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罗马的涅槃 > 沉睡的凤凰 第一百十九章 伊庇鲁斯教座
本站域名 www.be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塞克斯图斯,陛下。我是牧首冕下派往伊庇鲁斯教区的大主教。将在未来,管理伊庇鲁斯的一切宗教事务。”

    “大主教?”约翰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一是伊庇鲁斯教区,这件事额我略三世之前从来没有提起过。约翰临行之前,额我略三世还千叮咛万嘱咐地交代约翰一定要支持正教会在伊庇鲁斯的一切活动。没想到这还没过去半年时间,额我略三世又有了新的决定。

    第二个,退一万步来说,牧首乐意支出如此多的收入财产来建立新的教区,修建新的主教座堂,怎么会把大主教的位置让给一个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身上?

    约翰的怀疑尽数写在了脸上。

    “教区主教啊……你总不能是空手来的吧?”索菲雅仍在桌前享用着她的鱼柳。这道尤斯廷娜亲手烹调的拿手好菜,甚至让她不止一次谴责皇宫中主厨的手艺。

    “公主殿下,这是牧首冕下的教区监印,与君士坦丁陛下的信。伊庇鲁斯教区是御前会议审核通过,甚至是君士坦丁陛下亲自在圣索菲亚大教堂提出的建议,国库对主教座堂的建立同样会给予资助。”塞克斯图斯的声音有些沙哑,“”

    “……伊庇鲁斯税收仍然处于重建期,我们可以在贡布里涅堡提供一块足够大的地皮来援助大教堂的建设,但是经济上的援助,我们无能为力。”

    正教会在今天还有一部分的自主权,建立教区就是其中之一,因为帝国的衰弱与奥斯曼人的入侵,教会的控制区逐年衰弱,但是建立教区的权利却一直存在。帝国版图恰逢百年来的首次扩张,教会对人民信仰忠诚的需求也会越来越大。

    教会对行政权并没有任何干预权,因此建立教区对于约翰来说是一笔双赢的交易。宗教统一不仅可以更好地维持伊庇鲁斯地区的治安,也会让异教信仰更难渗透。

    而长远来看,伊庇鲁斯教区的存在,对阿尔巴尼亚,塞尔维亚,甚至匈牙利的信仰都会有影响。正教会威望如果由此如日中天,那么索菲雅的“纸王冠”设想还真有实现的可能。

    “这就够了,约翰陛下。感谢您对教会的支持。大教堂会在原本申图里亚修道院的原址上建成。这项工程我们会用最快的速度完成,在此之前,圣座会临时建立在旧的大教堂中。”塞克斯图斯恭敬地朝约翰行了个礼,“那就不打扰您和公主殿下的休息了,如果有什么宗教方面的事情,可以来教堂找我。”

    “好……”

    ……

    “这就……建立教区了?哪怕是开了金矿,钱也不应该这么花吧?”刚才,约翰还对塞克斯图斯的突然出现感到有些发懵,回味过来之后,才察觉出怪异。

    主教座堂,这可不是几枚金币就能解决的问题,这种长期工程往往需要长期的资金支持,算下来甚至不是一整座金矿可以支撑的。更豪华的主教座堂,还需要大量的金银饰物,名贵的壁画,大理石雕像等各种庞大的支出,毫不夸张的说,一座主教座堂修建所需要的资金,可以支撑至少五个凤凰舰队的支出。

    “我很好奇,父亲到底是从哪儿获得这么多收入的。威尼斯人的赞助,雅典和摩里亚的税收,君士坦丁堡的生产……伊庇鲁斯到现在还是负产出,供养军队舰队,供养雅典学院……”

    “没什么好担心的啊,国库有余额不是有好事吗?主教座堂长期来看也是百利无害,反正帝国短期内没有大规模宗教改革的计划,就随牧首冕下去弄就好了。”

    索菲雅倒是没约翰那么敏感。国家机器开动起来的时候,所能产生的生产力往往是超过普通人想象的,而且,帝国也很有可能拥有很多的隐形收入。

    “我们不是金奇,帝国的财政不可能了解的那么清楚,放心吧哥哥,御前会议还是十分值得信赖的。”

    “但愿吧……”

    “哦对了,哥哥,我有一个好消息和另一个好消息,你想先听那个?”

    “……第二个。”

    “我们或许很快就能获得奥斯曼在埃迪尔内城墙上的完整布防了。”索菲雅笑道。

    “埃迪尔内城墙的完整布防?”约翰讶异道,“这恐怕是奥斯曼人内部最为机密的消息了吧?”

    “阴差阳错罢了,穆罕默德二世在这场叛乱中有得有失,几天前,叛军一股最重要的势力已经被他剿灭了,叛军领袖之一的易卜拉欣,被奥斯曼西帕希骑兵的指挥官当阵斩杀。那个指挥官叫吕卡翁。”

    “奥斯曼人杀起自己人来倒是会下狠手……不过这和埃迪尔内的布防有什么关系?”

    “当然会下狠手,这个吕卡翁,是帝国安插在奥斯曼军中,目前地位最高的间谍。”索菲雅笑道,“穆罕默德为了鼓舞军心,做出了一个看似十分正确的决定。”

    “恩?”

    “这位年轻的苏丹,不仅维持了吕卡翁在西帕希骑兵中的最高指挥官的位置,甚至将吕卡翁破格被调入了苏丹近卫的编制中,另外负责埃迪尔内城防务的规划工作。未来,或许我们能看到奥斯曼人城门大开喜迎王师的景象。”

    “穆罕默德是把一把刀放在了自己的心口上啊。不过……”约翰又略有些担心道,“穆罕默德既然许给了这个吕卡翁如此高的地位,恐怕相应的好处也不会少,我们又怎么能保证这个吕卡翁的绝对忠诚?”

    “放心吧,我们自然也有我们的筹码,可以保证吕卡翁对帝国的绝对忠诚。而且,他能走到今天这个位置,就已经证明了他的能力。未来回归帝国之后,他也会是一个优秀的将领。”

    “那就好……对了,另一个好消息呢?”

    “乌尔班的第一批,三门火炮已经在比雷埃夫斯港装船了,两门运往君士坦丁堡,另一门……我们可以在某些必要的时候给穆罕默德一个巨大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