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极品女鬼收容所 > 章节目录 第52章 漂亮妞被抓走了
本站域名 www.be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秦岩拿出两根白色的蜡烛,置于大堂的地面上。

    再拿出香炉放在白色蜡烛的中间,将三根檀香插在香炉之中。

    最后拿出三张黄色的符纸放在香炉前,七张红色的符纸放在香炉后。

    做完这些准备,秦岩一边看着《阴阳初卷》上面的咒语,一边大声吟念起来:“天地问道,阴阳借法,三魂破灭,七魄绝杀,开!”

    随着“开”字喊出,三张黄色的符纸当即就像富有生命似得跳起来,然后插在了檀香上。

    紧接着,秦岩再次大声念起来:“天地动,日月明,三魂应,阴阳开,天罚一点惊鬼神,律令一出安乾坤!杀!”

    随着“杀”字喊出口,两根白色的蜡烛居然无火自燃。

    与此同时,三根檀香也无火自燃,升起三股袅袅青烟。

    “轰”的一声,三张黄色的符纸燃烧起来,化作三股青烟向黄仙姑的身上钻去。

    “小贼!大胆!”黄仙姑看到三股青烟向她钻来,立即拧起眉头破口大骂,同时闪身躲避三股青烟。

    可是三股青烟如影随形,紧紧地追着黄仙姑不放。

    再加上马娇正在步步紧逼,与黄仙姑斗法,黄仙姑当即只有防守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看到自己帮到了大忙,秦岩心中激荡不已,再次大声吟念起来:“天圆地方,律令九章,上灵三清,下应心神,赦令一出,七魄归位!去!”

    随着“去”字喊出口,七张红色的符纸当即飞起,向黄仙姑的身上飚射而去。

    黄仙姑看到这一幕,大惊失色,转过身想躲避七张红色的符纸。

    她虽然躲过了其中六张,却被其中一张沾到了身上。

    这张红色符纸刚刚贴到黄仙姑的衣服上,立即无火自燃,在瞬间化为飞灰。

    “啊!”

    黄仙姑惨叫起来,脸色在瞬间变得煞白无比。

    “秦岩,你给我等着!”黄仙姑咬牙切齿地说,转过身趴在地上撅起屁股,对着马娇和秦岩放了一个屁。

    只听“轰”的一声,一股黄色的浑浊之气被放了出来。

    浑浊之气在瞬间弥漫在酒店大堂。

    “师弟,我们快走!”黄仙姑拉住灰衣道人逃出了酒店大堂。

    闻到黄色的浑浊之气,秦岩觉得奇臭无比,他赶快捂住鼻子和嘴干咳起来。

    这黄鼠狼的屁是秦岩闻过的最臭的东西了。

    马娇捂住嘴和鼻子,跑到大堂外面,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

    张迪更夸张,直接爬到了最近的一扇窗户上,将头伸出窗外,大口大口地喘气。

    过了好一会儿,酒店大堂的浑浊之气才慢慢散去。

    秦岩三人一鬼聚在一起,不由相对苦笑起来。

    “秦岩,想不到你天赋这么高,只是看了几遍就能摆出阵法!我当初可是研究了半个多月才学会!”马娇感慨无比地说。

    “马娇,你藏的够深啊!居然是仅次于天师的道尊!真是想不到!”秦岩觉得马娇藏的好深啊!

    不过想一想秦岩又释然了,像马娇这样的阴阳世家子弟,怎么可能只是一个小小的道徒。

    要怪只能怪自己太天真了,居然相信了马娇的话。

    马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也是为了引出黄仙姑。如果她知道我是道尊,肯定不敢出来!”

    原来是这样。

    秦岩摸了摸下巴。

    “不好!慕容雪菡有危险!”马娇突然一跺脚,转过身向酒店外面跑去,都顾不上和秦岩等人打招呼。

    听到马娇的话,秦岩也赶快冲出了酒店。

    张迪和周小雨也紧接着追了出来。

    马娇沿着来时的路一边跑一边拿出一个罗盘不知道在寻找什么。

    一路上,秦岩好几次都想问一问马娇怎么样了,可是当他看到马娇一脸认真的样子后,又将嘴边的话咽进了肚子里。

    整整寻找了十几分钟,马娇也一无所获。

    “唉!慕容雪菡可能被抓走了!”马娇叹了口气,有些心灰意懒地说。

    “找不到吗?我们要不要再往前找一找?”秦岩着急地说。

    虽然和慕容雪菡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听说慕容雪菡被抓住了,秦岩特别不是滋味。

    马娇摇了摇头:“肯定被抓走了!”

    “慕容雪菡不会有事吧?”张迪问。

    “你说呢?”马娇反问道。

    秦岩觉得张迪刚才的问话太没有水平了,这种事情只要用脚趾头想都能知道,慕容雪菡肯定非常危险。

    秦岩想了想说:“我们怎么办?晚上去黄仙姑的老巢吗?”

    马娇摇了摇头说:“不行!你和张迪都中了鬼种,必须先给你们拔掉鬼种才行!”

    马娇不说,秦岩都将这件事情忘了。

    “马娇,这鬼种是什么东西?”张迪好奇地问。

    秦岩也竖起了耳朵,十分想知道鬼种是什么东西。

    马娇说:“等以后有时间我再告诉你们,我们现在还是赶快找个地方把你们的鬼种除掉吧!”

    最后秦岩将马娇和张迪带到了他租住的出租屋。

    秦岩原本是不打算回来的,因为他怕想起赵赫。

    可是现在实在是没有地方可去,秦岩就想到了这里。

    进了屋里,秦岩先给马娇等人倒了一杯水。

    马娇忙着准备东西,根本无暇喝水,只有张迪端着水杯一个劲地猛喝,同时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大衣柜。

    “咦?杜蕾斯!”张迪突然大叫起来,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从衣柜里面拿出了半盒杜蕾斯。

    “哈哈!这可是好东西啊!”张迪一边说着,一边大有深意地向秦岩望去。

    “难怪你小子不回宿舍,原来是为了方便在外面打炮!”

    “你小子也真是的,打炮还带着套套,你到底是想进球,还是不想进球?”

    听到张迪的操蛋话,秦岩真想抽这小子一顿。

    这小子说话总是不分场合,也不看看谁在这里。

    秦岩没好气地说:“那不是我的东西,那是赵赫的东西!你敢拿他的东西,小心赵赫回来找你!”

    听说是赵赫的,张迪手一抖,杜蕾斯掉在了地上。

    不过紧接着,张迪又弯下腰拿起来,不屑一顾地说:“扯淡!赵赫早就挂掉了,老子还怕他!”

    “是吗?”

    一道阴沉的声音从张迪的身后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