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极品女鬼收容所 > 章节目录 第367章 古墓机关
本站域名 www.be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马泽洪打量了一眼马娇,沉吟了片刻说:“好!我们走!不过只能我们两个人去!”

    原本马泽洪是不准备去的,但是当他看到马娇焦急的样子后,决定带着马娇进古墓。

    听说马泽洪要去帮秦岩,马娇特别高兴,不过听说只能她们两人去,她有点高兴不起来了:

    “为什么?”

    如果只是他们两人去,马娇觉得他们帮不了秦岩多少忙。

    毕竟她是道尊,马泽洪是天师,而毛家的人却多如牛毛。

    “秦岩打鬼差的事情毛家人肯定知道,如果我们带其他人去,其他人必然会知道这件事情,到时候极有可能传到马腾飞的耳朵里。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马娇想了想,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好吧!”

    马娇转过身,带着马泽洪直奔九窈古墓。

    十多分钟后,两人来到了秦岩第一次进入古墓的洞口。

    只是此刻洞口早就被炸毁了,而且已经长出了草。

    “娇娇,不对吧!这里的洞口已经被毁很长时间了!”

    “爸!他们肯定从其他的洞口下去了!古墓很大,我们绝对可以找到其他洞口的!”

    马泽洪点了点头:“如果有洞口,古墓中的阴气必然会泄露出来,让我来找!”

    马泽洪一边说,一边拿出罗盘,念动咒语向罗盘点去:

    “十方世界,上下虚空,东西南北,万灵指路!”

    指针在罗盘上转了一圈,然后指向了西南方向。

    “来,在这里!”马泽洪左手端着罗盘,右手拿出两张符纸,丢给马娇一张,自己留了一张。

    这两张符是隐身符,马泽洪怕毛家的鬼仆在四周潜伏,所以准备隐去身形。

    不过这种隐身符只对鬼类起作用,对人、僵尸、妖精,甚至是邪灵都没有任何作用。

    拿到隐身符,马娇一边念动咒语,一边分别指向自己和马泽洪:

    “阴阳无极,天地双合,无影无形,遁!”

    隐去身形,两个人在罗盘的指引下找到了墓宫塌陷的地方,并且顺着洞口进入了墓殿。

    在另一个墓殿中,李天霸和宇文天成打的难分难解。

    一对日月双锤在李天霸手中就像太阳和月亮,在半空中划过一道道美丽的弧线,就像流星赶月般耀眼。

    方天画戟在宇文天成的手中同样耀眼无比,划过一道道不规则的弧线,就像演唱会中晃眼的荧光棒。

    特别是戟刃,在烛光的照耀下,闪过一片片银光。

    毛渠予趁机吩咐毛家人集中起来攻击慕容雪菡。

    慕容雪菡虽然是鬼王,虽然拿着哭丧棒和锁魂链,但是根本不是毛家人的对手。

    眨眼间就被毛家人打的退到了角落。

    秦岩大喝一声,冲过去想帮忙,却被毛家人拦了下来。

    李天霸卖了一个破绽,转过身想帮忙,宇文天成握着方天画戟横着向前一推,向李天霸的后背笔直地刺去。

    “妈的!”

    李天霸大骂一声,转过头挥起日月双锤砸在方天画戟上。

    他虽然封住了宇文天成的攻击,却又被宇文天成拉进了战圈。

    眼看慕容雪菡就要被毛家人围攻致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墓宫的墙角突然凹陷下去,慕容雪菡顺着凹陷下去的地方飘走了。

    紧接着,墓宫中的其他地方有的凸起来,有的凹陷下去,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就像巨大的齿轮在转动一样。

    眨眼间,整个墓殿被分割成十几个小空间。

    就像一个大房间被分割成十几个小房间,而且彼此不通。

    秦岩和一个毛家弟子被封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

    这个小空间,只有普通人家的卫生间那么大。

    毛家弟子知道在这个空间里面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当即大吼一声向秦岩攻去。

    “砰砰砰!砰!”

    毛家弟子抡起拳头疯狂地捶打在秦岩的胸口上、脸上。

    抬起腿疯狂地踹在秦岩的裤裆下和肚子上。

    不过接连打了十几下后,毛家弟子才反应过来,秦岩有法器护身。

    “你傻缺了吧!”

    秦岩一巴掌拍在这个毛家弟子的脖子上。

    毛家弟子“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嘴里面、鼻子里冒出了殷红的鲜血。

    刚才秦岩一巴掌将他的脖子拍断了。

    不一会儿,齿轮般的转动声停下了。

    秦岩身后的墙壁打开了。

    走出狭小的空间,秦岩发现自己走进了另外一个墓室。

    这个墓室他之前没有来过。

    墓室不大,里面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就像一个废弃的储藏间。

    走出这个墓室,秦岩进入了一个墓殿。

    在踏入墓殿的那一刻,秦岩听到两道熟悉无比的声音:

    “哎呦!这不是马泽洪吗?”

    “马泽洪,这就是你那个漂亮无比的女儿吗?哎呦呦!真漂亮!”

    说话的两个家伙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被秦岩暴揍的两个鬼差。

    “原来是两位鬼差大人!失敬!失敬!”

    马泽洪恭敬无比地施礼。

    瘦鬼差摆了摆手,语带讥讽地说:“别假惺惺了!”

    胖鬼差没有搭理马泽洪,走到马娇身边,探出头闭上眼睛在马娇的身边嗅了嗅:

    “哇塞!好香啊!是不是美女的体香都这么清幽啊!嘻嘻嘻!”

    看到胖鬼差色眯眯的样子,马娇怒火中烧,立即攥紧了拳头。

    马泽洪一步跨出,挡在胖鬼差和马娇中间,不卑不亢地说:“鬼差大人,请自重!”

    “自重?自重什么?”胖鬼差翻了个白眼,不屑一顾地说。

    “马泽洪,你想让我们自重也可以,但是你要处死你徒弟!”瘦鬼差咬牙切齿地说。

    似乎想起了秦岩羞辱他们的事情。

    “对!必须让秦岩去死!”胖鬼差也咬紧了牙,愤恨无比地说。

    马泽洪装出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睁大眼睛好奇地问:“两位鬼差大人,此话怎讲?”

    秦岩不想让马泽洪为难,当即背抄着双手,大摇大摆地从墓室中走出来,大有深意地说:

    “两位,不如我帮你们杀了秦岩如何?”

    听到秦岩的声音,马泽洪和马娇转过头向秦岩望去。

    胖鬼差和瘦鬼差也转过头向秦岩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