到王三炮的前面,抻了抻手里的权杖,一副君临天下的气势,放声说道:“你就是我们大屯镇,赫赫有名的大地一声雷,雷哥……奥,不对,炮哥……”

    五大三粗的王三炮,看到瘦瘦小小,年纪不大的寒风,有点懵比,眼睛瞪大了一圈。

    回头看了看身后,手下的兄弟都在,这才心中释然,底气十足,张大嘴巴,大声疾呼:“哪里来的小屁孩,没看到炮哥我在这办正事,有多远滚多远,信不信我一脚把你踢回娘胎里去。”

    “粗俗,你个山炮!你他妈的有多远滚多远,这位姑娘,今天我寒风保定了。”

    一句让王三炮有多远滚多远,简直就是气势如虹,威震河山,吃瓜群众一个个目瞪口呆,神情恍惚。

    寒风当仁不让,气势不减,一副蔑视天下的气魄,威风八面。他现在不止是初级修真者,顿悟七杀剑诀第二重境之后,自身修为,从武者进化到武灵。

    对付十几个小混混,简直就是砍瓜切菜一般。

    这个王三炮,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王三炮彻底懵掉了,一脸狐疑,若不是听到’寒风‘二字,还以为自己遇见了哪个王府的贵胄之子。

    “你个小混蛋,竟敢让我滚,兄弟几个,给我上,先把这小崽子给老子大卸八块。我要看看他是不是脑子坏掉了,竟敢对我大呼小叫。”

    寒风嘴角抹过一丝浅笑,引动真力,脚底生风,快如惊雷。

    七杀剑诀第一式,位面攻击,一触即发。雷霆之势,十秒之内,祭出九道重剑。噼里啪啦,只见一个人影在王三炮身后,急速流窜,砰砰的声响,不绝于耳。

    一共十一个打手,十秒之内,九个全部遭到闷棍重击,应声倒下,痛苦不堪。

    最后两个个孤零零站在那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着东倒西歪,叫苦连天弟兄们,倒也机灵,彼此看了一眼,确认过眼神,不用寒风出手,自己趴下了。

    位面攻击——流星九剑!

    寒风缓了一口气,手中的黑木权杖还在微微颤动,目色冷厉,对着王三炮喝道:“你是自己滚,还是继续留在这,尝尝我手中的棍子,味道如何?”

    王三炮瞠目结舌,彻底懵比——

    不过十几秒,十几个弟兄全部歇菜,从来没有过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