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影视流浪 > 中武篇章 第164章 精神病
本站域名 www.be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equ6.com
    王明的精神强度极其的强大,这强大的精神是经过王明的好几世之积累而成的。

    穿越了许许多多的世界,除开那些记忆中的功法法秘籍外。

    所有的收获都被转化成了这些精神能力。

    王明一共用了两次羽化飞升之法,将全身精华都转化为了精神能量。

    只是王明刺客没有那可以利用这精神能量的功法,使其发挥出该有的作用,但是王明精神强大还是给王明带来了一定的好处。

    比如此时此刻,

    王明心中生出一阵强烈的悸动,

    一种惊悚的寒意在背后传来。

    那惊悚感让王明知道自己如果处理不当将必死无疑。

    于是,

    王明立刻施展出身法挪移身形,同时口中大喝一声在体瞬息间表形成一道音罡。

    可惜,

    王明还是晚了一步,

    一道金铁交鸣之声响起,

    依旧被击中了身形。

    那道瞬发的音罡还是太过于的薄弱了,十分轻松的就被人突破。

    还好王明心血来潮,让其提前挪动了一下身形。

    让那本来刺向铠甲缝隙处的一剑,正好次在了铠甲之上。

    王明感受到被刺中的地方,立刻爆发全部真气。

    然后转身向着后方双手于瞬息之间,点出十几记剑气。

    将刚才攻击自己的敌人逼退,定睛一看。

    这人全身都是黑的。

    黑衣,黑裤,黑靴子。

    手上带着黑手套。

    头上也带着黑色的头罩,只露出一双利剑一般冰冷的眼睛。

    这种夜行人的打扮,一看就是此刻装扮。

    王明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但也不知为了什么,每个人都觉得他全身上下每一寸地方都充满了危险。

    因为之前那一剑的让他深深知道这个人是可以杀死自己的。

    此人那一剑虽然没有刺穿王明的身体,但是已然将王明的外层铠甲刺穿了。

    当真是恐怖啊!

    这身铠甲可是纯铁的啊!

    居然可以被他刺穿。

    可想而他的功力之可怕。

    武功之奇特。

    他那一剑没有那么简单,顺着剑身传递过来的真气,十分粗暴的涌了过来,要将王明的身体经脉完全的破坏。

    好在王明的《金刚不坏神功》的护体真气抵消了很大部分,剩下的真气都被《北冥神功》直接吞噬了。

    王明紧握手中之刀,欲斩杀此人的时候。

    他却用那极其怪异的身法,离开了战场。

    王明想追,但有自觉轻功不如此人,追上去也是无用功只能放弃。

    回头向继续料理之前的黑衣剑士的人时候,注目一看早跑没影了。

    也没有时间让王明发怒,因为十八路联军又来了,这一次还不同以往。

    。。。。。。。。。。。。。。。。。。。。

    大江中心停泊的巨型舰船处,

    宋智轻声对着旁边的一个人问询道:“刚才那个刺客,是那个人吗?”

    那人淡淡的回答道:“是的!”

    宋智若有所思的低声喃喃道:“那难怪了,料想唯有他才有那么高绝的身法和刺杀之术了。”

    在场之人武功都不弱,宋智虽然说的很小声,但是和在他们耳边没区别。

    李世民眼中精芒顿闪,不自觉的说出了自己心中说想:“邪王石之轩”

    听到这话,不到人都是一道惊呼。

    邪王石之轩!

    石之轩不是这世界武功最强的人,

    连中土第一都算不上。

    但是确实最让人害怕的武林人士。

    宁道奇、毕玄、傅采林、宋缺他们的行为都是有迹可循的。

    而且他们的行为是会被他们的身份所限制和束缚。

    就算对你动手你也可以挣扎一下。

    可石之轩却不是。

    石之轩是魔门两派六道之中的补天阁和花间派的掌门人。

    这补天阁,名字取的很正气。

    但其实就是一个刺客门派。

    这门派的武功专门生产刺客。

    而如今的天下第一刺客叫影子刺客。

    而这个影子刺客即使邪王石之轩的徒弟。

    石之轩的行刺之道会有多可怕,可想而知。

    一个最强的刺客盯上了你,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上门?

    不知道他会在何时动手?

    不知道会他在哪里下手?

    让人的心思一直紧崩忐忑不安。

    最终把人逼疯。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是此人百无禁忌,没有固定的居所,没有牵挂。

    让人最恼火的是,这个人是个神经病。

    神经病是不按照常理出牌的。

    上一刻他还在和你谈笑风声,下一刻就直接暴起杀了他。

    神经病是不可预测的。

    所以此时他们都有些惧怕这个石之轩。

    在这巨型舰船之上的人都是上位者,上位者都是穿鞋的。

    他们还有很多的快乐没有享受呢!

    怎么可以死掉?

    怎么甘心死掉?

    宇文化及此时的心思不在这件事情之上,而是在为未来宇文阀的路线开始思考起来。

    开始为了宇文阀的未来开始忧虑起来。

    宇文化及双眼出神的看着远处王明独对万军的身影。

    心中开始把杨广的往日行为和现在的言行做对比。

    这简直判若两人,风格完全的不同啊!

    年轻时刚做皇帝的杨广倒是和此时的这个身影很像。

    但是在三征高丽句失败以后,他就彻底的消沉了。

    完全的沉迷于酒色。

    拖垮了自己的精气神。

    要说这下面的人是假的,宇文化及是不相信的。

    杨广一直就身处他的监视之下,跟本没有做手脚的机会。

    那么就只剩下一个解释了。

    那就是这个昏君杨广根本就没有糊涂,之不过是在演戏。

    麻痹所有人,让所有疼露出不臣之心,然后就给他安上一个谋反的罪名。

    想到这里,他宇文化及顿时感到一阵寒意。

    这段时日里糊弄杨广最多的可就是他宇文化及啊!

    所以他开始为了宇文阀的未来思考。

    他很是害怕王会对他动手。

    之前同宋智讲话的那个中年男子的注意力此却是不在这个邪王石之轩身上。

    而是在王明的身上,他对于能躲开邪王石之轩的一击全力刺杀的王明王明很感兴趣。

    他没想到这个杨广居然隐藏着么深。

    他这修为明显就是宗师层次的,而且还不弱。

    要说最高兴的那肯定是独孤阀了,他们和杨广简直就是穿一条裤子。

    杨广不败他们就不败。