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影视流浪 > 中武篇章 第148章 出战
本站域名 www.be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四明山,

    两军阵前,

    无敌大将军宇文成都被裴元庆以逸待劳打成重伤以后,隋军就没有在派出大将出来应战了。

    都害怕裴元庆恐怖实力。

    裴元庆和宇文成都这种战士在这种开阔的战场上,是十分可怕的存在。

    他们简直就是全能战士,

    力气大就可以使用更加沉重威力巨大的武器,

    力气大就可以穿戴更加厚重的高防御力铠甲,

    再加上一匹千里挑一的好马。

    这就是一个高攻高风高敏捷的全能战士。

    力量型战士上去,直接被碾压而死;技巧和敏捷型的上去,厚重铠甲直接让他们的伤害刮痧。

    于是隋军就开始了龟缩防守,

    十八路反王都怕损失太过于惨重,不认同联军元帅秦叔宝两军打开厮杀的策略。

    所以只能排出武将在外面不停的邀站斗将。

    隋军一直不应战,也是致使隋军内部士气极其低落,要不是杨林和宇文化及每天都在弹压,怕不是都快哗变了。

    而十八路反王联军内部也是不好受。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

    他们十八路反王内部是各种的派系斗争,队伍之间的的摩擦也是不断。

    今日,

    隋军一改往日缩头乌龟的的做法应战了。

    裴元庆这帮好斗的将领可是高兴惨了,迅速来到阵前。

    可是来了之后,

    却是让他们大为惊讶,

    敌军!

    只来了一人,

    一人一马双锤。

    哪怕是宇文成都每次出阵,也是会带几百人的小队,作为压阵所用。

    可是这个敌人却一个人都不带。

    这行为表明,来人不是高手就是白痴。

    待到来人走到近处后,定睛一看。

    此人年方十二岁,生得嘴尖缩腮,一头黄毛束在中间,戴一顶乌金冠,面如病鬼,骨瘦如柴。

    光是这个形象,大家都不会认为这是一个高手,反而会觉得这个是一个痨病鬼。

    但是自细节处观察就回发现,此人不简单。

    头戴一顶束发乌金冠,两根短翅雉毛,身穿一副铁水穿成宝甲。

    这身盔甲就不是普通人能穿上去的,明显就又是一个刀枪不入的怪物。

    最吓人的是他手执的两柄铁锤,那铁锤的外形就极具压迫感。

    太大了,

    那体积估计有个四百多斤重。

    而且还是左右各一只,合计得有八百斤重。

    但是,

    十八路反王联军不但没有惊惧,还在笑话李元霸。

    “哈哈哈哈哈哈!娃娃!回家吃奶吧!”

    “哈哈哈!别来丢人现眼了。”

    “哈哈哈哈哈!回去吃胖一点再来吓人吧!”

    ……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十八路反王联军中有一个人。

    这个人导致了这个结果。

    这个人叫———齐国远。

    齐国远武功并不高,智商也不高,但是有个小聪明。

    齐国远也是使用锤子做武器的。

    他的锤子那体型比之李云霸的锤子还大,还夸张。

    这不是因为齐国远力气比李元霸还大。

    而是他的锤子是空心的,

    不但是空心的锤子,

    还是用纸糊的。

    一般人看见了,就会被吓得不敢与之交手。或者交手也是畏首畏尾,自己吓自己。

    要是碰到铁憨憨也不怕。

    里面还装有有石灰,你把他锤子捅破了,里面的石灰就会当场糊你一脸。

    招数当真是阴。

    所以十八路反王联军都是笑嘻嘻的一点都不害怕。

    实在是李元霸那瘦猴体型,太没说服力了。

    怎么看都不像是能用用那种巨型锤的高手。

    李元霸勒马停住,站在十八路反王联军阵前。

    李元霸高声道:“笑……笑什……什么?有……有本……本事……事出来,跟……跟……跟你家……家西府……府赵王……王比比!”

    这话一出,两军中出现一丝的骚乱,他们这些反王势力,基本都还是有情报来源的。

    自然是听说过,有一个比天宝大将军宇文成都还厉害的家伙。

    那人叫叫西府赵王李元霸!

    心思谨慎之辈暗道:“如果这人真的是李元霸的话,那对铁锤怕就不是假的了。”

    不敢往前去,等待他人去探路。

    心思简单的,就没那些弯弯绕了。

    “臭小子,你就是李元霸?”

    “没……没错,我就是李元霸,大……大个子,你叫……加什么名字?”李元霸闻言回道。

    “我乃沙陀罗王罗铁汉是也!”

    李元霸愣了愣,随后道:“没听说过,无名……无名之辈,不值得……不值得一打。回去吧!”

    这话一出,将罗铁汉的脸瞬间丢到了泥地里,还踩了两脚。

    顿时罗铁汉气不一处来,立刻催马来战。

    “臭小子!休得胡说,今日定让你看看爷爷的厉害。”

    策马杀道李元霸的面前,罗铁汉当场就高举混铁长棍,对着李元霸的头打去。

    想让观战之人欣赏一朵红白之花的盛开。

    李元霸对这来势汹汹的一击丝毫不在意,胯下之马连一步都未有移动。

    那一棍离李元霸的额头还有一尺距离的时候,李元霸动了。

    左手自马鞍上取下一只铁锤,猛然向着落下的铁棍抽大而去。

    “砰!”

    一道巨大的碰撞之声响起,这道金铁相交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战场。

    “嗡嗡嗡嗡嗡!!!!”

    罗铁汉的兵器被击飞在空中,铁棍还在因刚才碰撞而发出颤鸣声。

    “啊!!!!“罗铁汉看着满是鲜血的手掌痛呼道。

    “当当当!!!”

    武器落地。

    此时的罗铁汉全身都麻了。

    刚才的那一下兵器碰撞时,李元霸的巨力如同磅礴的浪潮自兵器传打手掌,手掌传道全身骨骼。

    那一瞬间,就是全身一震。

    那一震,全身骨骼都像是被震散了似的。

    脑瓜子嗡嗡的,顿时陷入了一震眩晕之中。

    李元霸不怎么聪明,但是他的战斗意识十分了得。

    罗铁汉此时全无还手之力,李元霸岂会放过这家伙。

    立刻就是一锤怼在他的胸膛之上。

    “咔嚓!”

    罗铁汉的骨骼碎了,

    身体直接从马上被击的倒飞而出。然后落在地上生息全无。

    这一下让联军方向都是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罗铁汉不算太厉害,但是这样轻松的解决着实让他们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