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六宝团宠:皇贵妃她又茶又飒 > 正文卷 第280章 少打主意皮肉苦少些
本站域名 www.be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不动不动。”

    周叔旦能屈能伸,当即两手举‘白旗’‘投降’。

    “哼!知趣点儿,少受罪!”

    一名黑衣人在其身上狠狠地踹了一脚,一脸嫌弃地啐了声,便将人二人塞进马车里。

    忍着身上的痛,周叔旦又开始戏精上身,连声道,

    “哎哟,劳烦大爷动作温柔些,小心咱们家小心肝、小祖宗啊,要是他少根汗毛,咱家主子可饶不了咱呀。”

    瞧着周叔旦夸张的‘戏’,谢以祜反倒抿着唇,一言不发。

    安静得像是被掳的人不是他一般,倒是让黑衣人瞧着顺眼多了,也就没再为难他。

    “你们只管在这呆着,少打要逃的主意,皮肉苦自然要少些!”

    听见那人的警告,周叔旦连声道,“是是是。”

    等人上了马车赶马行走,他才恢复一脸正经,压低声与谢以祜耳语道,

    “嗣君莫要担心,老道方才是假意让其对咱们二人放下警惕,这会趁着无人,老道手中还有不少定身符,找个机会,老道便能带你离开。”

    闻言,谢以祜面不改色地应了声,“嗯。”

    见其伸手轻轻掀开布帘,两只黑咕噜的眼珠子,透过窗牖的小细缝,艰难地观察自己所处的环境。

    他满脑子想的是,傅令曦平日所教的,人越是遇到困境的时候,就越要保持冷静,尔后找才出对自己最有利的处理方法,先解开当前的困境。

    而今,马车在动,且与他们来时的方向背道而驰,谢以祜眉心蹙拢,转头便向周叔旦问道,

    “国师可瞧出他们要去的地方,与我等来时的方向相反,你觉得会是往哪儿去?”

    闻言,周叔旦沉吟一声,“这个倒真不好猜。”

    五关石相邻的是洮阳、临邛为东西两个方向。

    而掳人之人,走的却是往北的方向……

    周叔旦辨认出他们不是上弈的百姓,却是乔装上成他们的模样,除了被谢夙秉通缉的东舜国,还能是谁?

    只是这路并非是回东舜国最佳的路线。

    “若是司寇东岱的人,那想必咱们很快便能见得娘娘。”

    听见自己母妃的消息,谢以祜眸色一亮,“当真?”

    周叔旦放下布帘,心中更是笃定,于是点了点头,“不错。”

    “不知皇上何时才能赶来。”

    周叔旦算着路程,他应当不会比他们晚多少才是,估摸这时候应当发现他们被掳走了。

    而此时不见人,许是被什么绊住?

    “吁……”

    在周叔旦想着出神之时,却忽闻一阵马蹄声,且越行越近——

    谢以祜凝闭上眼眸,耳朵凝音,试图放开灵识,想‘瞧’马车外的情景。

    此时,傅令曦尚未靠近谢以祜所在的马厢,已是能感应到他的气息越来越接近自己。

    “大宝!”

    “母妃!”

    同是感应的还有谢以祜!

    傅令曦在司寇东岱面前不敢乱开灵识,只得压制住急切要见孩子的心情,横了他一眼,姝容黑沉了下来,“我儿呢?”

    司寇东岱自是不会对其隐瞒,索性道,“我可是让人好生对孩子,娘娘大可安心。”

    闻言,傅令曦冷讥一声,道,“安心?你掳走了本宫的孩儿,叫本宫如何安心?人在哪儿?本宫要见人!”

    “人自是会让娘娘见,不过……”司寇东岱话只说一半,却却突然倾身——

    傅令曦侧身避开,他魁梧的身板靠近自己。

    一双美眸一挣,蹙着两团火,怒斥道,“大胆!”

    瞧见其越发生气,司寇东岱不觉更想要亲近几分,便上前了两步,笑着威胁道,

    “而今娘娘的处境,可是‘我为刀俎,你为鱼肉’,娘娘当真觉得,此刻此地,我就不能对你做些什么?“

    这荒山野岭的,若是能来个野趣,也甚是快哉。

    不过……

    这一路上,确实因着诸多碍事的,司寇东岱想着便忍不住付之于行动,伸手欲要挑起那念想已久的精致的下颌,想要一采芳泽——

    却见,被傅令曦一手拍开!

    “你休想!”

    “哦?”

    见其也不恼,收起了手,抬步转身,往关住谢以祜的马车大步而去——

    “你……”

    傅令曦见此,抬步跟上。

    不料,司寇东岱突然顿住脚步、且转身,张开双臂,令其‘投怀送抱’跌落他的怀里。

    不过只是一瞬,傅令曦便抬脚将人踢开!

    她忍不住要揍人!

    却见司寇东岱伸手擦拭嘴角溢出的鲜血,满不在乎地笑了笑,道,“娘娘可知,你这一掌若是落下,上弈嗣君可就要换人了。“

    “你敢!”

    “娘娘焉知我不敢?”

    “你试试!”

    “娘娘可当真要试?”

    司寇东岱当真拿捏住了傅令曦,挑着眉梢,饶有兴致地凝着她生气的模样。

    难得瞧见她一而再再而三地动怒的模样,比起在皇城时,她回回怼自己,那要生动活泼、有意思多了。

    “不就是要本宫与你回一趟东舜么?何苦抓个累赘?只要你放了孩子,本宫保证皇上不会追着你不放。”

    听着傅令曦一副好商量的语气,司寇东岱笑了笑,却摇了摇头,道,“娘娘可忘了,现下你还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本?”

    “呵,本宫需要和你谈条件?”

    闻言,司寇东岱一脸兴致,“娘娘真是个妙人,这时候还能如此从容淡定,难怪泰雍帝宁可不要江山要美人。”

    傅令曦当没听见他的调侃,道,“你就说一句,到底放人还是不放人。”

    司寇东岱好不容易才将其二人都掳来了,自是不会那么轻易地放过。

    但,不得不承认,傅令曦说得也在理。

    一下掳走了谢夙秉最在意的二人,以他眦睚必报的性子,若是被其抓住,不仅仅只是被拆骨剥皮这么轻饶之事。

    可话说回来。

    能抓到谢以祜确实意外之举,不然,傅令曦不会如此容易被带走。

    “这事好商议。要不等娘娘‘安然’到了东舜,我自是让人全须全尾地将人送回来?”

    “狗屁!你还能让本宫相信你?”

    司寇东岱耸了耸肩膀,道,“为何不可。”

    “少说废话!依本宫所言,你做还是不做?!”

    闻言,司寇东岱沉吟了一声,道,“依娘娘……”

    只是,他话还未完。

    同时间,便见从两处方向,分别向自己飞来两道快如闪电的黑影,袭了过来——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