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东京危险恋爱游戏 > 伊势神宫的救赎 第五百二十三章:这是你爸给的嫁妆
本站域名 www.be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我……还是想知道川君的意思,”山崎亚衣低着眉看自己的交错的纤纤玉指,抿着唇,睫毛一颤一颤的,“等他回来,我会好好问问他。”

    “问他,然后呢?那个狗男人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对吧,你从小就不知道什么是反对,栽他手里你更不会说个‘不’字了!”初鹿野没好气地反讽。

    山崎亚衣抬起头来,目光坚定:“对,川君要是心意已决,我就不会反对。可如果川君没有这个想法,那我当然也会很开心。”

    女人都是自私的,或者说人都是自私的。

    打心底里谁也不愿意跟别人分享自己心爱的东西,从而滋生出占有欲。

    可学姐的想法跟占有欲一点都不挨边,她这是很正常的心理。

    “那你呢?”初鹿野看向夜樱春奈。

    在初鹿野看来,这个曾经都给她造成过不小困扰的小野猫应该才是最难缠的一个。

    搞不好就会被挠的!

    春奈的视线看向窗外,在这座钢铁城市的高空俯瞰地面,车水马龙、流光溢彩尽收眼底。

    “我绝对是这屋子里三个人当中最不希望有第四个加入的,跟你们俩一起分享明日川哥哥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春奈收回了目光,“可是我曾经答应过明日川哥哥,要多替他考虑考虑,而不是什么事都由着性子来。”

    “连你都……”

    “当然!”

    春奈打断了初鹿野的话,很是认真:“这是在没有人主动挑衅我的前提下,我只是答应了明日川哥哥不会动不动就发脾气。”

    黑化的小魅魔已经许久没有出现过了,拜上次奈良集训所赐,明日川回来之后跟春奈达成了某种微妙的平衡。

    起码现在不管是初鹿野还是山崎亚衣,都不用担心厨房里的刀出现在不属于它的位置了。

    可是这的前提是不会有人去找惹她,毕竟煤气罐再安全也是个煤气罐,一点就炸。

    这顿饭吃的气氛很压抑,神谷家后宫的第一次圆桌会议并没有达成一个初鹿野想要的共识。

    但即便如此,她仍然十分慷慨地款待了山崎亚衣和夜樱春奈,在请客和做东消费这方面,初鹿野家的大小姐有着自己独特的骄傲。

    初鹿野大吾对此的家训就是如果招待客户不能让客户宾至如归,那就是他作为商人的失职。

    初鹿野花沢很好的继承了他父亲的所有优点,只要不论是客户还是朋友都是如此。

    与其说是朋友,其实姐妹亦或是家人的称呼更好一些。

    晚上回了家,但不知道为什么初鹿野大吾没跟自己女儿询问关于消费的事,所有以初鹿野财团名义的消费都会变成消息发到他这个主心骨手机上。

    以前他接到账单还会提一嘴,问一问自己女儿是不是她,以防被冒刷。

    但今天这个老狐狸就好像完全不知道一样,初鹿野到也没多想,只当是父亲彻底退休了,也就不想管这些事了。

    洗漱之后准备睡觉之前,她会将头发吹得半干然后倚在床上看书。

    一个小时的睡前故事环节也同样是将头发晾干的环节。

    女生的头发可不是跟男生似的用吹风机随便吹吹就行的,因为太长了而且很厚,如果像男生那样用吹风机吹干头发,会因为长时间高温伤到发质。

    所以最好就是弱风吹得半干,然后晾一会再睡。

    今天她看的是《狂人日记》,是明日川推荐给她的。

    以前她一直觉得不太喜欢这书,名字太土。

    但最近读过后,她才承认自己过去的想法太浅显了。

    双商高也体现在学习事半功倍,一些讽刺的话初鹿野不用读第二遍也就明白什么意思了。

    更何况迅哥儿在自己的文章里从来不掩盖骂人的情绪,不带脏字也能用最大白话的语言字字诛心。

    大概上床十分钟后,初鹿野已经有了些困意。

    虽然昨晚闹了一晚上早上赖了床,但整天的舟车劳顿还是让她很疲惫。

    人在什么时候最想睡觉?

    当然是累了一天之后洗了个热水澡,然后还躺在床上用被子裹着自己的时候了。

    光是想想都准备打哈欠了呢。

    果然哈欠也能通过屏幕传染。

    初鹿野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将书插上书签合上,放在床头。

    就在这时,她床头柜上放着的手机响了。

    拿过来一看,备注狗男人。

    “什么事?”

    “在看书?”

    “对,但是困了准备睡觉,所以有什么事快说。”

    “真冷淡啊……头发不干就睡当心第二天偏头疼。”

    两个人隔着手机闲聊,自然地宛如多年老夫老妻,而不像是暂时分隔两地的小情侣。

    明日川对她的了解就像是开了视频一样,但其实是他在奈良的时候跟初鹿野住一起摸清的规律。

    但是接下来明日川问的就出乎了初鹿野意料。

    “晚上和学姐她们谈得怎么样?”

    明日川此时也躺在原本属于自己的那间房间里在看书,只不过他看的是漫画书,正在回忆小时候的点滴。

    歪着头用肩膀和耳朵夹着手机,他一边翻漫画一边问道:“我猜应该是没什么结果。”

    “你怎么知道的?”初鹿野一皱眉问道。

    她可不认为明日川能夸张到连后宫第一次圆桌会议都猜到。

    即便是能猜到,时间都算的那么准吗?

    肯定有人告诉了他。

    “谁告诉你的?山崎还是夜樱?”

    “是你爸跟我说的。”明日川微微一笑,正巧看到漫画里一处很搞笑的地方:“傍晚的时候我手机收到了短信……银座米其林的消费记录和消费确认。我没点同意的话,今晚你们什么也吃不了,每上一道菜都得我点一下确认,累死了。”

    “现在你爸名下的各地会员认证都变成了我,任何地方有消费记录都会发到我的手机号上而不再是你爸那边,当然也得经过我的允许才能消费。”

    “各种会员……我爸把那些东西都给你了?”初鹿野略有惊讶。

    倒不是说她对于自己父亲的魄力很佩服,而是她不认为明日川会无缘无故接受别人的馈赠。

    哪怕那个人是初鹿野大吾,哪怕他的目的别无所求,只是希望明日川能对他女儿好一些。

    “你不是个贪财的人,为什么?”

    “我也不想要的,拿人手短吃人嘴短。何况你爸那么精明……但是他说这是嫁妆。”

    “那可是我卡哇伊的花沢大小姐的嫁妆诶!这谁能拒绝得了?”

    电话那头的明日川叹了口气,“果然还是精明,被你爸拿捏得死死的。开了这个头,估计他会把所有姓初鹿野的东西都掰成两半,一半刻上你的名字,一半刻上咱俩的名字。”

    “嫁妆?”初鹿野一愣,而后微微赌气,把手机拿到面前开了免提,“你彩礼都没给,我凭什么就要给嫁妆?”

    “我看你就是看中了我爸手里吃喝玩乐那些应酬的那些会员!他是不是把按摩店的会员也给你了?!”

    “就吃喝玩乐你们俩来劲,生意的事你怎么就不过问?我爸也是,全甩给了我……你知不知道我每天考虑那些合同和宴会有多头疼?”

    在日本也有彩礼和嫁妆的说法,但是名字不一样,叫做“结纳金”和“回礼”。

    看,不管是多冷漠的大小姐,一旦坠入了爱河,也会偶尔有用质疑做伪装的撒娇时刻,拐外抹角地跟自己男友抱怨这抱怨那,还得顾忌自己形象说的隐晦一些,不能一上来就嘤嘤嘤撒娇。

    最好是还能顺便说他一顿出出气!

    但明日川就是觉得,这种很傲娇还骂人的抱怨,比嘤嘤嘤的夹子音可爱多了。

    “所以给你找个秘书不就好了?”明日川随口说道:“结城多好,你又不是没用过。”

    初鹿野沉默了一小会,最后收起了自己略微撒娇的语气,再次冰冷了起来。

    “你是认真的?”

    “暂时是开玩笑的,具体怎么样还得看接下来的几天。”明日川回答:“我明天吃了午饭就出发去川崎市……说实话我也很迷茫,所以我这趟就是去找答案的。”

    “我知道这样一声不吭就跑到川崎市找结城弄得我好像个渣男似的……但是花沢你要相信我,我只是想着也该有个结果了,至于结果是什么,我马上就会知道……”

    “嘟嘟嘟……”

    电话挂了,明日川一愣,而后看着结束的通话界面叹了口气。

    “果然挂了啊,我还以为说得快点,能赶在她挂电话之前说完了呢。”

    他看了看时间,也该睡了。

    等明天坐车去川崎市的路上,再跟大小姐好好聊一聊吧,估计现在正在气头上呢。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